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10(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艾依查庫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象,內心狂跳不已。
 
他現在正躺在自己的房間裡,原本沉沉睡去的意識卻在不知不覺間再度甦醒,促使他睜開眼眸,只是當他將睡眼惺蘇的眼睛睜開時,映入眼簾的景象卻逼得他瞬間清醒。有一個人正坐在床邊低頭望著他,如墨的髮絲直順地垂落,襯得白皙的肌膚更顯白淨,琥珀色的眼眸在鏡片後方閃耀著動人的光彩,目光毫無掩飾地盯著自己看。
 
艾依查庫最初是因為突然有人坐在自己身旁而嚇得心跳加速,但是當他看清楚對方是艾伯李斯特時,又因為眼前的景象而繼續維持著如此強烈的心跳,畢竟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過夢幻了。此時的艾伯李斯特襯著窗外的微光,白皙的肌膚彷彿透著一圈光輝,就連琥珀色的眼眸都閃著妖異的神采,彷彿這世界上最美麗的生物,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
 
艾依查庫艱難地嚥了一口啜沫,強行振作神智,終於讓心臟的跳動稍微緩和下來,即便胸口的強烈撞擊彷彿下一刻心臟就會從嘴巴跳出來似的,他依然試著發出聲音說話。
 
「艾伯……你、你怎麼坐在這裡?」
 
面對艾依查庫的質問,艾伯李斯特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是俯下身來壓在對方身上,細長的手指輕輕地撐在艾依查庫胸前,彷彿抓饒著對方的胸口,讓艾依查庫感覺自己強烈的心跳聲似乎都被對方聽到似的。然而下一刻,更讓他心跳加劇的事情發生了,他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事情,卻什麼都無法釐清。艾伯李斯特不斷地與自己縮短距離,最後將嘴唇貼在自己微微開啟的雙唇之上,柔軟的觸感和炙熱的氣息鑽過艾依查庫混亂的腦袋直達口中,居然是讓人難以抵擋的甜美,讓人沉醉,可惜艾依查庫現在過於混亂,以至於自己什麼反應都做不出來。
 
雖然艾伯李斯特也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輕輕觸碰了一下就拉開了距離,艾依查庫仍然處於腦袋停擺的狀況好一陣子後才回過神來,當他終於恢復意識後,才終於看清楚艾伯李斯特一直低頭望著自己微笑的臉龐,微微彎起的眼角,輕輕勾起的雙唇,映照在窗外透射而入的微光下,簡直就比任何妖精仙子都還要美麗。
 
「你……為什麼……」艾依查庫艱難地發出詢問的聲音,但是卻連一整句完整的話語都說不出來。
 
「帶我離開。」艾伯李斯特在吐出這句話後,再次貼在了艾依查庫身上,將嘴唇靠在對方耳畔,隨著語音吐出熾熱的氣息繼續說著:「如果你可以帶我逃離這一切,作為交換條件,現在你就可以擁有我哦。」
 
「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喜歡我嗎,想要擁抱我吧。」
 
艾依查庫的心臟重重地撞擊了一下並再次快速跳動了起來,艾伯李斯特一直是自己埋藏在內心深處最美麗的幻影,從年紀幼小時就憧憬著對方,那種貪圖看到對方一眼就內心充盈快樂的感覺,是自己隱藏在心底深處的初戀。再次見到艾伯李斯特時,那種悸動的感覺並未隨著時間消逝,反而因為對方成長得更加俊美而讓那種心思如火燒般快速擴大,甚至因為自己已經長大成人而理解,除了內心的愛慕外身體也在渴望碰觸對方。
 
「可以哦,只要達成我的願望,現在就可以……」
 
這句充滿引誘的話語像是一把鑰匙,開啟了艾依查庫埋藏在心中的愛慕和渴望,幾乎是在內心做下決定以前,他的身體就先一步行動了。他抓住艾伯李斯特的手臂,一個用力翻身就將他壓到了身下,使得兩人的局勢對調。他再次吻上艾伯李斯特的雙唇,甚至不是像剛剛那樣輕柔而充滿挑逗的親吻,而是充滿侵占地撬開對方柔軟的唇瓣,伸舌與之交纏。
 
「嗚嗯……嗯……」
 
耳畔傳來艾伯李斯特因為過於激烈的擁吻而發出的幾聲呻吟,伴隨著對方急促的喘息與火熱的氣息,艾依查庫的所有思緒完全被燃燒殆盡。他只能夠隨著本能不斷地親吻這個讓他魂牽夢縈的人,從那對說出誘人話語雙唇,到略顯低涼的臉頰,隨著手指將對方的衣服鈕扣逐一開啟,一路親吻到他從未觸碰過的白皙胸膛,以及胸前充滿誘人色澤的敏感。
 
「啊!啊啊……」
 
當他伸舌舔弄著那對櫻色的敏感,艾伯李斯特發出的聲音更加強烈,身軀甚至稍微弓起並扭動著,急促的喘息讓白皙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卻使得艾依查庫更加用力地吸允著,甚至輕輕啃咬著。他感受著被壓在身下的身軀不斷地因為自己的動作而輕微顫抖,並且發出急促的喘息與低啞的呻吟促使自己更加逐步向下侵略,他將手摟住艾伯李斯特纖細的腰肢,用唇舌愛撫著帶有結實肌肉卻又不失柔嫩的腹部,而後用另一隻手拉扯的那層覆蓋在對方下半身的褲子,略為焦急地褪下它。
 
「艾依查庫,你答應我了……」
 
當艾依查庫感覺到纖長的手指撫在自己頭上時,他聽到艾伯李斯特忍著不要被呻吟打斷而說出的話語,之後,他感覺到放在頭上的手指一緊,用力一抬,他便睜開了眼睛。
 
觸目所及的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天花板,原本昏暗的房間已經完全變得光亮,就連剛剛靜得連呼吸都可以聽見的情景都被窗外傳來的喧囂聲所取代。艾依查庫眨了眨眼睛,停頓了好一陣子,突然用手臂壓在眼睛上,低啞地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著。
 
「嗚……居然是夢……」
 
既然是夢也讓我做完再醒來啊!!
 
艾依查庫懊惱地狂槌無辜的床鋪,把頭在枕頭上狂搖猛蹭,並且把發出來絕對嚇壞外面路人的哀號聲全數悶在床鋪上發洩一番,之後又好像很不甘心剛剛的一切都只是過眼雲煙似的,躡手躡腳地下了床就往隔壁房間走去。當他將以往諜報潛入的功夫發揮得淋漓盡致,完全沒發出一點聲音就開了艾伯李斯特的房門並把頭探進去時,他只看見艾伯李斯特依然安穩地躺在床上,雖然頭面向房門的反方向而看不見表情,但是從平穩起伏的胸膛就可以知道對方正睡得深沉。
 
艾依查庫再次悄然無聲地關上房門回到自己房間,大字形地躺回自己床上,他除了回味夢中用自己的手指、雙唇觸碰艾伯李斯特的感覺,也開始回想著艾伯李斯特在夢中說過的話語。為此,艾依查庫難得地皺起眉頭,以現在的情況,如果想要讓艾伯李斯特擺脫這一切的狀況,那就非要逃離古朗德利尼亞帝國才行了,畢竟真正要面對的可是帝國皇帝,想要逃離對方的掌握就非要逃出國才行。
 
不過,在這之前,最基本的問題還是艾伯李斯特願不願意為了擺脫這一切而做出逃亡的決定,是不是真的厭惡這一切到不惜選擇逃亡這條路呢。想到了這裡,艾依查庫突然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暗罵了自己一聲之後掀起棉被把自己包起來,雖然對於自己真的把夢話當真這件事感到愚蠢至極,卻又反面思考覺得這也許不失是一個辦法,不過優先順序還是要先知道艾伯李斯特怎麼想的。
 
就這麼在腦袋裡胡思亂想了一通之後,艾依查庫無法再次入眠,索性起身淋浴去了。
 
當艾依查庫將自己梳洗好之後,他意外地在下樓時看見艾伯李斯特已經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樣子,兩人前一天都很晚才入睡,卻是一同在幾乎固定的時間醒來,只能說是平日的習慣所導致的。艾伯李斯特穿著睡衣倚在沙發上,第一次看見對方如此休閒放鬆的樣子,讓艾依查庫頓時停下了腳步有點看呆的樣子。
 
「早安。」
 
「啊……你早。」
 
「今天沒什麼事情,下午再出門就好了。」
 
「哦,嗯……知道了……對了,你早餐要吃什麼?要喝咖啡嗎?」
 
「都可以,你準備什麼我就吃什麼。」
 
像這樣像是同居在一起的對話,突然讓艾依查庫內心湧上一股喜悅,剛剛淋浴很久才壓下來的情緒似乎又浮現出來,讓他趕緊躲到廚房去避開艾伯李斯特露出的疑惑眼神。
 
艾伯李斯特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猜想該不會是因為自己居然穿著睡衣坐在客廳才讓艾依查庫露出那種奇怪的表情吧。不過側頭又想了一下,依照平時的習慣自己就連在自己家都會換好衣服再出房門的,今天怎麼好像完全忘了這回事一樣,盥洗完畢就這麼大剌剌地走了出來坐在客廳裡。他抬頭閉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覺得從進入這個屋子就一直有一種放鬆的感覺,好像沉浸在溫水中讓人舒服得載浮載沉,連帶整個人好像都懶散了起來,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才做出這麼奇怪的事情吧。
 
這個房子,讓人感覺好放鬆。
 
「艾伯,吃飯……了。」
 
當艾依查庫在廚房忙亂了一陣子才再次走到客廳,預備要叫艾伯李斯特來用早餐兼午餐時,意外地看到眼前一個以前絕對沒看過的景象。
 
艾伯李斯特穿著睡衣靠在沙發上,居然就這麼再次睡著了,露出一副完全沒有防備的睡臉。戶外的光線透過窗戶撒在他身上,像是撒上一層金粉般的柔亮,與夢境中那種妖異誘惑的樣子截然不同,此時的艾伯李斯特倒像是刻畫在宗教建築物上的天使聖者一般,純潔得彷若觸碰一下都會玷汙他似的。
 
艾依查庫呆站在原地看了好一陣子,才轉身將原本掛在門旁的黑色長外套披在對方身上,見對方毫無被吵醒的跡象,他輕柔地撥開艾伯李斯特額前的細碎髮絲,帶著胸口加速的鼓動,以極輕的動作在對方額前落下一吻。
 
 
※      ※      ※      ※      ※      ※

本來有在想要不要讓狗狗在夢裡得償所願地吃掉艾伯,不過還是讓他再嘴饞一陣子吧
要吃還是在現實中吃乾抹淨吧^^(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