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07(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已經習慣單邊黑暗的視界裡望見並非自己家裡熟悉的天花板,不過觸目所及純白帶點花紋的圖樣也不是完全陌生,看著房裡以白色為基底主軸再用金色裝飾點綴的空間,一看便與艾伯李斯特住處的宅邸風格一致。
 
深吸一口氣,只是這樣的動作便牽動了身上的傷口,讓艾依查庫疼得再次緊閉眼睛咬緊牙關,頭腦也完全清晰了過來,並且回想起之前為了掩護艾伯李斯特而受傷的一幕,以及對方輕撫著自己的手掌溫度與輕聲低語的溫柔聲音,這才讓艾依查庫終於放鬆身體力道而陷進柔軟的床鋪之中。不過,依稀記得在自己受傷的同時,艾伯李斯特立刻掏出配槍對著暗殺者反擊並且對其他人下令的聲音,就不禁佩服不愧是曾經在戰場上立下無數戰績的准將,那種即時反應和判斷能力完全是實戰磨練出來的真功夫,一點都不容小覷。
 
艾依查庫小心地換了一個不會牽引到傷口的側睡姿勢,背對門口向著窗戶橫躺著,因為剛剛的疼痛讓自己睡意全消,雖然身體還是感到疲憊,卻已經阻止不了頭腦飛快地思考了起來。
 
看來統治派太小看艾伯李斯特了,也許以為他現在處於失勢的局勢才想趁機剷除他,但是那種粗糙的作法足以證明他們有多小看人。不過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統制派的人大多是主張和平連戰場都沒看過的傢伙,怎麼可能敵得過縱橫沙場的老練戰士。
 
一想到這裡,倒是讓艾依查庫之前的擔心幾乎都煙消霧散了,想到面對的敵人如果都是這種水準,應該是不用太過擔心艾伯李斯特的安危了。不過,一想到面對這樣的敵人居然還搞到負傷的自己,則又讓艾依查庫消沉了起來。
 
不會吧,我有這麼差勁嗎?明明是要保護人還搞到自己受傷。以當時的情況,明明自己可以做到一邊保護艾伯李斯特一邊制伏敵人的,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只記得當時好像腦子一熱,只想到要掩護住艾伯李斯特,其他什麼都忘了。
 
「唉……」
 
長嘆一口氣,艾依查庫覺得好像什麼事情只要牽扯到艾伯李斯特,自己很多思考迴路就會斷裂了。從自己主動跑來擔任他的護衛一職,對著他口出惡言,到這次搞到自己負傷,很多事情都不應該這樣發展才是。
 
「唉……」
 
再次嘆了一口氣,艾依查庫又深吸了一口氣,情緒似乎平復了一些。
 
算了,反正他這次沒事就好。
 
得到這個結論,艾依查庫臉上的表情瞬間放鬆了下來,他索性閉上眼睛,靜靜地休息著。
 
窗外一片的黑暗逐漸轉為藍色透出微光,剛剛一瞥置於桌面的小型刻花時鐘,現在已經是清晨時分天色即將大亮之際,可以聽到門外走廊有些走動的腳步聲,頻率不高,應該是僕役預備工作而製造的聲響。其中,一陣聲響在走到自己的房門口後便驟然停止,而後便是轉動門把與開門的聲音。
 
艾依查庫並沒有特意回頭甚至是睜開眼睛確認來者,只是猜想也許是進來工作或確認狀況的僕役,於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繼續閉著眼睛休息。只是當他聽到面前的扶手椅發出有人坐在上面的聲響時,他立刻感覺不太對勁地睜開眼睛。
 
「抱歉,吵醒你了嗎?」
 
說話的是坐在他面前的人,一襲襯衫長褲的休閒打扮,艾依查庫難得看到艾伯李斯特穿著軍服以外的服裝。艾伯李斯特的臉上平靜的沒有一絲情緒,沒有平常總是嚴肅的氣息,就像靜謐的湖水一般無法揣測他的心思,半垂眼簾望著眼前之人。
 
「沒有,我早就醒來了。」
 
「是嗎……那我叫人把早餐拿過來吧。」
 
見艾伯李斯特起身預備離開,艾依查庫反射性地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如此的舉動不僅讓艾伯李斯特止住腳步,也立刻回過頭用詢問的眼神低頭望著對方。
 
「我有話想跟你說。」
 
「可以等傷好了再說。」
 
「不行,我怕到那個時候你又不跟我說話了。」
 
看著艾依查庫執著甚至有點倔強的眼神,艾伯李斯特在停頓了數秒後,便坐回椅子上沉默地望著眼前之人。艾依查庫內心湧上一絲喜悅,正想坐起身卻被對方壓著手臂制止,就這麼又躺回了床上。
 
「想說什麼躺著說,你傷還沒好。」
 
「對不起!」
 
「……」艾伯李斯特雖然沒有說話,但微瞠的雙目已經透露出他的情緒。
 
「我那時候不經大腦就說了那些話,我並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當時只是……只是太震驚了,對不起!我並沒有……」
 
「沒關係,我沒有放在心上,你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艾伯李斯特故意出聲打斷了對方的話,甚至作勢要起身離開,想要讓彼此的對話告一段落,但是卻又立刻被艾依查庫拉住了手臂,有些慍怒地望著對方。
 
「又怎麼了?」
 
「還有一件事情……」
 
「……」
 
艾伯李斯特蹙起眉頭,看起來有些不悅,不過依舊坐回了原位。彼此都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沉默了一陣子,在艾伯李斯特開始思索是要催促艾依查庫還是直接轉身離開之前,艾依查庫咧開嘴,露出笑容。
 
「你和以前一點都沒變呢。」
 
「什麼意思?」
 
「我說你和住在佛雷斯特希爾的時候一樣一點都沒變。」
 
此話一出,艾伯李斯特感覺自己的心臟重重地跳動了起來。他雖然已經從瑪爾瑟斯口中知道艾依查庫的背景,但是由於自己對艾依查庫沒有印象,艾依查庫也沒有提起過這件事,便單純地以為彼此還住在佛雷斯特希爾時應該毫無交集互不相識,現在的重逢頂多只是巧合而已。
 
「不知道你還記得以前在你家工作的博登先生嗎?我是他兒子,小的時候也在你家工作過。」
 
「……」
 
「你不記得也是理所當然,因為我們只是在你家工作的傭人之一。」
 
「……我有印象。」艾伯李斯特半垂眼簾,似乎正在回憶著。
 
「咦?」
 
「你這麼一說我就想起來了,我和爸媽一起出去散步時,總是有個小孩一直在旁邊一邊打掃一邊看著我們……原來是你,難怪你知道我的小名。」
 
這次換艾依查庫驚訝地瞪大眼睛。他從來沒想過當時只是傭人兒子的他會被身為領主之子的艾伯李斯特記住,甚至沒想到自己當時投注的目光居然會被對方發現,這讓艾依查庫心底竄起了些許羞赧,就好像做壞事被逮到似的。
 
「這些事不准說出去,我的過去可是最高機密,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將手指抵在唇上,語氣雖然平靜卻充滿了警告的意味。
 
「這當然,我還沒傻到忘記工作條款,你的個人隱私可是保密項目之一呢。」
 
「那麼,你會到我身邊做護衛的工作,是刻意的?」
 
「嗯。」
 
「為什麼?」
 
「如果你知道有自己認識的人從那場災難中生還,難道你不會想和對方見面嗎?」
 
「……不會。」
 
「為什麼?!」
 
艾依查庫坐起身來,充滿驚訝並且將情緒明顯地顯露而出,用湛藍的獨眼望著艾伯李斯特,似乎想從對方的一舉一動看出端倪。相較起艾依查庫的情緒起伏,艾伯李斯特依舊是維持著一貫的神情,琥珀色的眼瞳被細長的眼睫掩蓋一半,剩下的一半則隱藏在陰影之下,彷彿藉此隱蓋住誰都無法察覺的真心。
 
等待了許久,艾伯李斯特都沒有答覆對方的問題,這讓艾依查庫有些洩氣,不過由於已經得到不少關於艾伯李斯特的情報,所以他也多少可以推測出來背後的答案。
 
「因為你現在是皇帝陛下的傀儡的關係嗎?」
 
「這個帝國是他的東西,誰不是他的傀儡呢。」
 
艾伯李斯特用這樣的回答避開了問題,但是艾依查庫知道,現在的艾伯李斯特所有的一切,幾乎都不是出於自我意志。他的身分地位都只是遵循瑪爾瑟斯的需要而安置的,他的言行舉止也只是為了滿足瑪爾瑟斯的布局而表現的,甚至連私底下的他,都像是無心的傀儡人偶一般,封閉在這個豪華的居所,隔絕了自己所有的思想。
 
「你沒有自己的想法嗎?」
 
「什麼想法?」艾伯李斯特勾起嘴角,臉上的笑容充滿嘲諷。
 
「你不會想要過自己的生活嗎?」
 
「用自己的命去換嗎?我還沒有那麼想過的生活。」
 
艾依查庫表情顯得有些嚴肅也有些洩氣,他似乎到此時才真正的認知到艾伯李斯特的處境,說來也是,在這個帝國想要違背皇帝的意思,本來就是要有捨命的覺悟,何況是身為皇帝手中一枚棋子的艾伯李斯特。
 
「我的事情不要探究太多,這段時間就好好的養傷。」
 
艾伯李斯特站起身,似乎是覺得兩人的對話就到此為止了,快速地向著門口走去。
 
「艾伯!」
 
在艾伯李斯特的手搭上門把的一瞬間,身旁的叫喚聲依然停下了他的動作,他回眸望著艾依查庫,臉上仍然像是戴著面具般沒有一絲表情。
 
「下次排個休假,我再帶你到處走走吧。」
 
艾依查庫仔細地觀察對方的反應,沒有漏看艾伯李斯特琥珀色的眼瞳閃過的一絲微光,見他雙唇開合卻沒發出聲音,可以感覺到對方心底的微弱動搖。最後,艾伯李斯特避開對方的目光,低下頭,輕啟雙唇低聲回應著。
 
「……如果有機會的話。」
 
門扉開啟再關閉的聲音,成功地切斷兩人之間的聯繫,艾依查庫坐在床上看著白色的門板,不知道盯著看了多久才緩緩地躺了下來,睜著眼睛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      ※      ※      ※      ※      ※

又是卡文的一篇,不過下一篇要怎麼發展我也有點模糊了(毆)
最近狂看小說人間蒸發中,不過我看沒什麼人追這系列我就放輕鬆囉~(被揍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