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13(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雖然並非沒有過因為被施虐而昏睡的經驗,甚至可以說這樣的經驗還不少,但是在清醒時有個人在一旁擔憂守候的經驗對於艾伯李斯特來說卻是第一次。當自己在昏睡後睜開眼眸時,映入眼簾的陽光讓自己反射性地想舉起手來擋在眼前,但是立刻他就因為全身的疼痛而無法動作,甚至因為身體的疼痛而讓頭腦也瞬間清醒,讓他看清楚眼前的金黃色並非是耀眼的太陽光,而是柔亮蓬鬆的金色頭髮。
 
「艾伯,你醒了!」艾依查庫的表情由擔憂轉為喜悅,語氣中充滿關心。
 
艾伯李斯特躺在床上眨了幾次眼睛,才緩緩將所有情況掌握住,他現在正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裹在棉被中的身軀滿是覆蓋住外傷的紗布以及淡淡的藥味,表示醫生已經處理過全身的傷勢了。他將視線轉往艾依查庫,看著他正坐在床鋪旁的椅子上,低頭俯視著自己,並且緊緊地用雙手抓著自己露出棉被外的右手。
 
艾伯李斯特盯著自己的右手,微微地動了動手指,似乎在感受對方手心中的溫度,那個熱度像靠近火焰一般溫熱,使冰冷的身軀感到舒適與安心。然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艾依查刻下一刻的動作,居然是彎下腰親吻著他細白的手指,表情與動作滿是愛憐與疼惜。
 
「還好你醒了,剛剛你好像在做惡夢不停地在掙扎呻吟,我只好握著你的手想讓你舒服一點,還好你醒了……」說完,艾依查庫再次親吻著對方的手指,動作看起來彷彿在祈禱一般。
 
「艾依查庫……咳咳!!」
 
艾伯李斯特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嗓子難受得厲害,一發出聲音沙啞得連自己都嚇了一跳,並且咳嗽了起來。艾依查庫立刻拿起一旁桌上的杯子,坐到艾伯李斯特的身旁,動作輕柔地抱起對方讓他靠在自己身上,並且慢慢地讓艾伯李斯特喝下杯內承裝的深褐色液體。
 
「慢慢喝,裡面放了一些藥會讓喉嚨舒服一些。」
 
「嗯……謝謝……」
 
感覺到懷裡的人連喝東西都有些艱難,全身也因為傷勢和虛弱而沒有太大動作的脆弱模樣,就讓艾依查庫忍不住整張臉都皺了起來。他想起之前在門外聽見的淒厲哀號,以及之後看著醫生和僕役進出處理艾伯李斯特傷勢的模樣,就讓自己心如刀割,甚至在艾伯李斯特昏迷期間,幾乎沒有任何人守在對方身邊的冷清,就讓艾依查庫難受不已。
 
「你每次受傷都是這個樣子嗎,一個人被丟在這個房間裡,也沒有人來看你。」
 
「傭人……固定時間會進來……」
 
「可是你如果有什麼需要的時候呢,怎麼可以沒人守在身邊。」
 
「沒關係……他們……不會讓我死的……」
 
聽到這平淡卻看不到任何希望的話語,艾依查庫簡直想將眼前的這個人緊緊抱在懷裡,但是礙於對方的傷勢只能夠用雙手小心地環住眼前的身軀,並將頭靠在艾伯李斯特的肩窩上。鼻尖傳來的是對方全身散發的藥味,以及那頭黑髮散發的淡淡氣味,隨著懷中傳遞而來的溫熱溫度,才終於有了一點真實的感覺,否則他真的以為艾伯李斯特會漸漸地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被對方小心呵護的感覺,被對方輕柔擁抱的感覺,都讓艾伯李斯特感到有些陌生,但卻無比地讓自己懸浮的心穩定了下來。已經無法記憶曾經有誰這麼對待自己過了,也許曾經有過其他人對自己好過,但結局總是不美好,所以現在的自己只有隻身一人,連自己的生命和未來都無法掌控。
 
「艾依查庫……我沒事的……不要……難過……」
 
艾伯李斯特用手指輕輕撫過自己胸前的手掌,在被自己眷戀的溫度包覆之下,再次陷入了昏睡。
 
之後靜養的日子裡,艾依查庫幾乎無時無刻待在自己的身邊,原本一件平淡無奇的事情卻讓艾伯李斯特感到怪異,明明瑪爾瑟斯為了兩人的事情而發了脾氣,為什麼卻無視這種情況發生呢,宅邸中的每個人全是瑪爾瑟斯的眼線,他不可能不知道現在的狀況。
 
在靜養了幾日之後,艾伯李斯特在可以自行起身坐在床鋪上時聽到了答案。
 
「艾伯,在你傷勢好了之後,我就要離開現在的職務了。」
 
「是皇帝陛下的命令吧。」
 
「嗯……」艾依查庫坐在椅子上,兩手交握,神情少見地嚴肅而低沉,在沉默了幾秒鐘後,他抬起頭來注視著眼前之人,眼神專注而擔憂地說著:「我很擔心我離開之後……你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不就是像以前一樣做皇帝陛下乖巧的棋子。」
 
「我就是擔心這樣的事情……像個沒有自我的傀儡一樣活著,你願意嗎?」
 
艾伯李斯特沒有回答,他甚至低下頭來避開對方的視線,將目光放在自己互相交疊的手指上,直到自己的手背覆上另一個人的掌心,他才抬起頭來望向艾依查庫。
 
「我可以帶你逃跑的。」
 
艾依查庫的聲音很低沉,像是在對方的耳邊細語一般,但是卻重重地敲擊著艾伯李斯特的心,使他忍不住睜大了琥珀色的眼眸,甚至毫不掩飾地露出驚訝的表情。
 
艾伯李斯特感覺到握在自己手上的力量加大,像是要給自己一份依靠一般,而後,艾依查庫突然起身抱住眼前之人,繼續在他的耳畔說著。
 
「皇帝的勢力再強大也很難在國外追捕我們,我們可以逃到其他國家去……也可以一起回佛雷斯特希爾看看,那裏現在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艾依查庫擁抱著眼前之人,靜靜地等待著對方的回答,在這段時間,他感覺自己確切地擁有了對方。掌握在懷中的軀體溫暖而真實,隨著呼吸緩慢地起伏,鼻尖傳來的是艾伯李斯特身上特有的氣味,讓自己眷戀地難以逃離。
 
只是,當回應自己的是對方緩緩推開自己的掌心時,艾依查庫的心立刻沉了下來。
 
「艾依查庫,你還有家人和朋友,你不能因為我而捨棄他們。」
 
艾伯李斯特望著對方的眼眸沉靜無波,平穩的像在無風氣候中的湖水般沒有一絲波瀾,深沉的讓人無法看見任何情緒,就連說話的語氣都沒有一點起伏,聽不出來喜怒哀樂。但是艾依查庫卻知道,艾伯李斯特已經在心中築起一道牆了,然而這次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而築起的,而是為了保護對方。
 
彼此都知道逃亡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但是結果未必美好,而且風險太大了,所以艾伯李斯特退縮了一步,再說艾依查庫與孤立無援的自己不同,他擁有夥伴和家人,不可以因為自己的事情就將他拖入這個深黑的泥流之中。
 
「艾伯,我沒關係的,其實這次來做你的護衛的時候我就和家人們有點鬧僵了,他們早就把我當成獨立成家的孩子了,朋友們也都知道我對於想做的事情總是一股腦子的直衝……」面對艾依查庫的解釋,艾伯李斯特突然伸出手抵在他的唇上,搖搖頭制止了。
 
「不要這麼簡單就拋棄他們,好嗎,這些都是我所沒有的東西,你要珍惜。」
 
面對這樣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只覺得自己想為他而哭泣。眼前這個人已經失去太多東西了,甚至因此害怕掌握住什麼,他用一個殼保護住自己,只為了在最低限度的存在中使自己不至於陷入瘋狂與絕望的深谷。雖然這些話也是站在艾依查庫的角度需要考慮的問題,但是最根本的癥結點依舊是艾伯李斯特不願意跨出那一步。
 
在對方心中的天秤裡,維持現況的重量依然重於突破重圍的冒險。
 
艾依查庫再次緊擁住對方,緊得讓艾伯李斯特無法輕易掙脫或推開,但是意外的是這次對方並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不管你要說我傻還是考慮不周,在我心裡你是最重要的,不然我也不會不顧家人的勸阻硬是要跑來當你的護衛。」
 
「……」
 
「艾伯,反正我都這麼傻了,就讓我在要離開你之前再冒一次險吧。」
 
艾伯李斯特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立刻就被對方堵住了雙唇,由於太過震驚,他甚至任由艾依查庫的舌就這麼探入口中肆虐著,只是在自己稍微回過神來之後,艾伯李斯特卻做出了連自己都感到意外的行為。
 
他將雙手環住對方的頸項,從被動地接受擁吻反而主動與之交纏,從緊貼的身軀,互相擁住對方的雙臂,到交織的唇舌與氣息,連艾伯李斯特都很意外地意識到,原來自己已經這麼貪戀對方的接觸到這種地步,說不定比艾依查庫還要沒有自制力。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眼前這個人就逐漸滲透自己的生活,原來早在這些日子裡,連自己的心都已經被對方侵蝕了。
 
「我喜歡你,請原諒我在要離開以前才敢對你說出口。」
 
「沒關係,我知道的。」
 
雖然沒有得到對方的正面回覆,但是艾依查庫在離開時,至少知道自己在艾伯李斯特的心中占有了一個特別的位置,而這個證明,就在對方聽到自己的告白之後,居然微笑而主動地再次貼上了雙唇。
 
 
※      ※      ※      ※      ※      ※

告白確認心意然後分開......放心不會分開太久啦
有些事情還是需要時間和距離催化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