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傀儡幻夢01(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在眾人面前戴著面具,表演著他人期待的形象;在面對那個人時的自己,依舊像個操偶傀儡般地任其擺佈。能夠真正卸下面具面對的人一個都沒有,這樣的自己,還擁有真實的自我嗎?
 
在他所佈置好的舞台上跳著舞,被無形的絲線牽制著手腳,即便是睜開雙眸,仍然無法確認觸目所及的究竟是真實,還是幻境。如踩在迷霧中,如走在雲朵上,每一步都是那般的不踏實,卻又要繼續走下去。
 
這就是我的生存模式,我的生活,可笑的彷彿鬧劇一般,建立在輕輕一推即崩塌損毀的廢墟頂端。
 
 
幾縷微光,從窗簾縫隙中忽明忽滅地射入,灑落在暗紅色的絨毛地毯上。一雙赤裸的雙足踩踏其上,俐落地將摺疊整齊置於一旁的衣物一一穿上,潔白的襯衫合身地包裹住優美英挺的身形,黑色的長大衣發出布料摩擦的聲響,彷若披風一般披掛於其肩上,並隨著每一次的步伐舞動著。被白手套完美包覆的細長手指,執起置於桌面的軍帽戴上,每一次的著裝都是那樣完美不容挑剔。
 
因為這正是自己的工作之一--扮演眾人面前的完美偶像。
 
「今天會有新的貼身護衛過來,晚點就會來報到了。」
 
「嗯。」
 
沒有回頭,只是用簡短的語句答覆身後的聲音,男子便推開房門步出房間。迎面而來的耀眼光輝讓他微瞇起琥珀色的眼瞳,並用手遮擋在額前,好逐漸適應房間裡外的光線落差。
 
他輕推置於眼前的黑框眼鏡,再次邁開步伐,沿著房門外的長廊走著。踩踏在絨毯上的黑色軍靴發出沉悶的聲響,鈍重地在長廊迴盪著,而原本由自己發出的腳步聲,突然有了其他足音。自轉角處彎進來的女僕,見到迎面而來的主人立刻露出甜美的微笑,並在經過男子身旁時微微欠身,用清脆悅耳的聲音恭敬地打招呼。
 
「早安,艾伯李斯特先生。」
 
「早。」
 
在之後,每個遇到的僕役均是相同的模式,恭敬有禮地對著自己的主人行禮,直到他們的主人步入餐廳。用過早餐之後,艾伯李斯特便離開屬於自己的住處,前往辦公的地方。他坐在自己的辦公場所裡,無趣地翻閱著書架上的書籍,對於現在的自己,嚴格說來能做的事情並不多。
 
身居准將的自己,藉由戰功與權勢鬥爭出乎意料地快速躍昇,曾經風光的經歷,被塑造成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偶像的自己,即便是被主和的統制派掌權而彷若失勢的現在,仍然是眾人稱羨的人物。不過,艾伯李斯特自己很清楚,或許也只有他以及少數人知道,這一切都只是一場戲,為了掩人耳目的戲劇,為了達成掌控自己命運的那個人,他所期望的戲劇。
 
這樣的無所事事其實也不錯,只是對於毫無目標任人擺佈的自己,略顯無聊了一點。
 
隻手托腮,翻閱著置於腿上的厚重書籍,艾伯李斯特將思緒沉浸在書本中,好度過這般百無聊賴的時光。自從自己失勢之後,除了一些既定場合必須出席,能夠做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少了,所以大多數的時間,他便回歸自己的興趣開始翻閱擺滿整面書架的戰史書籍。
 
若是一般的野心家,面對失勢的現狀一定會焦躁不已,但是艾伯李斯特很清楚,這一切都是那個人為了平衡局勢而佈的局,所有的局面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自己只要聽話執行就好,並沒有焦躁的必要。
 
「感覺你很無聊啊。」
 
被耳邊的聲音驚嚇到,艾伯李斯特立刻抬起頭來望向聲音的來源,只見越過辦公桌的對面,一名黑衣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金色蓬亂的金髮,以及如藍天般澄澈的左眼,讓艾伯李斯特聯想到陽光普照的天空。而被單邊眼罩覆蓋的右眼,成了 鮮明的印象烙印在腦海裡。
 
「我有敲門哦,只是你好像沒聽到。」男子咧齒一笑,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是誰?」
 
「我是艾依查庫,從今天開始擔任你的貼身護衛。」將五指併攏往額前一擺,艾依查庫做了一個完美的軍禮,但是配上嘻皮笑臉的表情,看起來反而有些不倫不類。
 
「就是你啊。」艾伯李斯特微皺眉頭,對於對方的態度不知道該說是反感還是不習慣,總而言之,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類型的人。
 
打完招呼,艾依查庫便在房內四處走動了起來,艾伯李斯特只當他是在做例行的檢查工作,於是便繼續看著手上的書籍。
 
「這房間真大啊,不愧是准將的辦公室,而且打掃的真乾淨……沙發也很軟呢~哦哦還可以躺下來睡覺耶,還真大啊~」
 
「你在做什麼?」看著橫躺在沙發上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忍不住將目光從書籍移往對方身上。
 
「啊?熟悉環境啊。」
 
「有人像你這樣熟悉的嗎?檢查完房間就去門外守著吧。」
 
「為什麼?我既然是你的貼身護衛就應該和你待在同一個房間裡啊。」
 
「什麼?」艾伯李斯特突然臉色鐵青地瞪著對方,對於艾依查庫的發言感到震驚。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哦,放心,在你上廁所和洗澡時我會乖乖待在門外啦。」
 
「你開什麼玩笑!而且你的意思是說我睡覺時你也要待在旁邊嗎?」這個方向稍微有點錯誤。
 
「哦,睡覺時當然也會待在門外,還是你要我陪你睡我也不介意啦。」
 
「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我不需要你做我的貼身護衛!」
 
「抱歉,准將大人,我的雇主並不是你……我想你應該是知道的。」
 
艾伯李斯特少見地顯露出怒色,鐵青著臉瞪視著對方。他很清楚這一切是誰安排的,但是現在還無法見到對方向他抱怨,只好壓下怒氣將一切注意力轉向書籍,無視這個擅闖自己空間的人物。
 
「你在看什麼書啊?好像很難懂耶。」
 
「會口渴嗎?要喝茶嗎?」
 
「准將大人平常的興趣就是看書嗎?」
 
原本想要無視對方,但是每隔一段時間艾依查庫就會與自己搭話,打斷自己的思緒,這讓艾伯李斯特的怒火漸漸累積了起來。
 
難道自己是獨處慣了?怎麼會多了一個人待在身邊就讓自己這麼煩躁,不對!重點不在這裡,而是這個人真是聒噪的可以。
 
「你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是准將大人太安靜了啦。」
 
「你這傢伙……」艾伯李斯特緊捏住手上的硬殼書皮,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想殺人的衝動。
 
實在是被對方煩到連靜下來好好看書的餘力都沒有了,艾伯李斯特索性將書本闔上放回書架上,然後坐回座椅面對此時正趴在沙發上的艾依查庫。艾依查庫見對方坐了下來面對自己,突然站起身來拿起桌上的茶壺倒了一杯熱紅茶,置於艾伯李斯特的面前。
 
「你現在不是很無聊嗎,我來陪你聊天啊。」
 
「我無不無聊不需要你來評斷,我也不需要你陪我聊天。」艾伯李斯特拿起桌上的熱茶啜飲了一口,強壓下心中的不悅,甚至連禮貌性地道謝都忘了。
 
「那我陪著你好了,不喜歡別人陪著你嗎?」
 
聽到這句話,艾伯李斯特突然沉默了,一直幾乎是孤身一人的自己,早就忘了所謂的依賴或陪伴是什麼感覺。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更不會有什麼談心的對象,於是對於艾依查庫的話,自己居然沒有再反駁。
 
「你很寂寞呢。」
 
「別說那種無聊的自我假設。」
 
「反正你現在沒有事情要做,來聊天吧~」
 
「唉……」完全被眼前之人打敗了。
 
接下來的時間,艾伯李斯特被迫跟隨著對方的步調,反正也正如艾依查庫所言,自己的確是沒什麼事情要做。只是所謂的聊天,艾伯李斯特也只是表面地把適當的訊息透露出來而已,應該要隱藏起來的資訊,他還是很清楚見算是貼身護衛也不能隨便告知的。
 
只是,他的疑慮也是多餘,因為艾依查庫只要見對方避開話題,很快就會開啟新的話題然後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艾伯李斯特聽對方講話的時間還比較長。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反而讓今天的時間過得比平日都快,轉眼間就到了要離開此處的時間了。
 
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艾伯李斯特並沒有立刻回到住處,而是前往其他地方。馬車所前往的目的地途經一段巨大的花園樹林,茂密的樹林與花卉植物都經過完善的整理與照料,若是在白天經過一定是極其美麗的景象,只可惜在落日餘暉幾乎到了盡頭的現在,密布的黑色樹影反而增添了許多詭異的氣息,顯得陰森可怖。
 
穿越了花園樹林,聳立在眼前的是白色的皇宮。原本,在這個時間來到此處是極為僭越的行為,但是,艾伯李斯特卻是少有的特例。對於大部分的皇宮守衛、僕役甚至是官員們,這就像是大家都知道的祕密一樣,所以見到艾伯李斯特的來訪,僕役們也只是按照程序領他入內到等候室,而後便離開去通報了。
 
片刻過後,僕役便引領艾伯李斯特入內,但卻將艾依查庫留置於等候室中。似乎很清楚面對的是什麼人物,所以艾依查庫也沒有任何反駁,只是對著艾伯李斯特離去的身影揮揮手,而後便悠閒地坐在位置上。
 
當艾伯李斯特跟隨著僕役的腳步一同跨入一扇雙門對開的門扉後,不待僕役將門扉緊閉,艾伯李斯特便不滿地用大音量對著眼前之人抱怨著。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派那種人來當我的貼身護衛?」
 
「呵呵~你的反應完全就像我猜的一樣耶,那傢伙不是很有趣嗎,這樣你應該就不會無聊了。」
 
「別開玩笑了!瑪爾瑟斯!」
 
「別那麼生氣嘛。」
 
坐在艾伯李斯特面前的,是現今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實質的掌權者--不死皇帝。而能夠直呼其名諱的人,今時今日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而艾伯李斯特正是其中一位。
 
瑪爾瑟斯隻手撐著臉頰,白淨的臉龐露出如孩童般天真的微笑,但是在赤紅眼眸的深處,其中的算計卻是連艾伯李斯特都難以捉模的。他稍微交換了翹起的腳,用手指把玩起被紮起的單邊髮辮,一派輕鬆地面對眼前明顯不悅的艾伯李斯特。
 
「對於我的安排不滿意嗎?你還是第一次對我的安排提出反抗呢。」
 
「不是反抗……是他管太多,居然說因為是貼身護衛所以要一直和我待在一起,那……」似乎察覺到自己的輕率行事,艾伯李斯特突然放低了姿態,開始解釋著。
 
「放心吧,不會讓他礙事的,這點我可沒那麼不清楚。」
 
「……」
 
「放輕鬆點,把他當成我安排給你的玩伴也不錯吧。」瑪爾瑟斯瞇起赤紅的雙眸,雖然一樣是微笑的表情,但是艾伯李斯特很清楚,那是絕對不容拒絕的命令。
 
「是……」
 
瑪爾瑟斯站起身來,緩緩地走向艾伯李斯特,身上由紅色與黑色交織而成的服飾和衣襬,隨著他的每一個動作輕柔地起舞。當他走到艾伯李斯特面前時,瑪爾瑟斯輕鬆地將雙手環過對方肩上,微側著頭,用那一貫的微笑表情面對略低著頭的艾伯李斯特。
 
「還沒吃過吧,陪我吃飯吧,我會慢慢聽你抱怨的,難得聽你抱怨就好好說給我聽吧。」
 
「……是。」
 
「乖孩子。」
 
輕柔的吻落在艾伯李斯特的耳畔,看似親暱的動作,卻讓艾伯李斯特僵直的身體無法動彈。他半垂眼簾,面無表情地接受對方落在自己臉頰的細吻,沒有任何動作與反抗。
 
 
※      ※      ※      ※      ※      ※

背景架構是可能世界(平行世界)的系列
這系列瑪爾瑟斯戲份不少,配對嚴格說起來應該是瑪爾→犬眼鏡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