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4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11(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艾伯李斯特半垂眼簾,將全副的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食物上,只見他動作優雅地將瓷盤中的肉塊用手中閃著銀光的刀叉切成適當的大小後,便用叉子插起一塊沾了點醬汁,而後放入口中慢慢地咀嚼。只是隨著他嘴部小幅度地動作,漂亮的眉毛弧度卻漸漸皺了起來,當口中食物隨著吞嚥的動作消失在口中後,他才逐漸將目光從眼前的餐盤抬起,用疑惑混雜著些許不滿的的目光望向前方,而後終於發出聲音。
 
「你做什麼一直這樣子看著我?」
 
「啊?什麼,沒有啊?」被艾伯李斯特一席話惹得有些慌亂,艾依查庫立刻言詞閃爍眼神亂飄了起來。
 
「你盤子裡的食物已經維持原樣放了十幾分鐘了,我還不知道你舌頭這麼怕燙呢。」艾伯李斯特一邊挑眉睨了對方一眼,一邊用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語帶諷刺地說著。
 
面對艾伯李斯特這種質疑,艾依查庫只能哈哈苦笑了兩聲,然後開始埋頭猛吃了起來,一點都不敢再抬頭與艾伯李斯特的眼神有任何一丁點的交流。所幸艾伯李斯特也沒興趣追根究底,所以兩人之間再次陷入了沉靜,僅有餐具與磁盤碰撞的聲音響起,以及桌面的食物逐漸減少的情況出現。
 
現在是晚間七點多,地點是艾依查庫的小屋餐桌。自從上次艾伯李斯特來過這裡之後,他又再次造訪艾依查庫的屋子很多次,通常都是待個幾個小時就離開了,沒有再過夜。雖然貪圖這裡讓自己放鬆的氛圍,但是依然很清楚自己的身分,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引起他人關注的事情,特別是會觸到瑪爾瑟斯底線的事情。
 
而每一次的來訪,都讓艾依查庫心情變得愉悅異常,就拿剛剛來說,他居然在用餐時看著艾伯李斯特優雅的用餐動作看到神遊,甚至在被對方質疑時還心虛地不敢承認。只是他並不知道艾伯李斯特也只是不打算追究而已,自己的一言一行早就都被對方用藏在鏡片後面的精明目光看得一清二楚了。
 
晚餐過後,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休息,一邊喝著艾伯李斯特特意帶過來著高級紅茶,一邊看著桌上擺了滿桌的玩具和手工藝品,這些全是艾依查庫原本放在櫥櫃裡的收藏品,而且目前拿出來的數量僅占了全部的五分之一而已。看著艾依查庫正興致勃勃地一一介紹桌面的物品,眼中閃耀著耀眼的光彩,就連表情和聲音都充滿了朝氣,就讓艾伯李斯特忍不住露出微笑,彷彿看到了那個以前在自己家裡打掃的小孩一樣。
 
「這一個我可是得來不易哦,輾轉問了好多人才得到消息,還花了雙倍的價錢才買到哦!」
 
「真沒想到你還會收集這種東西。」拿起艾依查庫遞過來的手工藝品,艾伯李斯特饒富趣味地放在手中把玩,似乎對於其精細的工藝也感到讚賞。
 
「嗯?我怎麼覺得你這句話好像在暗指我怎麼會有品味收集這種東西的意思。」
 
「哈哈~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很意外你會喜歡這樣細緻的東西而已。」
 
看著艾伯李斯特難得發出的笑聲,艾依查庫忍不住也開心了起來。現在的艾伯李斯特,越來越常在艾依查庫面前露出笑容,並且在只有兩人的時候表現出放鬆的態度,這些都是艾伯李斯特不會對他人表現出來的親近,讓艾依查庫感覺自己是特別的,和艾伯李斯特之間的關係也是獨一無二的。
 
現在這樣子,應該可以算是好朋友吧。
 
想到艾伯李斯特似乎連一個親人朋友甚至是可以依靠的人都沒有,艾依查庫就越發覺得自己這個「好朋友」的地位是獨特的,是無人可以取代的。
 
「你怎麼又對著我的臉笑得那麼奇怪啊?」
 
一個不注意,隨著艾依查庫的心情,他的表情又很自然地把主人給出賣了,也惹來了艾伯李斯特的注視和詢問。不過看著艾伯李斯特邊笑邊說這句話的樣子,就知道他並沒有反感或是惱怒,只是覺得有趣才這麼說的。
 
「啊哈哈~沒有啦……」艾依查庫當然不能老實地把自己的想說出來,只能傻笑著把話題帶過。
 
「你最近怎麼越來越常看著我的臉發呆或傻笑,執勤的時候可不能這樣子。」
 
「當然不會,我工作的時候不是表現得非常良好嗎!」
 
「有嗎,和我一起待在辦公室的時候都坐在沙上偷懶的是誰啊?」
 
「放心,我就算坐在沙發上的時候都知道周圍的動靜,有狀況絕對第一個護住你的安全。」說這句話的時候,艾依查庫臉上露出來自信滿滿的表情,得意的模樣讓艾伯李斯特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看著艾伯李斯特一邊低頭喝茶,一邊微笑的表情,艾依查庫真心的希望對方可以一直讓這樣幸福的情緒保持在臉上和心裡。想到之前每次看到艾伯李斯特的模樣,那種表面沉靜如水彷彿一切平淡無事的樣子,卻是把所有的情緒和痛苦都藏在高牆深築的內心深處,就讓艾依查庫感覺光是看著都難受。特別是在那個夜晚,那個兩人一起坐在深夜公園裡的夜晚,看著艾伯李斯特毫無表情被低寒凍得發白的側臉,更是讓艾依查庫難受得想緊緊抱住對方。
 
這個人真的太可憐了,孤立無援,只能夠把自己的心都凍結起來,用無法感受熱度的情緒去生活,才不至於把自己逼瘋。
 
艾依查庫對於眼前這個人,除了疼惜,更深切地想要成為對方的依靠與助力,至少讓艾伯李斯特知道他不是一個人,讓他知道自己的背後還有一個人會扶著他,無論面對什麼樣的通苦與困難。
 
「對了,我有個東西要送你。」
 
順著艾依查庫起身在抽屜中翻找的模樣,艾伯李斯特難得也好奇了起來,直到艾依查庫將所謂的「禮物」置於艾伯李斯特面前時,艾伯李斯特掩不住地露出驚愕的目光。那是一個巴掌大的金屬盒子,精緻的刻紋有些磨損,鑲於盒面的礦石也黯淡無光,感覺得出來似乎有段歷史而且未經過妥善保存,但是最重要的是盒子上蓋的雕刻,明顯是一個家族徽章的樣子。
 
「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艾伯李斯特用手指輕輕撫過上蓋的徽章,用一種極度懷念的複雜目光看著它,半掩的眼簾有著難以掩飾的情緒。
 
「所以果然是你們家的東西嗎?我是在收集別的東西時意外發現它的,看到這個家徽就立刻把它買下來了。」
 
「我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家裡的東西,不過這的確是我們家的家徽,也許是很久以前從家裡流出去的也說不定。」
 
「那就把它當成是你們家的東西吧,就當物歸原主了。」
 
聽到這句話,艾伯李斯特才抬起頭來雙眼圓睜地望著艾依查庫,不過片刻之後,他又露出笑容說著。
 
「我可以把它放在你這裡嗎。」
 
「咦!為什麼?」
 
「任何有可能暴露或證明我原來身分的東西,我都不可以把它帶在身邊。」
 
艾依查庫頓時有些失落地垂下頭,也不知道是在為艾伯李斯特這種無法自由表現自己的作法而難過,還是因為自己的禮物又回到自己身邊而感到失望,亦或者兩者都有。然而就在他依舊低頭沮喪的時候,突然有一隻手撥開了他額前的頭髮,不待他抬起頭來探究一番以前就被陰影壟罩,而後溫潤而柔軟的觸感帶著濕熱的氣息就這麼落在自己額上。
 
艾伯李斯特居然親吻自己的額頭!!
 
艾依查庫立刻驚愕地滿臉通紅,什麼反應都做不出來,只能看著艾伯李斯特從剛剛起身的姿勢又坐回原位,並且露出溫文儒雅的笑容望著自己。從對方的笑容裡,艾依查庫少見地看到了幾種情緒,一種是和善示好的態度,完全將對方當成自己親近之人的表現,而另一種則是掩藏在笑彎了的琥珀色眼眸深處,那種略帶捉弄戲謔的流光。
 
艾依查庫做夢也沒想過看見這樣的艾伯李斯特。
 
不過他也從來沒想過艾伯李斯特居然會親吻自己,即使是額頭。
 
「謝謝你的禮物,他現在已經是我的東西了,所以就當我寄放東西在你家吧。」艾伯李斯特一邊盈滿笑容一邊說著,之後他突然用食指點著自己的額頭,再次開口,解釋了剛剛的行為:「這是對你的感謝,也算是你上次對我做這件事的回禮。」
 
聽到這裡,艾依查庫的臉真的紅到快噴出鮮血了。沒想到上次以為艾伯李斯特睡著了所以偷偷親吻對方的這件事,居然完全被對方察覺到了,還用相同的方式回禮給自己。問題是雖然做的是一樣的事情,但是效果完全不一樣啊!不管是親人還是被親,艾依查庫都覺得怎麼好像只有自己的情緒激動到天搖地動呢!
 
也許是因為羞愧,也或許是因為兩人情緒反差太大,艾依查庫瞪著艾伯李斯特一派輕鬆的笑顏,頓時覺得害羞的情緒逐漸退卻,倒是有股莫名的火焰燒了起來。
 
「我怎麼覺得你做這種事情做得非常熟練,看你現在一副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艾依查庫一手摀著剛剛被對方親吻過的額頭,瞪著對方鼓著腮幫子,活像是被欺負的小孩子似的。
 
「嗯~說熟練嘛……其實親額頭還是第一次呢。」
 
「哦~言下之意是親嘴比較多囉。」
 
「你的想法還真直接,面對女士親吻手背不是常有的禮儀嗎。」
 
聽著艾伯李斯特這般四兩撥千金的回答,艾依查庫不以為意地撇了撇嘴,將目光移開後開始收拾滿桌的東西,並且鄭重其事地將剛剛的禮物放之前艾伯李斯特睡過的空房間,也順便告訴艾伯李斯特位置,讓他知道去哪裡可以找到那個盒子。
 
「其實你在這邊睡一晚也沒關係啊,我又不嫌麻煩。」看到艾伯李斯特起身穿起外衣,艾依查庫有些不開心地說著。
 
「我只是怕皇帝陛下想太多而已,這種事情還是不要隨便挑戰他的底線比較好。」
 
聞言,艾依查庫有些驚訝地發現,艾伯李斯特是第一次對自己提及不死皇帝的事情,也許這正是證明自己已經越來越得到對方的信任,並且將自己當成可以依靠的朋友的意思。當這種想法逐漸發芽之後,艾依查庫突然覺得心中的鬱悶一掃而空,跨步搶在艾伯李斯特前頭走出家門,心情愉悅地去打理等一下要乘坐的馬車去了。
 
 
※      ※      ※      ※      ※      ※

兩人感情繼續升溫中~
不過因為實在是卡稿+腦袋打結的厲害,我覺得這系列如果能夠填完就是萬幸了啊
繼續努力用小湯匙填坑中Qw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