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05(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很多的偶然串聯在一起後,就會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
 
起初會注意到他,是因為貼在巷道裡的那張海報,穿著黑色軍服被描繪得驍勇善戰的英挺形象,琥珀色的眼瞳投射出銳利的光彩,像是直擊心臟般地震撼人心。仔細望著海報上的人物面貌,艾依查庫心中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彷彿塵封的記憶被撬開挖了出來,緩緩地與眼前的人物重合在一起。
 
「艾伯李斯特.巴爾茲?」
 
名字是相同的,但是姓氏不一樣,由於自己也是相同的情況,這讓艾依查庫猜測對方可能也和自己一樣被其他人領養而改了姓氏,也越來越相信海報中的人物就是自己小時候曾經看過的那個人。
 
自己曾經居住的土地--佛雷斯特希爾,一個美麗的領土,對於這個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土地,記憶中的印象總是美好的。在普通的小家庭中出生的艾依查庫,當自己成長到足夠健壯的時候便開始隨著父親一同工作,父親是被領主雇傭的僕役,所以年幼的艾依查庫便跟在父親身邊一起在領主之館做事。
 
領主是一位性情溫和的大人,幾乎沒有看過他對什麼人怒罵或露出不好的臉色,就連面對身為傭人孩子的自己也是表現得和藹可親,讓艾依查庫非常喜歡他。其中,同樣吸引艾依查庫目光的,便是領主那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兒子。艾依查庫並沒有實際與對方接觸過,只是常常在工作時看見領主夫婦牽著他們的兒子在外面散步的模樣,他總是可以聽見領主夫婦用溫柔的聲音喊著他們兒子的小名,然後彼此笑得很開心的模樣,就像理想中的家族構圖一般的圓滿。
 
他的小名叫「艾伯」啊,感覺有點可愛。
 
一邊掃著大樹下的落葉,艾依查庫一邊這麼想著,臉上也忍不住泛起笑容。那位被用「艾伯」這個小名稱呼的男孩子,全名是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曾經接觸的鄰居和朋友都不一樣,有著白皙的皮膚和清秀的外貌,戴著一副感覺更顯文質氣息的黑框眼鏡,就連住在隔壁的女孩子都比不上他好看。
 
由於被父親告誡不可以對領主一家人有失禮的舉動,艾依查庫只敢偷偷地觀望著對方,並不敢主動與其搭話。不過,一天裡只要有機會能夠看見對方,對艾依查庫而言整天的心情就會非常的雀躍與美好。
 
那樣平凡而幸福的日子,卻在「渦」這個災害毫無預警的侵襲而破滅了。在渦肆虐的那一天,由於艾依查庫正好去後方山丘上撿拾家中晚餐要用的木柴,因而躲過了一劫,舉目無親的他很快便被收容團體所救助,而在經過長時間的等待後,被羅斯巴爾德家所領養。
 
羅斯巴爾德家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有名的軍事世家,所以自己被收養之後便理所當然地進入軍隊受訓,成為帝國軍隊的一員。經歷過漫長的征戰時期,被主張和平的統治派掌握大權的現在,艾依查庫因為失去廝殺的戰場而悠閒地在街道中閒逛,沒想到便看到那張為了喚起人們征戰之心,企圖再次掌握主權的擴大派的宣傳海報。
 
原本對於派系鬥爭並沒有什麼興趣的艾依查庫,對於這張海報唯一吸引自己目光的,就只有那個被描繪在海報圖紙中央的人像。和記憶中相似的樣貌與相同的名字,讓艾依查庫燃起原來對方也躲過那場災難的喜悅之情。之後,就和小時候一樣,他的目光開始追尋著艾伯李斯特的身影,但是,他卻發現和小時候不一樣,艾伯李斯特的臉上不再帶著開心幸福的笑容,只有彷彿戴著假面具般的虛假微笑。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雖然知道那場災難之後兩人的生活都產生了巨大變化,但是在艾伯李斯特身上,艾依查庫看到了更多難以捉模的黑暗,濃烈得彷彿要將對方吞噬一般,讓艾依查庫幾乎看不清楚對方的真實樣貌。他想要知道這段時間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怎樣過的,許多的疑問撐起了他的行動,讓他在得知艾伯李斯特身邊的貼身護衛因故殉職後,居然主動尋求管道想要替補。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想要主動應徵這個職務的,羅斯巴爾德家應該吵翻天了吧。」
 
「這倒沒有,因為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養子而已,所以就某方面來說還挺自由的。」
 
面對長官的詢問,艾依查庫微笑以對,他說的話的確是真的,不過只有一半而已。羅斯巴爾德家的確為了這件事掀起一陣小風浪,不過主要是身為艾依查庫養父母的兩位老人家在強烈反對,對於自己的孩子居然想要擔任比目前官階更低的職務,這是他們怎樣都無法理解的。但是,因為清楚艾依查庫的個性,他的其他兄弟都為其說情,認為艾依查庫的決定一定有他的理由,才得以平息了這場風波,讓他可以順利地應徵這個職務。
 
在他開始真正的與艾伯李斯特接觸前夕,他逐漸釐清了一些訊息,在被那些虛假外衣所包裝的形象之下,是他本人彷彿為了戒備他人而設下的高大厚牆,看似溫柔待人,實則將他人拒於千里。在艾依查庫打開對方辦公室的房門之際,他看到獨自看書而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艾伯李斯特,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除了如止水般的沉靜,便是孤單與寂寞。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他無法想像那個曾經笑得美麗幸福的人,居然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在內心動搖之餘,也迫使艾依查庫使用激烈的手段來與之相處,企圖強硬地扯下那份假面具,擊碎那堅硬的外殼,希望可以看到對方真實的模樣。所以,看著艾伯李斯特對自己發出怒氣,再也難以維持原本的冷靜形象,反而讓艾依查庫感到放心,這證明對方仍然保有真實情感的一部分,而當那次外出時,看到那重逢後首次目睹的微笑,更讓艾依查庫證實自己是對的,眼前的人的確就是記憶中的那個人。
 
只是,當真正開啟祕密的盒子目睹真相時,這份衝擊的力道卻遠比艾依查庫所預想的還沉重,甚至是疼痛。
 
艾依查庫不被允許干涉艾伯李斯特的工作主要是兩點,一點是他要接待某些特殊客人的時候,另一點便是與不死皇帝瑪爾瑟斯會面的時候。在之前,艾依查庫萬萬沒想到在艾伯李斯特進行接待的工作之後,會帶著滿身的傷回來,詢問所有人包括醫生甚至完全都得不到答案,這讓艾依查庫起了強烈的疑心。
 
所以那一天,在知道艾伯李斯特與瑪爾瑟斯將要進行餐會時,艾依查庫便決定要私下行動。他在與艾伯李斯特分開後又偷偷地折返回來,秘密地潛入皇宮之後並在餐廳設置了可以收取聲音資訊的器材,也因此在得知兩人之後將會進入哪個房間時,艾依查庫便先一步地躲藏在那個房間的外面,從玻璃窗外靜靜地監視著。
 
只是,當他看到兩人赤裸著身子交纏在一起時,看著艾伯李斯特因為被對方擁吻而呼吸越來越急促,漸漸露出自己完全沒看過的陌生表情時,艾依查庫便幾乎再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而逃離了。雖然腦中一片混亂,但是他依然憑著被訓練至骨子裡的習慣,在沒有被任何人察覺的情況下離開了皇宮,當他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才深深地吐了一口大氣,並且開始整理起所得到的訊息。
 
但是,所有的訊息都被艾伯李斯特彷彿歡愉又彷彿苦痛的表情所占滿,讓艾依查庫完全無法恢復冷靜與思考,甚至被莫名的怒氣所占滿,只感到一團混亂。
 
「你怎麼了,今天居然這麼安靜。」
 
被身旁的聲音拉回了現實,艾依查庫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眼前的艾伯李斯特正坐在辦公桌前批閱公文,細長的眼睫略為遮掩住琥珀色的眼瞳,視線一直專注在今天的工作上。
 
似乎是想要讓自己從回憶的衝擊中恢復冷靜,艾依查庫將面前已經變冷的紅茶一口飲盡,而後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沒什麼,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咦,你也會有想事情的時候,真難得。」
 
「……」
 
經過數日的相處,兩人之間的對話與氣氛已經漸漸熟絡了起來,就連艾伯李斯特都會說出這種像是調侃的語句,若是之前的艾依查庫一定會對此再次回嘴,但是此時的他卻心緒混亂而少見地表現出沉默。對於這樣的反應感到意外,讓艾伯李斯特真正地將視線移開公文望向對方。
 
「發生什麼事了嗎?」
 
艾依查庫坐在沙發上緊捏雙拳,極力想讓自己恢復冷靜,但是,不斷在腦海中浮現的影像卻一直中斷他的思考,使他內心的情緒逐漸沸騰、升溫。他一直期望能夠再次見到那個在年幼的自己心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男孩,特別是在得到知對方依然生存在世上的訊息時,自己便一直如此期望著了。
 
雖然知道人都會變,而眼前的艾伯李斯特也的確有了極大的轉變,但是在艾依查庫的內心深處,似乎依舊存在著一絲希望而不斷呼喊著。對於艾伯李斯特逐漸嶄露出的多種表情,艾依查庫也一步步擴大內心的希望,期望可以再看到以往那幸福美麗的笑容,但是卻在那一天目睹了讓自己希望完全破滅的一幕。這導致他混亂的情緒完全失去控制,腦海中的影像如一根刺般卡在心臟,無時無刻告訴自己,那個男孩早就已經消失無蹤了,眼前的這個人,只是為了名譽權力連肉體都可以出賣的冒牌貨。
 
堵塞在胸口的巨石讓自己連呼吸都逐漸感到困難,這讓艾依查庫連思考的力氣都失去了,便將這幾日不斷縈繞於心中的話語如利刃一般脫口而出。
 
「為了得到權力,你連身體和心靈都可以出賣嗎?」
 
「咦?」
 
艾伯李斯特瞪大雙眼,彷彿受驚的孩子一般瞪視著此刻緩緩起身的艾依查庫,雖然他的臉上難得明顯地顯露出驚訝與受傷的神情,但是此時的艾依查庫一點都察覺不到。他的眼前昏暗無光,漫佈著汙濁的迷霧,甚至連腳下的地板都快要看不清楚,只想將堵塞在胸口的汙濁氣息吐露而出。
 
「難怪你會得到皇帝陛下的關愛,原來就是用身體去換來的,想必那些禁止我去知道的工作也是一樣吧。用身體去換來這些權力地位,你可真是厲害啊。」
 
我在說些什麼!快停下來!!
 
在艾依查庫的內心深處,有另一個聲音在制止自己,他注意到艾伯李斯特難過得彷彿要哭出來的神情,他知道事情也許不是這樣子的而拼命吶喊著,求自己不要再說了。但是,此時控制艾依查庫身體的,並非那微弱的理智。
 
「得到眾人羨慕的地位想必你很高興吧,夜晚還能夠被皇帝陛下好好寵愛,在身心上都得到滿足,哪裡還能夠有這麼好的事情呢。」
 
「啪--」
 
來自臉頰的刺痛與響亮的巴掌聲,讓艾依查庫霎時清醒了過來,他終於停止不斷吐出惡意言語的雙唇,恢復冷靜地沉默了下來。恢復理智之後,他將視線落在眼前之人身上,艾伯李斯特略低著頭,被柔細的黑色瀏海遮掩住的面容讓艾依查庫無法看清楚此時對方的表情,但是,當艾伯李斯特緩緩抬起頭時,艾依查庫感到胸口一緊到難以呼吸。
 
他第一次看見那麼陰沉冷漠的表情,雙眼幽黑的像是結凍一般無情地望著自己,彷彿世界只剩下絕望的黑暗,陰暗的深不見底。而那讓人不寒而慄的威嚴,也是艾依查庫第一次對於眼前之人沉靜的怒火感到害怕,甚至為此滴下了汗珠,好像只要踏錯一步就會墜落到無底深淵一般的顫慄。
 
「如果你對我這麼不滿,我立刻就把你調到你想要的單位去。」
 
「啊……對、對不起,我並不是……」
 
「閉嘴!我不想再聽到你說的任何一句話,去門外守著!」
 
這是艾依查庫第一次在收到這樣的命令後乖乖執行,現在的艾伯李斯特讓自己感到害怕,讓自己完全不想再做出任何違抗對方的言行。他甚至懷疑自己剛剛居然敢觸怒眼前的這個人,簡直是不要命了。
 
當艾依查庫步出房間並且關上房門後,艾伯李斯特才緩緩地再次坐回座位,他盯著桌上的公文發呆了一陣子,胸口疼痛的感覺才終於漸漸舒緩了一點。艾伯李斯特的腦中迴盪著瑪爾瑟斯上次說的話語,彷彿詛咒一般地重複迴響著,像是要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處境一樣。
 
「說的也是,反正我也只是他的東西而已,不管是來自相同的地方還是被誤解什麼的,根本一點都不重要。」
 
艾伯李斯特露出自嘲的悽慘笑容,但是卻沒有如預想的流下眼淚。
 
 
※      ※      ※      ※      ※      ※

偶而還是想讓我家艾伯很有氣勢一下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