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08(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這些人還真是一刻也不得閒,稍微握有一些權力就想要更多,還把腦筋動到你身上。」
 
瑪爾瑟斯一手撐在下顎,一手執著發出溫潤白光的象牙色棋子,在黑白相間的棋盤格上移動,最後落於他所想要的位置。他的嘴角微微上揚,手指一勾就將隔壁位置上的黑色棋子拿起。
 
「反正現在的我也就是這樣的作用而已,如果他們都沒有動作你反而要費更多的功夫才能知道哪些人該剷除,不是嗎。」艾伯李斯特用手指輕推面前的黑色棋子,直線移動幾格後就停了下來。
 
「怎麼了,生氣了嗎?」
 
「沒有,為什麼要生氣。」
 
「那是我多慮了,我還以為那個小護衛受傷了你才這麼不高興。」
 
艾伯李斯特沒有動作,只是將視線往上移,一看到瑪爾瑟斯對著自己愉快嘻笑的表情,便再次冷著臉將目光移到棋盤上。
 
「別生氣,那也是他的工作不是嗎,而且我也很快就把那些人清理掉了,說來都是你們的功勞哦。」
 
在艾依查庫休養的這幾天,一場火災訊息很快就成了斐度居民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並非是火災是多麼少見的狀況,而是這場火災發生在某個軍官的宅邸,才如此格外地引人注目。這場大火雖然沒有造成過多的人員傷亡,但是被大火燒得焦黑的屍體中,宅邸的主人也不幸地成為其中一員。
 
對於這件事,艾伯李斯特很清楚是怎麼回事。即便失勢,對外自己仍是不死皇帝最寵愛甚至擁有特權的將領,對自己下手有部分意義就是對不死皇帝的不敬,甚至異心。瑪爾瑟斯只是用之前的暗殺事件來揪出對自己有謀反心思的人士,更甚者,也許還會順藤摸瓜找出其他合作人員。
 
最近的斐度,意外應該會接連不斷發生。
 
「你這次下棋很不專心哦,Checkmate!」瑪爾瑟斯再次移動白色的棋子後,便滿面笑容地拿起黑色的國王棋在眼前晃了兩下,表示勝負已定。
 
見此情形,艾伯李斯特也沒有任何回應和辯解,剛剛自己的確在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幾乎只放了一半的心思在棋局上。如果是面對其他人,即便如此還是有勝利的可能,不過面對瑪爾瑟斯,即使全心全意對戰都有可能落敗,何況是這種不專心的情況就更不用說了。
 
他輕吐了口氣,開始動手將棋盤上的棋子收起來,一一安置於木盒內與他們形狀相同的軟墊上。
 
「怎麼不玩了?我可以給你平反的機會啊。」
 
「等一下還有事情,下次吧。」
 
「什麼事情?」
 
「還能有什麼事,多虧那場火災現在又有一堆人急著想找我吃飯拉攏關係呢。」艾伯李斯特勾起嘴角,表情滿是嘲諷。
 
「真是的,已經很久沒有一起下棋了,居然這麼快就結束了。」
 
瑪爾瑟斯不悅地撇了撇嘴,支手撐在棋桌與臉頰,靜默地看著艾伯李斯特將桌面收拾完畢。當艾伯李斯特輕聲闔上手中深色的木紋盒子後,他便很快地起身預備離開。站立於門邊的兩位僕役面無表情地拉開大門,對於艾伯李斯特面對帝國皇帝卻連行禮致意都沒有就自行離開的無禮行為,似乎早就見怪不怪了。
 
「對了,你的休假我准了,好好休息吧。」
 
艾伯李斯特聽到瑪爾瑟斯的聲音,腳步停頓了一下,回頭便看到瑪爾瑟斯一貫看不出情緒的笑臉,使得到了唇邊的道謝又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我知道了。」
 
艾伯李斯特微微點了頭,便再次邁開步伐離開了。
 
步出廣大而華麗,象徵帝國權力與威嚴於一身的皇宮,天空的顏色已轉變為如烈火燃燒般的橙紅色,在這樣的背景下,站立於馬車旁邊的艾依查庫,那頭原本耀眼的金髮卻顯眼地映入艾伯李斯特的眼瞳之中。即使是在外面待命中,艾依查庫的身軀依舊站得筆直,即使雙腳略為放鬆地踢著地面,穿在身上的墨黑軍服仍然被拉得直立而沒有一絲皺褶。
 
平時總是站立於自己身後,或是大搖大擺地坐在自己面前,當第一次這樣面對面地看到艾依查庫迎接自己時,艾伯李斯特居然有了些微異樣的感覺,而那種異樣的感覺,更是在艾依查庫迎面望見自己並露出燦爛笑容時高漲到最高點。
 
「下一個地點三十分鐘以內要抵達,稍微加快速度。」
 
對著駕車的人員如此要求之後,艾伯李斯特很快地進入了車內,而艾依查庫也在跟著進入後闔上了車門。
 
從車內小窗看出去的景色很快地變動了起來,甚至變化的比平時還要快,就連坐在車內的兩人都明顯感覺到身軀晃動的幅度大上許多,顯示駕車人員正遵照艾伯李斯特的命令加快速度行駛中。對於嬌貴的王公貴族而言,如此不適的行車情況也許很快就會換來身體的不舒服,但對於曾經多次出入戰場面臨過更惡劣環境的兩人,怎樣都是小事一樁。
 
此時,艾伯李斯特甚至拿起置於身上暗袋裡的小本書冊,似乎準備在這段路程中打發時間,但是,才將書本翻到夾著書籤的那一頁時,立刻就有一個戴著白色手套的大手壓在書頁上,將他的計畫打亂。
 
「坐車中還看什麼書啊,都已經戴眼鏡了還想讓度數加深嗎!」
 
「只是利用時間看一下而已。」
 
「不行!眼睛會被你看壞的!真那麼無聊我陪你聊天。」艾依查庫咧齒露出笑容,配上他澎亂的金髮,看起來活像一隻討賞的金色獵犬似的。
 
艾伯李斯特蹙起眉頭,不過也只是默默地闔上書頁將書放回暗袋中。自從艾依查庫傷勢恢復後,他明顯的感覺到對方似乎又恢復了以前的行為模式,不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覺得艾依查庫甚至干涉得更多了。
 
「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像管家婆了。」艾伯李斯特將視線移往窗外,表情有些不悅。
 
「因為現在都沒人管你啦,所以由我代勞。」
 
「不需要!」
 
聽到艾伯李斯特甚至不悅地輕輕「哼」了一聲,艾依查庫臉上的笑容綻放得更燦爛了,經過了之前兩人相處的冰霜時期,現在還能夠這樣子像好朋友一般的對話,讓艾依查庫感到無限滿足。雖然已經做好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不過能夠在短時間內便讓兩人關係從降到冰點的狀態化解,還是讓艾依查庫鬆了一大口氣。
 
也許這次受點皮肉傷也算是好事一件,艾依查庫在心中如此想著。
 
「我下週休假,你明天應該就會收到通知了。」艾伯李斯特維持看著窗外的動作,突然冷不防地冒出這句話來。
 
「這麼快!那我可要好好準備了。」
 
「準備什麼?」
 
「和你約會的準備啊。」
 
艾伯李斯特轉頭望著眼前之人,正好撞上艾依查庫滿面春風的笑容,他微皺眉頭,用手指推了一下黑框眼鏡,正好將自己的臉遮去大半。
 
「我要在家看書。」
 
「書隨時都可以看啦,這次我會帶你去其他好地方逛逛哦。」
 
「我要看書。」
 
「那你把書帶出來看吧。」
 
「我喜歡在家裡看。」
 
「咦~我還想說帶你去吃吃佛雷斯特希爾的料理說,斐度有家異國料理店有在賣呢。」
 
「……」
 
面對艾伯李斯特抿著嘴並且用力注視到近乎是用瞪視的眼神,艾依查庫卻一派自然悠閒地回望,甚至將身體輕鬆地壓在椅背上並翹起腳,像個大爺似地坐著。
 
「那家店做得很道地哦~」
 
「佛雷斯特希爾不是很早就已經消失了嗎,怎麼還有這種店。」
 
「他在佛雷斯特希爾還在時就在做了,佛雷斯特希爾消失後更是越來越少有人能做了,生意可好的呢。」
 
「那……也許值得吃吃看。」即使艾伯李斯特極力讓聲音保持平靜,艾依查庫仍舊聽出了對方聲音中的一絲異樣。
 
「絕對值得!!」
 
面對艾伯李斯特像是被引誘上鉤的情況,艾依查庫便暗自在內心笑個不停,雖然礙於一些原因不能對外明說兩人過去的關聯,但因為這層聯繫倒是讓艾依查庫佔盡不少甜頭,特別是在對付艾伯李斯特上。
 
其實,艾伯李斯特的出生地並不是什麼值得關注的秘密,那個被渦所毀滅的領地並沒有什麼值得挖掘的特別之處。只是,艾伯李斯特的過往有一大半全是捏造的,只為了掩飾自己曾經被「設施」收養訓練的過去,所以連帶連自己充滿回憶的故鄉,都只好拋棄在黑暗之中了。
 
面對過去完全被抹去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也只能夠以這種方式,讓他回味一下記憶深處的味道。
 
幾天後,艾依查庫再次和之前一樣,把艾伯李斯特變裝了一番帶出門去了,不過相較起上次一副中低階層的打扮,這次卻只是讓艾伯李斯特穿著平常的休閒服再加上一件黑色的長外套,再戴上擋住面容的黑帽子和白色圍巾。
 
「這次去的地方高級一點。」
 
當兩人下了馬車,艾伯李斯特便了解艾依查庫這句話的意思了,馬車停靠的區域是斐度的住宅區,會在這種地方開設的商店,通常不僅數量是受限制的,格調也會比較高一些。
 
艾伯李斯特抬頭一看,眼前的建築物獨自坐落於一個被圍籬所隔開的區域內,圍籬外是其他建築物,圍籬內是綠色的草皮與各色花草,而在這片綠色植物的中央,一棟彷彿記憶中的房子坐落於上。房子的建築風格明顯與斐度的建築不同,那是屬於佛雷斯特希爾的樣式,雖然不完全一樣,卻看得出來幾個特點都被仿造出來了。
 
艾伯李斯特看著眼前彷若在夢境中出現的房子,表情已經是無法控制地流露出驚訝,由於太過懷念與震驚,使得他呆站在原處良久,直到他被艾依查庫牽著手向著房子走去。如果是在平時,艾伯李斯特是絕對不會有這般失常的舉動的,而此時這樣的表現,也許是因為知道身邊的人是艾依查庫,所以才將自己的一切偽裝都卸除了。
 
走在被綠色草皮簇擁的石板走道上,艾伯李斯特依舊目不轉睛地望著眼前的建築物,望著周圍的植物,甚至望著將這片彷若夢境中的景象與其他建築物隔開的圍籬。艾依查庫偷偷回望艾伯李斯特的反應,忍不住勾起嘴角,雖然知道他看到這個景象一定會大吃一驚,但是反應也比自己想像得大得多了,只能猜想艾伯李斯特是真的壓抑過頭憋壞了。
 
兩人步入屋內,這棟兩層樓高的建築物透露出一股溫馨的氣息,對兩人而言,那是一股在記憶深處對於故鄉的回憶,雖然不完全一樣,卻已經值得他們細細品嘗了。因為來的時間錯開了正常的用餐時間,所以餐廳只坐滿了四成的座位,不過,為了顧慮到艾伯李斯特的特殊身分,艾依查庫早就請餐廳留下了隱密的位置給兩人。
 
坐在角落靠近窗戶的位置,不但有適當的隱密性還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是個絕佳的好座位。對著服務人員點完菜後,兩人便一邊等待一邊閒聊了起來。
 
「很不錯的地方吧,聽老闆說他是因為以前有朋友是佛雷斯特希爾的居民,去過幾次很喜歡那裏的風俗民情和食物,所以才會開一間這樣的店,有些東西甚至還是以前在佛雷斯特希爾買的呢。」
 
「嗯。」
 
面對艾伯李斯特似乎又沉默了起來,艾依查庫也不著急,看到艾伯李斯特臉上溫柔又落寞的情,他知道對方只是在懷念著過去,那些他既不能說出來也找不到傾訴對象的回憶。艾依查庫似乎可以體會那種痛苦,曾經他也對家人朋友說過很多回憶中的往事,一解心中的鬱悶,之後他總是會從其他人身上得到一個溫暖的擁抱或是安慰的話語,但是艾伯李斯特不能。他只能夠將這些思念鎖在記憶深處,既不能說出來也不能表現出來,僅能夠偶而在夢境中偷偷窺視,證明自己曾經屬於過那片土地,證明自己的記憶並沒有出錯,即使無法承認。
 
由於客人不少,他們等了段時間才逐漸有菜餚上桌,當艾依查庫看到艾伯李斯特看著滿桌看似熟悉懷念卻又有著一絲陌生的菜餚,鏡片後面的琥珀色眼眸閃動著不為人知的光彩時,內心也有種膨脹滿溢的感覺。他真的覺得能夠帶艾伯李斯特過來真是太好了,能夠找到一個和自己擁有相同過去的人,而那個人還是艾伯李斯特,真的是太好了。
 
「吃吃看這個,我覺得他們做得最好吃的就是這道了。」
 
艾依查庫手腳俐落地拿過小碟子,快速地用夾子將餐桌中央大盤上的食物夾了起來,並且將配菜也細心地逐一夾了一遍再擺放於艾伯李斯特面前。艾伯李斯特低頭看了著被置於面前的菜餚,突然抬頭望了艾依查庫一眼,只見對方笑著將手撐在下顎,一副萬分期待看著你吃下它的表情,於是,艾伯李斯特也只好拿起餐具順應著對方的期望吃了一口。
 
當口中的食物傳遞出美味的訊息時,艾伯李斯特因為它的味道而眼神閃過一絲光彩,而後半垂眼簾並勾起了嘴角,任何人在吃到好吃的食物時表情都會變得柔和,特別是在吃到熟悉的味道時更是如此。艾依查庫感覺到現在他才看到真正的艾伯李斯特,那是一如他記憶中的幸福笑容,總是吸引著自己在工作時都無法移開目光的模樣,也是吸引自己即便長大都希望可以再次看到的樣子。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對方可以一直這樣子笑著。
 
「光看著我吃,你怎麼都不吃。」
 
「沒什麼,只是覺得像看到以前的你。」艾依查庫被這麼一提醒,才開始為自己的盤子填滿食物。
 
「有什麼差別嗎?」
 
「笑起來的感覺不一樣。」
 
艾伯李斯特沒有回答,只是扯著嘴角有點自嘲地笑了一聲。現在的自己已經經歷過太多巨大的變化,幾乎對著所有人都是帶著虛偽的笑臉,沒有親朋好友,沒有一個可以放鬆心情的對象,他甚至連真正的自己都快忘了,也難怪艾依查庫會這麼說。
 
他幾乎都快忘了真正開心的時候是怎麼笑的,事實上,他也快不記得自己是否還有過開心的時候了。虛假的過去,虛假的人生,在這個佈滿騙局的生活,怎麼可能還會有真實的自我,又怎麼可能會有真正的心情。
 
但是,和艾依查庫接觸後,他感覺到自己失去的很多東西似乎回來了,被隱藏起來的情緒,被深埋在記憶深處的過去,甚至是自己原來的樣子。內心深處柔軟的地方似乎被對方毫無阻礙地被觸摸到,被喚醒,讓他驚訝地發現,然來自己還有這些情緒。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被突然開啟的盒子一般,嘩啦啦地全都湧現出現,溢滿心中。
 
「對了!這甜點等一下你一定要吃吃看,我真沒想到他連這個都做得出來,以前小的時候我都會把零用錢拿去買這個吃呢~而且一次一定要吃兩個!」
 
「艾依查庫。」
 
「嗯,怎麼了?」
 
「謝謝你。」
 
看著眼前露出溫柔笑容的人,看著那個熟悉不已的模樣,艾依查庫彎起湛藍色的獨眼,露出他最為開心的表情。
 
 
※      ※      ※      ※      ※      ※

兩人的狀態漸入佳境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