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17(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在列車行駛的數日間,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充分體會到這種高級列車的好處,
不但各項服務都提供得細緻又詳盡,讓他們這幾天完全沒有跨出房門一步,連吃飯都不用特地到餐車車廂直接叫到房裡。甚至對於兩位不同房間的旅客為何無時無刻都待在一起,也沒有服務員露出半點疑惑探究的眼神,讓兩人這幾天過得意外的悠閒,簡直像是真的要出外遊玩似的。
 
列車最後在接近古朗德利尼亞帝國邊境時停了下來,兩人此時已不像上車時是分開行動,而是一同下車。他們在一處隱密的地方卸下偽裝換上平民的服飾後,便向著山區前進,預備從山區跨越國境離開帝國。但是當他們進入山區之後,他們遇到了第一波的追兵,雖然人數不多,是由三人一組的小隊零星出現在他們面前,但是卻讓艾伯李斯特心中不禁猜測,也許自己的行蹤一直是被掌握住的。
 
「皇帝陛下果然不是應該小看的對象。」
 
艾依查庫躲在一棵樹幹後方,一邊躲過向自己招呼而來的子彈,一邊舉槍射殺了一位剛要向兩人衝過來的追兵。他低頭瞄了一眼正伏在自己身旁的艾伯李斯特,見對方毫髮無傷地做著援護射擊,輕輕地吐了口氣。
 
「我們已經偽裝逃了這麼多天,如果說現在才突然發現我們實在說不過去,尤其還是在這種山區。我也看不出來他在這裡的搜索網放得有多大,根本是針對我們所在位置直接過來的……」心中思索著自己對瑪爾瑟斯的了解,艾伯李斯特說出自己的推測。他微瞇起琥珀色的眼眸一槍擊中最後一名追兵的額心,在周遭從吵雜的槍聲趨於寂靜之後,輕聲地再次開口道:「真是惡劣的遊戲。」
 
「也只有皇帝陛下有能耐玩這樣的遊戲啊。」艾依查庫抬頭仰望了在樹葉間閃現變化的天空,露出的笑容隱藏著看不出來的心情。
 
在偷渡跨越國境的路上,雖然不斷有追兵出現,但都是少量的人數而且也並非精銳部隊,反而讓追擊部隊全數被兩人擊殺,也讓他們在這段路上沒有太難熬。但是在艾伯李斯特的心中卻對這種情形浮現隱憂,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被把玩在對方手上一樣,彷彿隨時一抓就可以掐斷自己的脖子。
 
而現在這一切不過是一個佈局,為了消磨無聊而設下的遊戲罷了。
 
「沒關係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的。」
 
看著逐漸變得沉默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抱著他撫摸著那頭手感依舊滑順的黑色短髮,溫柔地親吻著對方的額際。在夜晚逐漸變得寒冷的氣溫下,兩人坐在營火邊一起圍著一塊布露宿野營,他們依偎著對方互相藉由彼此的體溫溫暖自己,讓森林中的夜晚不至於太難過。
 
「我的體溫低,你這樣會冷的。」艾伯李斯特想要抽出被對方包在手心中呵氣的手,卻被艾依查庫緊抓得動彈不得。
 
「抱在一起就不冷了。」
 
「笨蛋!」
 
「我是說真的哦,你看你的臉變得多溫暖。」
 
看著艾伯李斯特變得通紅的雙頰,艾依查庫笑著用手指輕柔地撫過,而後勾起對方的下顎低頭細細品味著對方雙唇的滋味。在情人的擁抱與深吻之下艾伯李斯特的心逐漸沉靜了下來,雖然對於前路的未知感到不安與害怕,但是既然已經決定與對方在一起了,那也只能繼續走下去了。
 
至少像艾依查庫說的,他會待在自己身邊,這樣就足夠自己有勇氣去面對和反抗一切了。
 
如果能夠扭轉命運就好了。
 
在兩人跨越國境到達鄰國魯比歐那連合王國之後,所有的追兵都像是消失了一般沒有再出現,雖然可以推測是因為離開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緣故,但是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瑪爾瑟斯應該會佈下重兵在國境邊緣追捕兩人才是。一切的情勢都讓艾伯李斯特琢磨不透,甚至順利地反而讓他不安。
 
「怎麼了?」
 
「……沒什麼。」
 
艾伯李斯特抬頭對艾依查庫投以微笑,用手握緊了對方寬厚帶繭的掌心。雖然內心盈滿難以言喻的苦惱與惶恐,但是只要身旁有這個人,自己就可以繼續走下去了。
 
他們一步步地向著說好的地點,也就是兩人早已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故鄉佛雷斯特希爾前進。對於這個地方,他們一直沒有得到任何後續的情報,究竟過了這麼多年之後這塊曾被渦所吞噬的地方變得怎麼樣了,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他們決定用雙眼去目睹與見證它現在的樣貌。
 
艾伯李斯特在腦中描繪著現在的佛雷斯特希爾,猜測著會完全沒有這裡的消息,應該是因為沒有任何人復興建造的關係,所以這裡八成還是維持著荒廢的狀態。而和艾依查庫交換自己的猜測時,也發現兩人的想法都極度相近。
 
他們都沒有過度樂觀地預期會看到美好的景象。
 
所以當兩人穿越樹林,走過曾經熟悉的山坡,看到仍舊呈現一片斷垣殘壁狀態的故鄉時,彼此並沒有因此有過度的情緒變化,但是他們仍舊因為看到意外的景象而顯露出吃驚的表情。
 
在杳無人煙的荒廢土地上,在只有毀壞建築充滿寂寥的冷清中,許多花朵紛雜無章地盛開在泥土地上。他們從破碎的瓦礫間鑽出,或是盛開在崩壞的廣場中,為這寂寞冷清的廢墟帶來了生機與溫柔的氣息,也讓走在這片冷寂中的兩人心中溫暖了起來。
 
「怎麼會有……這麼多花?」
 
「也許是有經過的人撒下種子呢。」
 
「還有人會像我們這樣過來這裡嗎。」
 
「不知道呢,會不會是旅行經過的馬車翻了就把種子都撒了。」
 
「呵呵~」
 
聽到艾依查庫的胡亂猜想,艾伯李斯特忍不住笑了,看著多日來精神緊繃情緒不佳的情人終於露出笑容,艾依查庫忍不住摟住對方的腰吻了那片柔嫩的唇瓣。在微風吹拂搖曳生波的花海之中,可以如此擁抱著自己心愛之人,撫觸他,親吻他,簡直讓艾依查庫感覺像是身處夢境似的。
 
他們當天在佛雷斯特希爾待了一夜,因為擔心剩餘的建築會再次崩壞,所以他們選在空地處升起營火休息。雖然就像以往幾日一般野營,但是也許畢竟是待在故鄉裡的緣故,兩人的心情都起了微妙的變化與放鬆。他們久違地安穩睡了一覺,在晨光與花香中甦醒,而後在這片荒廢的土地上走著。
 
雖然周圍都是殘破的建築物,但是只要翻找著記憶深處的景象,他們仍然可以一一說著每個僅剩殘骸甚至骨架的屋舍原來的歷史。
 
「這間原本是麵包店……這是花店……」
 
「那裏本來住著一家四口……這是一個老太太獨居的房子……」
 
彷彿回到過去的時光似的,他們走在已經看不出原貌的道路上,手牽著手,如數家珍般憑著回憶說著每個廢棄建築物的過去身分,有時候甚至會將手指對著某個完全崩塌的瓦礫堆說出它曾經的樣貌。一步一步地,隨著圍繞著他們的廢棄建築物逐漸減少,他們漸漸走出了這個曾經叫做佛雷斯特希爾的區域。
 
腳下的土地逐漸潮濕,他們走在佛雷斯特希爾周邊的樹林,向著離此地最近的城鎮走去。彼此都不發一語,只是牽著對方的手,彷彿在悠閒漫步,流淌在周圍的只有枝葉被風吹拂的聲響與不知名的蟲鳴聲,靜謐而涼爽的空氣滑過兩人。
 
彼此都沒有任何情緒,對於這塊土地,它所代表的意義實在太過特別,經歷也太過使人錯愕。但是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多年,心中的歡喜悲痛早已因為多年的生活壓在心底太久了,也經歷了太多難過悲痛的事情,使得再次回到破碎故鄉的情緒竟意外地平淡如水,彷彿只是一對旅人恰巧經過這裡似的。
 
兩人漫步許久,直到艾依查庫突然拉著艾伯李斯特向前奔跑起來的那一瞬間,所有的沉靜才突然被打破了。
 
艾伯李斯特聽到除了兩人的腳步聲之外,身後有著快速的步伐逐漸逼近,一聲槍響劃破森林中的寧靜,嚇得許多鳥群朝著天空振翅飛翔。
 
「艾依查庫!」
 
「沒事的,不要緊,只是一點皮肉傷而已。」
 
看著艾依查庫摀著自己肩頭的指縫和衣服逐漸有紅色的血液暈染開來,艾伯李斯特擔憂地看向後方,卻什麼人都沒有看見。他很確定這次的追兵與以往的幾組人都不同,是真正的精銳份子,一出手就立刻射傷艾依查庫還沒有洩漏自己的行蹤,讓艾伯李斯特快速跳動的心臟蒙上了不安的陰影。
 
兩人在一棵樹後停了下來,一邊快速緊急處理艾依查庫的傷勢,一邊觀察現在的狀況。只是正如艾伯李斯特猜測的那樣,對方是真正的精銳,一安靜下來居然又完全聽不到任何聲響了。
 
「看來皇帝陛下要認真了,居然把真正的埋伏放在這裡,是打算讓我們完全鬆懈下來好一網打盡嗎。」
 
「……」
 
「沒事的,我們都走到這裡了,不會有事的,再怎麼說這裡可不是帝國,皇帝陛下可不能太亂來。」
 
「……嗯。」
 
艾伯李斯特抬起頭,微微地勾起唇角,像是要讓艾依查庫知道自己沒事,但是內心卻是抑止不住的紛亂。他太清楚瑪爾瑟斯的能耐,就算是到了鄰國,就算是脫離了帝國境內,瑪爾瑟斯想要亂來說不定還是可以的。
 
但是這些話他不會說出口,自己不樂觀就算了,沒必要打擊艾依查庫的信心。
 
他們兩人做好準備便再次奔跑了起來,周圍的槍聲紛沓而至,再一波的攻擊向著兩人……不,是一個人集中而來。艾伯李斯特發現攻擊居然集中在艾依查庫的身上,隨著對方身上逐漸增添的大小槍傷,自己竟然沒有受到一點波及。
 
瑪爾瑟斯是想活捉我嗎?!
 
艾伯李斯特這個念頭才剛閃現,就被艾依查庫往反方向一推,差點跌在地上。
 
「艾伯!離我遠一點!你往那邊跑,我們在下個目的地會合。」
 
「等等……」
 
艾伯李斯特還來不及阻止,便看到艾依查庫已經帶著滿身的傷勢向另一個方向跑去,當下自己也再次動了起來,向著反方向跑。艾伯李斯特雖然覺得混亂,卻也沒有被突然面對的情況打倒,這樣的紛亂場面畢竟還是經歷太多,即便內心被沉重的壓力所纏繞,思緒依舊冷靜地做出判斷,身體也立刻做出反應。
 
果然像自己猜測的一樣,追兵並沒有對艾伯李斯特出手,但是因為一直無法察覺到對方的行蹤,所以艾伯李斯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甩開追兵了沒有,只能一直不斷地奔跑。當他發現眼前的景色稍有變化時,才驚覺自己居然跑到一處深谷旁,下方是湍急的河流,而且似乎因為前幾日的大雨導致河水奔騰的水量與速度較平日還猛烈。
 
霎那間,他因為目光捕捉到一樣東西而停了下來,在深谷的另一側,艾依查庫背對著自己站在懸崖邊,正與面前的數名追兵對峙。艾伯李斯特簡直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要跳出胸膛一般,猛烈而沉重地撞擊著,全身難受的渾身冰冷,似乎連血液都停滯了。
 
眼前的畫面,不可思議的慢了下來,但是卻超出了自己的理解範圍。
 
他看到艾依查庫似乎因為衝擊向後飛了出去,在落下深谷的那一刻,對方的目光似乎捕捉到了在對面的自己,唇角勾起並且露出滿懷的笑容,就像艾依查庫每一次對著自己微笑的溫柔模樣。無聲開闔的雙唇彷彿在唸著自己的名字,艾伯李斯特雖然聽不見聲音,但卻覺得耳畔依稀響起對方低沉輕柔的耳語,就像艾依查庫每一次抱著自己低聲呼喚自己的時候一樣。
 
然後艾依查庫的身影便越來越小,直到底下的溪流濺起一個高大的水花,而後便失去了身影。
 
艾伯李斯特感覺自己探出懸崖一半的身子被某人大力地抓住,但是他什麼也顧不得,只覺得視線隨著艾依查庫消失的身影模糊了起來,最後只有一陣淒厲的哀號迴盪在森林裡。
 
「艾依查庫--」
 
 
※      ※      ※      ※      ※      ※

下篇開虐
突然發現快完結了(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