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02(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有時候,在清晨睜開雙眼後,會對於現在所處的環境感到疑惑。在睜眼前的夢境太過真實,反而讓自己對於現在的處境產生一種置生夢中的錯覺,不論剛剛看到的是美夢,還是惡夢。
 
望著簾幕透入的微光,艾伯李斯特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便養成習慣不拉開它,任憑自己沉浸在黑暗的陰影裡,也讓自己的思緒得到更多的整理。他一邊像每日的例行公事一般穿著慣例的軍服,一邊想著剛剛睜眼前的夢境,那是一場太過美麗的幸福夢境,反而使得艾伯李斯特露出苦澀的表情。
 
是爸爸和媽媽……沒想到還會夢到他們。
 
一邊用手指扣著釦子,一邊低頭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艾伯李斯特原以為連父母的臉都遺忘的自己,應該是再也不會夢到故鄉的景象,沒想到,夢境中的色彩卻依舊是那樣的鮮明。即使一直努力抬頭也看不見拉著自己雙手的雙親面孔,艾伯李斯特知道那個情景,正是小時候父母帶著自己外出散步的場景,記憶中最幸福的時刻。
 
靈巧地勾著領帶,看著鏡中面無表情的自己,艾伯李斯特很早就不再思考父母若是見到現在的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想法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即便是這種像傀儡一般的生活,自己仍然要繼續存活下去,唯有活下去才是一切,就算是如此可笑的人生也一樣。
 
戴上黑色軍帽,將自己現在的表情,連同思緒一同隱藏在陰影之下,掛上慣有的面具,艾伯李斯特如往常一般地推開房門步出房間。
 
「早安啊~」
 
「……早。」面對房門旁的爽朗聲音,讓艾伯李斯特難得露出些許詫異的表情,不過微弱的幾乎難以察覺。
 
艾依查庫露齒笑著,接著便跟在艾伯李斯特的身後一同走著。昨日在與瑪爾瑟斯會面之後,艾依查庫就這麼失去了蹤影,由於知道瑪爾瑟斯已經要他先行離開了,所以艾伯李斯特也就不再多想,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我可沒溜進你的房間哦,你該有的個人隱私我還是會給你的,而且有些事情也有被告誡不准干涉。」
 
「……」
 
「昨天只是開玩笑的,難道你都當真了?你不會這麼沒幽默感吧。」
 
「……」
 
「准將大人,你早餐吃什麼啊?」
 
「你不是已經看到我在吃什麼了嗎,你難道沒辦法停止講話嗎?」
 
對於艾依查庫的聒噪,艾伯李斯特再次難得的變臉,反倒讓周圍的僕從感到些許新鮮感,偷偷地露出微笑。
 
「那我也要一份,麻煩了~」艾依查庫轉頭對身旁的僕役這麼說著,而後便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你在做什麼?」
 
「陪你吃飯啊。」
 
「你真的是沒大沒小到了極點了!」
 
「一個人吃飯很無聊吧,多個人陪你吃飯東西吃起來也會比較香啊……哦哦~謝啦!」僕役很快地就把相同的餐點置於艾依查庫面前,而他也很快地大口嚼了起來。
 
平時總是安靜無聲的飯廳,僅僅只是多了一個人,氣氛居然就變得截然不同。除了銀質餐具碰觸瓷盤的聲響,今天還多了一個人講話的聲音,充滿情緒的語氣讓溫度彷彿熱絡了起來,偶而還夾雜著周圍服侍的傭人的細微笑聲。
 
「今天要做什麼啊,你該不會每天都到那裡看整天的書吧?」
 
「最近沒什麼特別的命令和行程,差不多就是一直處於待命的狀態,沒什麼事情。」
 
「簡單來說就是很無聊嘛,不會想出去溜搭溜搭逛一逛嗎。」
 
「別鬧了,如果找不到我的話……」
 
「最近不是沒事嗎。」
 
「……」
 
看著艾依查庫對著自己的笑臉,艾伯李斯特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他決定不再與艾依查庫對話,低頭快速地吃完早餐,而後便再次前往自己的辦公地點。當他步入辦公室時,自己的桌面放著一個前一天離開時並沒有出現的信件。
 
「這是什麼?」
 
「是工作,所以我才說不可以隨便離開,如果聯絡不上我是會有麻煩的。」
 
艾伯李斯特打開信封,仔細閱讀裡面的訊息,而後又再次將信紙摺疊好放了回去,前後花不到幾秒鐘的時間。似乎是注意到艾依查庫的存在,他將信件放到辦公桌內上鎖的其中一個抽屜裡,而後便在辦公桌前方的黑色的皮質座椅上坐下。
 
「是什麼的工作?」
 
「只是要接待一位客人,明天晚上你不用陪我,這是『不准干涉』的工作。」
 
「好吧,我會護送你到目的地就離開的。」
 
相較起這兩日總是任性妄為的態度,此時的艾依查庫顯得非常的服從命令,因為他的實際雇主瑪爾瑟斯雖然給了自己極大的自由,依然有幾條禁令存在。除了不可以太過干涉艾伯李斯特的個人隱私之外,就是不可以干涉他的某些私密工作,否則就只好立刻請艾依查庫另尋雇主了,更甚者,被滅口都有可能。
 
畢竟是深入權力核心的工作,若是干涉太多是很危險的,艾依查庫對於這點還是很清楚的,所以即使態度強勢又隨便,但是只要是與禁令相關的事情,他還是會聽命遵守的。
 
「對了,昨天和皇帝陛下說了些什麼啊?我在那邊等了一陣子就有人請我先回去了,看來你們聊了很久哦。」
 
「反正就是抱怨你態度惡劣的話而已。」
 
「哈哈~果然哦,不過皇帝陛下對你還真好,除了容許你夜間晉見還可以聽你講這麼久的抱怨,不愧是大家相傳被不死皇帝所寵愛的心腹。」
 
「……」
 
面對艾伯李斯特突然的沉默,艾依查庫好奇地將視線轉到對方身上,只見艾伯李斯特似乎陷入沉思,半垂眼簾低頭看著桌面。
 
對於艾伯李斯特的傳聞,不只艾依查庫和王公權貴,甚至是平民百姓都知道不少。以很快的速度便竄升到准將的地位,其強大的戰績和清秀的外貌成了眾人注目的焦點,甚至刻意塑造成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偶像,常常成為人們茶餘飯後津津樂道的人物。
 
而相傳被不死皇帝特別關愛的艾伯李斯特,其實質權力更是無法比擬的強大,即便是現在失勢的局面,也沒有人敢對他現在的權力有所質疑。對於這位彷若天之驕子的人物,所有人的印象都是強大而令人羨慕的,認為他的氣勢如日中天,一定是意氣風發毫無煩惱的。
 
但是,僅僅只是短暫的相處,艾依查庫就將這些訊息印象幾乎是全面推翻了。原本那個高傲、強大的形象,在艾依查庫眼裡,簡直就像一戳即破的幻影。只要稍微刺激一下,眼前這個人就會氣得滿臉脹紅青筋暴露,完全失去那個優雅嚴謹的形象,甚至常常在無意間流洩而出的落寞神情,那並不是孤傲,而是寂寞。
 
「准將大人,怎麼了嗎?」
 
「……沒什麼。」艾伯李斯特用手指輕推了一下黑框眼鏡,恢復平時的態度,而後對著艾依查庫用嚴厲的語氣再次開口道:「別這樣叫我,我的名字不叫『准將』。」
 
「可是叫艾伯李斯特大人好饒舌哦,嗚嗚……我都咬到舌頭了。」
 
「不習慣就給我練習,如果被其他人聽到你胡亂叫我的名稱那怎麼可以。」
 
「哦……好吧,如果有其他人在我就叫你『艾伯李斯特大人』,不過只有我們獨處時我就叫你『艾伯』吧。」
 
「什麼!」聽到這個塵封在記憶深處的稱呼,讓艾伯李斯特明顯地露出動搖。
 
他怎麼會知道這個稱呼?不!只是巧合而已,因為會這樣叫我的人早就不在了,而且艾伯李斯特這樣的名字暱稱艾伯也不是很稀有,他不可能知道那件事的。
 
……只是巧合而已。
 
彷彿是要故做鎮定,艾伯李斯特深吸了一口氣,用一臉毫無變化的表情面對依舊嘻皮笑臉的艾依查庫,然後冷靜地回應著。
 
「隨便你吧。」
 
「那就請多指教了,艾伯。」
 
面對眼前這名男子--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漸漸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感覺。他與至今圍繞在自己身邊的人不同,大膽妄為,既隨便又任性,但是,和他相處在一起時,自己似乎拾起了很多遺忘的東西。像是做為一個人應有的情緒,這種再基本不過的東西。
 
大概是從失去故鄉之後,自己就逐漸捨棄了那些吧--只為了要活下去。
 
「來聊天吧,我倒茶給你。」
 
「你就不能安靜片刻嗎!!」
 
面對這個總是在生氣的自己,艾伯李斯特連自己都快要認不得了。但是說也奇怪,雖然對艾依查庫的言行感到很惱火,卻又無法打從心底的真正厭惡,反而有種親切的感覺,畢竟自己身邊幾乎沒有像他這樣對自己講話的人,也許也是感到有些新鮮吧。
 
結果雖然有些不願意,這兩天幾乎還是被艾依查庫牽著鼻子走而度過,除了在辦公室被迫與之對話,或者聽對方天南地北的講個不停,就連回到住處都要繼續接受相同的對待。艾伯李斯特甚至發現,這兩天傭人們似乎很常因為艾依查庫的行為和自己難得的怒火而竊笑,實在也讓自己感到哭笑不得。
 
不過到了第二天的夜晚,這些事情都暫時打上了休止符。
 
「好了,你回去吧,後天早上再到我的住處就可以了。」
 
「你要做那個什麼接待的工作兩天嗎?」
 
「沒錯,所以你明天放假……這種事情你應該也有接到通知啊。」艾伯李斯特有些狐疑地回問,對於這件事情彼此應該分別有收到通知才對。
 
「我只知道我明天放假,可是不知道你這個『工作』要做這麼久,我還以為接待客人只是陪他吃吃晚飯而已,難不成你明天還要陪客人上街買東西嗎?」
 
「這種事情不要多問,別忘了這是你『不准干涉』的工作。」
 
「是是,我知道了,那我走了,掰了~」
 
艾依查庫揮揮手,瀟灑地轉身離去,看著對方坐上馬車獨自離開後,艾伯李斯特才輕吐了口氣進入面前的宏偉建築中。眼前的建築是首都斐度數一數二的高級飯店,除了擁有奢華的裝潢與設備,嚴密的保安系統也是特點之一,也因為這些關係,入住一晚往往需要花費難以想像的高額天價,成為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奢華的象徵之一。
 
不過,也由於這間飯店有足夠豪華的設備與嚴密的維安,讓它也成為某些無法直接入住外賓行館的秘密賓客的住處。當艾伯李斯特隨著服務生走到飯店最頂端的樓層時,服務生便恭敬地行禮而後離開了,只留下艾伯李斯特獨自走在頂樓的漫長長廊。
 
這棟建築物的頂樓是沒有對外部開放的特殊樓層,只有一些身分獨特的客人才會入住於此處。漫長的走廊兩側,每隔一段距離便站了兩名侍衛,看衣著打扮主要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士兵,但也有屬於他國的士兵,主要是分布於面前的大門周邊為主。
 
跨越了漫長的走道後,艾伯李斯特站立於一扇深沉的黑色大門前,站於兩旁的他國士兵在通報後便開啟了看似沉重的宏偉門扉,讓艾伯李斯特入內。一踏入寬廣的室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暗色調的擺設,深色的地毯、黑色與紫色調的家具,室內的擺設明顯已經為了迎合入住的賓客而變更了。
 
「你還真敢讓我等這麼久啊。」
 
一陣低沉的嗓音來自房間中央的座椅上,一名男子緩緩起身,向著艾伯李斯特走來,男子一頭銀白色的頭髮隨意地向後梳理,白淨的臉龐鑲有一對充滿狂氣的赤血雙眸,當他的視線迎上眼前之人時,赤紅的雙眸便隨之瞇起,一副充滿傲氣的笑靨在臉上散布開來。
 
「遠道而來辛苦您了,非常歡迎您的來訪,古魯瓦爾多殿下。」
 
艾伯李斯特恭敬地彎下身,對著面前的賓客致以最隆重的敬意。只是,當他將面容朝向地面時,任何人都沒有發現此刻的艾伯李斯特臉上毫無笑意,只有濃得化不開的陰霾。
 
 
※      ※      ※      ※      ※      ※

王子的戲份到此為止(毆)
本來還沒有王子的戲份,這裡還是特別安排的呢XD(再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