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4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19(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送葬的隊伍伴隨著沉重而詭異的氣氛,緩慢地經過斐度的街道,向著目的地前行。
 
站立在街道兩側的民眾,極力壓低聲音竊竊私語著,對於艾伯李斯特在沉寂一段時日後突然死亡,而且棺木直接封死不接受瞻仰遺容,他們都在心中有了一些猜測的答案。帝國的軍官本來就屬於風險不低的職位,如果不是在戰場中喪命,很多也是在權力鬥爭中死於非命,所以不開放瞻仰遺容的棺木,大多數的人也都在心中有了屬於自己的見解。
 
「在權力鬥爭下輸了吧,之前就已經處於下風了。」
 
「不知道是怎麼被暗殺的,之前不是一直關在自己的住處嗎,也許就是知道有事情要發生了吧,看來還是沒躲掉呢。」
 
「不知道死狀有多悽慘,真是可怕。」
 
而對於知情的人士,當然知道民眾的猜測的確有一部分是準確的,但也知道沒有猜對全部。艾伯李斯特的死狀的確不好看,從高空墜落後因為是面部朝下,有一半的容顏都因為外力而損毀,似乎也是一心求死而以這樣的姿勢往下跳的。
 
是的,艾伯李斯特不是被暗殺,而是自殺,這是所有民眾所不知道的內幕,也是少數知情者絕對不能外洩的秘密。
 
在人群之中,有一個人披著褐色帶點髒污的斗篷,一直靜默地聽著周遭民眾的臆測,目送著送葬的隊伍逐漸遠離,向著墓園前進。
 
當周圍的人群漸漸散去時,披著斗篷的人物也一個旋身,向著送葬隊伍的反方向邁開步伐,快步地在街道上走著。他走了一段路後便上了馬車,直接行駛到住宅區的邊緣地帶下了車,而後走進一棟一面牆被常春藤覆蓋的住宅裡。當他才剛關上大門,連身上的斗篷都還沒脫下來,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一名男子便出聲詢問對方。
 
「情況怎麼樣?」
 
「很順利,目前看來沒有人發現有異常。」
 
「是嗎,不過面對那個精明能幹的皇帝陛下,最好還是再觀察一段時間,我也會再收集情報的。」
 
「多謝了,教官,如果沒有你,我和艾伯大概都……會很慘吧。」
 
卸下斗篷,一頭金色略顯蓬鬆的亂髮便顯露了出來,艾依查庫用手撥弄了一下頭髮,露出一副放鬆心情的微笑表情,坐到客廳另一側的沙發椅上。
 
「只有很慘嗎?當時如果沒有我把你從河裡撈上來,你說不定早就丟了小命了。」
 
弗雷特里西一邊低頭用水果刀削著手中的蘋果,一邊回話,也沒有看著對方的表情。不過兩人只要一想到當時的情況,的確都仍會後怕地冒出冷汗。
 
實在是只能用千鈞一髮來形容當時的情況。
 
在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坐上列車之後,其實弗雷特里西一直有與艾依查庫取得適度的聯繫,掌握兩人的位置與狀況。他一邊處理自己的事情,一邊卻在兩人不知道的情況下跟在他們的周圍。當兩人在佛雷斯特希爾的周邊森林被襲擊時,弗雷特里西正在山谷河川的下游,就在他聽見槍聲並預備循著聲響查看情況時,正巧看到墜落下來的艾依查庫,也立刻在下游利用簡易的裝備在湍急的河川中把對方救了上來。
 
又是受傷又是墜入河中,艾依查庫整整在鬼門關前走了將近一週的時間,之後又一直躺在床上養傷。這段時間裡,弗雷特里西一直不敢將艾伯李斯特的訊息告訴給艾依查庫,一直到一個月後艾依查庫的傷勢才半好,卻一直拉著弗雷特里西苦苦哀求想要知道艾伯李斯特的情況時才鬆口。
 
面對太過清楚艾依查庫個性的弗雷特里西,當下為了讓眼前這個傷患可以乖乖養傷,立刻提出早就凝定好的援救計畫,但是前提是艾依查庫要先復原到有辦法執行再說。於是又敖了半個月,在艾依查庫堅持自己已經可以執行計畫時,兩人才開始了行動。
 
其實計畫執行上並沒有太多困難,由於艾伯李斯特一直沒有離開房門半步,又因為精神失常彷彿喪失思考能力,使得他週邊的守備反而並不嚴密,甚至連房間的窗戶都沒有封死。致使艾依查庫和弗雷特里西很輕鬆地就從外部潛入他的房間,帶走艾伯李斯特,並且將事先準備好的假屍體推下窗戶,偽裝自殺。
 
計畫一切順利地執行了,只是仍然有著後續的問題需要處理。
 
「艾伯他……現在怎麼樣了?」
 
「之前我上去時看他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但是叫了他好幾次都沒反應,大概一個小時之後又閉上眼睛睡著了。」
 
「嗯……」艾依查庫的表情明顯陰沉了下來,他少見地皺著眉頭,而後便從沙發上站起來,轉頭對弗雷特里西說道:「我上去看看他。」
 
踏在附有暗色花紋地毯的階梯上,沉重的腳步一聲聲敲擊著艾依查庫的心臟,彷若他目前的心情寫照。他回想著當時的情景,在事隔一兩個月後再見到艾伯李斯特時,他首先是被對方憔悴虛弱的模樣攪得內心難受,但是立刻被對方露出的愉快笑容撫平不少,也因此並沒有發現到艾伯李斯特精神的狀況早已異常。
 
畢竟消息還是被嚴密封鎖著,弗雷特里西能夠詳細地查出艾伯李斯特的所在位置已經很了不起了,實在是沒辦法再有更詳細的情報了。
 
坐到艾伯李斯特的床邊,艾依查庫溫柔地用手指撫摸著對方略顯凹陷的臉頰,撫過帶著乾裂傷痕的嘴唇,耳邊隱約響起當他見到艾伯李斯特時,對方笑彎了眼眸對自己說的話。
 
『我等了好久,你終於來了。』
 
艾依查庫沉痛地彎下腰,用嘴唇輕觸艾伯李斯特的臉頰,低聲地在對方耳邊回應著。
 
「我來接你了,對不起,讓你等了這麼久。」
 
艾伯,對不起,我真的讓你等太久了。
 
艾依查庫和弗雷特里西發現異狀時,是在隔天艾伯李斯特從床上清醒過來的時候。當時,弗雷特里西只是上來查看狀況,發現艾伯李斯特坐在床上,連自己開門進來都沒有轉過頭來看一下。弗雷特里西感到些許異樣,喊了幾聲艾伯李斯特的名字,甚至靠近用手碰了對方的肩頭,赫然發現艾伯李斯特依然維持原樣沒有理會他。當下便立刻將艾依查庫叫了上來。
 
當艾依查庫坐到艾伯李斯特面前時,對方終於有了一點反應,他轉過頭來對著艾依查庫微笑,愉悅地伸手環過對方的腰,將頭輕鬆地靠在艾依查庫肩膀上。
 
「艾伯?」艾依查庫帶著忐忑與疑問,輕撫著對方瘦得只剩骨架的後背。
 
「我可以跟著你一起走嗎?」
 
「我們現在在弗雷特里西的家啊,你沒認出來嗎。」
 
「我一直求你帶我離開,你都只是在旁邊看著,你是不是不肯原諒我,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求求你……我想跟你一起走……對不起……」
 
說到了後來,艾伯李斯特的語音充滿了哽咽,艾依查庫側頭一看,發現對方居然趴在自己的肩膀哭得滿是淚水,而且怎麼解釋都無法讓他恢復神智。艾依查庫只好像哄著孩子一般輕撫著艾伯李斯特哭泣顫抖的身軀,口中不斷重複著「沒事的,我在這裡」,直到艾伯李斯特在懷中沉沉睡去。
 
之後幾日的觀察,他們發現艾伯李斯特對於外界的刺激幾乎毫無反應,叫他、觸碰他,似乎都無法引起他的興趣似的,得不到半點回應。唯一的例外就是面對艾依查庫時他會有一些反應,但是也是很單方面的反應,總是不斷重複要求對方帶著自己離開的話語,無論怎麼解釋都無法理解現況。
 
「你有什麼打算嗎?」從房門口,突然傳來弗雷特里西的聲音,他斜倚在門口,靜默地看著眼前看似和諧的景象。
 
「等艾伯身體恢復了,我會帶著他離開帝國……這裡對我們來說太危險了。我會帶他去找醫生,有我在他身邊他會好起來的。」
 
「嗯。」
 
在兩人對話之間,原本靜靜地躺在床上的艾伯李斯特緩緩睜開眼睛,當看清眼前之人時,他如常地露出開心的笑容,伸手想要拉住艾依查庫的衣服。艾依查庫用雙手包住那隻依然骨瘦嶙峋的手,低頭親暱地吻在蔥白的手指上,溫柔而寵溺地望著眼前脆弱的仿若幻影一般的愛人。
 
「艾依查庫,你來帶我離開了嗎?」
 
「是啊,等你身體養好了,我們就一起離開帝國,這次我們的『逃亡』一定會非常順利的……一切都會非常順利的。」
 
「嗯。」
 
「我們要一起遠離帝國,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一起過生活,不需要再被過去的這些包袱束縛,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嗯。」
 
一切都會非常順利的。
 
最痛苦的過程我們都已經渡過了,以後,一切都會好轉的。
 
弗雷特里西看著艾依查庫的背影,看著他緩緩俯下的身軀,低聲地呢喃著如夢似幻的美麗未來,聲音越來越低沉微小,如同輕柔的搖籃曲一般。他便靜默地離開房間關上房門,將剩餘的時間留給眼中只有彼此的兩人。
 
 
※      ※      ※      ※      ※      ※

下篇完結
因為之前有詢問過結局的意見,所以大家不用擔心,絕對是完美的H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