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不一樣的故事.續(艾伯喵為主)(完)

※      ※      ※      ※      ※      ※
 
終於找到復活後的艾依查庫,本能性地緊扒在對方外套上死不放手的貓化兼幼兒化的艾伯李斯特,最後便在艾依查庫的傭兵團內生活。
 
<團員之間>
 
「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小孩子!!難道是團長的小孩!?」
 
「可是我看到他好像有動物的耳朵和尾巴耶……」
 
「是團長的私生子~」
 
「有動物的耳朵和尾巴?那到底是什麼生物啊,新物種?」
 
「團長居然有小孩--嗚噗!!」
 
「吵死了!誰去把他拖走!!」
 
「不用了……他已經被你打暈了。」
 
<團長的房間裡>
 
艾依查庫低頭望著此刻正坐在自己床上,抬頭仰望著自己的不明生物,內心除了疑問沒有任何頭緒。眼前的生物除了看起來像是幼兒化的迷你版艾伯李斯特,居然還有類似貓的怪異耳朵和尾巴,而且看著那對貓耳偶爾抖動幾下和尾巴頻頻規律晃動著,就讓自己很明確地清楚知道那並不是偽裝用的東西,確實是眼前這個生物身上的一部分。
 
「咪……」
 
居然還發出貓叫聲,所以果然是貓啊……怎麼可能有長這樣子的貓啊!?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艾依查庫彎下腰,用那天藍色的獨眼近距離地望著床鋪上的小生物,並且伸手拉著對方身上的衣物,邊思考邊說道:「這看起來像是艾伯還未復活以前的衣服啊,連質感摸起來都一樣。」
 
「咪……咪……喵嗚!」
 
「怎麼了?對『艾伯』這兩個字有反應?」
 
「咪嗚~」這次小生物除了發出聲音,還跟著點點頭。
 
「啊?所以……你是艾伯嗎?」
 
「咪嗚~咪嗚~」這次顯得更用力地回應與點頭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感覺一頭霧水的艾依查庫,顯得有些無力地癱坐在置於一旁的沙發椅上,面對眼前的情況感到既不可思議又難以理解。不過,當他突然想到像死而復生如此不可思議的事也發生在自己和艾伯李斯特身上過,他便突然想到了那個不可思議的世界。
 
「難道說……是和星幽界有關?」
 
「咪?」這次眼前的小生物並沒有給予肯定或否定的答案,而是用同樣疑惑的眼神歪頭望著艾依查庫。
 
「看來你也不知道呢,不過我想八成和那裡有關係吧……」艾依查庫稍微用手指抵在唇邊,沉思了數秒,便將目光再次移回小生物身上說道:「算了!反正不管怎樣也不能讓你在外面遊蕩,別人看到一定會把你當成新發現的物種抓走的,你就乖乖待在這裡吧。」
 
「咪~」似乎對於這樣的決定感到開心,小生物發出愉悅的聲音,貌似在回應著。
 
<團員面前>
 
在臨時的聚會中,艾依查庫站在傭兵團團員們的面前,抱著穿著軍服不停晃動尾包的迷你艾伯李斯特,發出宏亮的聲音說明著。
 
「我想也有不少人看過他了,這是我們這次被委託照顧的新物種,他叫艾伯,會待在這裡一段時間,大家可要好好保護他,知道嗎!」
 
「原來是新物種啊~」
 
「是任務。」
 
「我還以為是團長的私生子……」
 
「誰的私生子啦!!長得一點都不像好不好!!」
 
「說這麼小聲也聽得到……」
 
「不過說到長相,他和古朗德利尼亞帝國新上任的元帥長得還真像耶!」
 
「這麼一說……他還叫艾伯耶,新上任的元帥不是叫艾伯李斯特嗎,聽起來很像耶。」
 
「他身上的衣服,不正是帝國的軍服樣式嗎。」
 
如此的言論一出現,原本有些騷動的團員們紛紛安靜了下來,專心地注視著迷你艾伯李斯特。被迫出現在眾人面前本來已經感到很害怕了,突然被眾人如此注視,更讓迷你艾伯李斯特顫抖地縮進艾依查庫懷中,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咪……咪……」
 
看到眼前這個露出膽怯表情的迷你艾伯李斯特,幾乎所有的團員在一瞬間就被擄獲了內心,紛紛收起原本嚴肅注視的目光,換上自己認為最和藹可親的笑容,開心地看著迷你艾伯李斯特。
 
「好可愛哦~」
 
「不怕不怕~沒事的哦~叔叔會保護你的~」
 
「身兼小孩與小動物兩種生物特性的新物種真是太萌了~」說著這句話的團員,一邊還拿出手巾擦拭著正從鼻孔流出的紅色液體。
 
「比我家小孩還可愛啊~」
 
「艾伯不怕哦~好乖好乖~」
 
看著一群陽剛氣息濃厚的傭兵團團員們,平常豪邁粗壯的氣勢,現在居然散發出一陣佈滿粉紅色花朵的氛圍,讓身為他們團長的艾依查庫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你們噁心死了……」
 
<安睡場所的爭奪>
 
「團長,請問這樣的配置可以嗎?」
 
「我看看……嗯……最好再追加一兩個人當後勤吧,找射擊能力強一點的部屬在這裡和這裡。」
 
「知道了,那再來是今天接到的新任務。」
 
此時,正值接近午夜的時刻,副團長正一面拿著紙筆資料,一面站立在艾依查庫的書桌前,與對方討論最近的任務內容。
 
艾依查庫雖然身為團長,但是無論是處理任務還是接待客人,都是在自己的房間內。畢竟傭兵團才剛成立不久,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實在沒辦法額外騰出辦公室和接待室一類的場所,只好挑選房間面積最大的團長房間,擺上書桌椅和接待用客桌椅,充當綜合場所。
 
對艾依查庫而言,本身並不太在意這種失去隱私的事情,反而認為因此所有事情都可以在一處解決反而更省事。至於門面的問題,也都有較細心的幹部團員會幫忙處理,倒也輪不到身為團長的艾依查庫操心。
 
「團長,明天上午八點有人要來委託任務,麻煩你事先準備好。」言下之意就是明天上午八點會有客人進到這個房間,請身為團長的艾依查庫把自己和房間整理好,雖然大多數的狀況都是由其他團員幫忙處理。
 
「八點!?也太早了吧,我都還沒起床就來打擾是有沒有常識啊,叫他給我下午再來!」
 
「下午嗎,那我請他下午兩點再來好了。」
 
副團長一邊將行程更動寫在手中的記事本上,一邊輕吐了一口氣,面對眼前這位團長有點太過隨興的性格早就已經習慣了。所幸艾依查庫的身手真的是無可挑剔,在任務的完成度上無論是自己出馬還是團員配置也都可圈可點,倒也讓他的這份任性成了可以被團員和顧客忍受的地方。
 
「大致上這就是近日的工作了,明天我會再把細節呈交上來……對了,團長,有關艾伯的任務委託,我這邊並沒有任何相關的訊息,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哦哦~因為那是我亂說的。」
 
「什麼!?」
 
面對皺起眉頭顯露出些微錯愕與怒氣的副團長,艾依查庫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面向身旁之人露出笑容,而後才緩緩解釋著。
 
「那是我委託的任務,可以嗎?」
 
「……你真是的,算了,反正你的任性又不是第一次了。」
 
「謝謝啦~」
 
「請好好休息……他看起來也累了呢。」
 
面對副團長的話,艾依查庫突然抬起頭來,看見對方少見地露出微笑。但是,微笑的對象卻不是自己。順著對方的視線,艾依查庫看見他此時正注視著的身影,是那個不知道何時已經捲縮在自己床上,進入甜甜夢鄉的小小身影。
 
「艾伯……睡著了啊。」艾依查庫坐到床邊,用手撫摸著那小小頭顱上細緻的短潔黑髮,忍不住露出與副團長相同的表情。
 
「要讓他也睡在這裡嗎?」
 
「我怕我睡著會壓到他。」
 
「是嗎……對了,我記得他們有準備那個東西。」
 
還沒解釋清楚,便看到副團長開門走了出去,數分鐘之後,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就這麼往艾依查庫的房間門口衝來,並且以驚人的氣勢打開房門。
 
「團長!!這裡有艾伯的床~」
 
「很舒服哦~」
 
「你們小聲點,是想吵醒艾伯嗎!」副團長出現在衝入房間的團員背後,神色凝重地發出警告。
 
「天啊~睡著了~好可愛哦~」
 
「哦哦哦哦~」
 
艾依查庫看著眼前這群又在冒小花的團員們,忍不住想著大家是太缺乏生活調劑了嗎。眼前那個粗壯的大漢,明明出任務時一副凶神惡煞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模樣,現在簡直像是笨蛋老爸一樣一邊紅著臉一邊開心地笑著,還把手中的大型搖籃往艾依查庫面前一擺,像是要獻寶似的認真解釋著。
 
「看!這個大小給艾伯睡剛剛好呢,我們還特別找了水藍色的軟墊、枕頭和棉被哦,柔軟又舒服,藍色又很適合男生,如果是女生就要用粉紅色蕾絲……」
 
「好好好我知道了,麻煩把東西放著都出去吧,我要睡覺了。」艾依查庫支手壓著額頭,感覺得似乎有種抽痛感。
 
「好的團長,晚安囉~艾伯晚安~」
 
「艾伯晚安~」
 
「好好睡哦~」
 
當大家全都步出房間並且關上房門之後,艾依查庫才鬆了口氣似的伸了個懶腰,並且將連如此吵鬧中都沒有被吵醒的迷你艾伯李斯特抱進他的小床。只見一碰到裡面水藍色的柔軟靠墊,迷你艾伯李斯特就舒服地用臉頰磨蹭枕頭,並且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安穩地睡在裡面。
 
看到如此的景象,艾依查庫也只是將手上的水藍色小薄被蓋在對方身上,而後熄燈回到自己的床上,累得脫下外衣就直接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時值夏季,夜晚依舊顯得有些暑熱。睡到半夜時,艾依查庫突然感到自己滿身大汗地醒了過來,不過讓自己熱到渾身是汗的原因,似乎並不單純是因為天氣的關係,因為往身邊一摸,一個小小的物體正靠著自己一邊緩緩地隨著呼吸起伏一邊傳遞溫暖的熱源。
 
「咦……艾伯……怎麼睡到我床上來了。」
 
語音還帶著點模糊,艾依查庫用睡眼惺忪的獨眼望著迷你艾伯李斯特,此時他正縮著身體呼呼大睡著。艾依查庫本來想再把他抱進搖籃小床,沒想到這次想抱起對方時,迷你艾伯李斯特就頻頻本能性地掙扎著,似乎不想離開。
 
「咪嗚……呼嚕……」
 
「艾伯,你的床在那邊啊,艾伯,唉……」
 
實在是熱得受不了,迷你艾伯李斯特又不肯離開地依偎在自己身邊睡覺,艾依查庫索性起身離開自己的床鋪,躺到一旁的客用座椅上。稍微抹了一下佈滿額際的汗水,艾依查庫再次昏昏沉沉地入睡。
 
次日,在接近中午時分的時刻,團長房間的門前站著一個人,接著便傳出規律而響亮的敲門聲,以及不輸其敲門聲宏亮的嗓音。
 
「團長,請問你起來了嗎,團長?」
 
在接續幾聲逐漸加大的敲門聲後,站在團長門前的副團長輕嘆了口氣。基本上算是預料之中的情況,所以他情緒平緩地直接開啟了房門並且步入房間。正常來說,一般團員與其他幹部團員是不可能做出這般踰越的行為的,只有這位身為副團長的人物,才有這樣的權利與膽量。
 
「我進來了,團長……咦?」
 
看著眼前的景象,讓這位處變不驚的副團長少見地露出詫異的眼神。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只見身為團長的艾依查庫沒有像平時一般睡在床上,反而仰躺在客用的座椅上張著嘴巴發出鼾聲。而在艾依查庫的腹部,迷你艾伯李斯特也以他慣用的睡姿縮在上面。
 
「你們兩個……幹嘛有床不睡啊?」
 
<艾伯的睡床>
 
「你們又在做什麼啊?」
 
「哦哦~團長你來的正好!上次那個搖籃床艾伯似乎不喜歡,所以我們又做了一個新的,你看!!」
 
「……」
 
「看這豪華天蓋!看這絲絨般的觸感軟墊!看這高貴不貴的金色流蘇!簡直就是皇家御用小王子專用的……」
 
「……給我丟掉。」
 
「「「咦咦咦咦--」」」
 
最後,迷你艾伯李斯特還是和艾依查庫一起睡在床上,畢竟,他似乎是認人不認床,幾乎都是靠在艾依查庫身邊睡覺。
 
<艾伯失蹤記-團員篇>
 
請和這篇搭配食用,團長的場合:http://www.plurk.com/p/kavr1g
 
「艾伯--」
 
「艾伯你在哪裡啊~」
 
「艾伯~快出來哦~」
 
正當團員全體總動員,翻箱倒櫃地尋找失蹤的迷你艾伯李斯特時,完全不知道他們的團長艾依查庫,居然意外地喚來了貴為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新任元帥。當然,有關於這兩人之間的恩怨糾葛,傭兵團中無一人知道,也沒有興趣了解,因為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找到失蹤的新任傭兵團偶像--迷你艾伯李斯特。
 
「找到了!!在這裡!!」
 
突然,自角落發出的聲音燃起所有人興奮的情緒,眾人紛紛往聲音的來源跑去,只想確認迷你艾伯李斯特平安無事。
 
「哪裡啊?在哪裡?」
 
「唉呦別推啦擠死了!!」
 
「艾伯,大家都很擔心你耶你知不知道!」
 
「噓--安靜一點!!」只見發現的團員對著周圍一邊比出安靜的手勢,一邊壓低聲音如此警告著。
 
見狀,所有的團員有的摀住嘴,有的也比出一樣的動作要周圍的人安靜,吵鬧的環境一下子就沉靜了下來。當大家都安靜下來時,眾人焦點的團員才把手中的小紙箱打開,讓大家看到裡面的東西。
 
只見原本塞了薄被預備收起來的紙箱裡,迷你艾伯李斯特不知道何時鑽了進去,並且完全不知道因為自己而引起的軒然大波,依舊睡得香甜。
 
「咪嗚~呼嚕嚕~」
 
「好可愛哦哦哦哦~」
 
圍在周圍的團員們一邊紅著臉冒著愛心與小花,一邊欣賞著縮成一團睡得安穩的迷你艾伯李斯特,久久不忍離去。
 
<健康飲食>
 
晚餐時間,除了尚在外出任務還未回來的團員,所有團員包括團長、副團長以及幹部團員都集合在餐廳一起用晚餐。傭兵團的伙食偶而會隨著任務額外收到的食物而增添菜色,比如沿海的任務往往會收到眾多海鮮,或是其他區域則有當地的食材當作謝禮,所以,看著桌上的菜色變化,有時也會猜得出來是收到何處的任務。
 
此時,艾依查庫看著滿桌的菜餚,突然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團長,怎麼都不吃,肚子不舒服嗎?」坐在一旁的副團長一邊用叉子插起淺盤中的食物,一邊望著艾依查庫問著。
 
「不是……我只是在想今天有出什麼地方的任務而已。」
 
「什麼地方的任務?」
 
「因為我在想是什麼地方的任務可以把今天的晚餐變成滿桌的蔬菜。」
 
副團長聞言,將視線掃過整個長桌,這才發現整桌的菜色幾乎看不到一盤肉,甚至連海鮮都沒有,簡直像是素食者的餐桌。
 
「磅--」
 
一聲重捶打在長桌上,不但引起桌子和上面的餐盤一陣晃動,也讓所有團員全都停下了動作,望著滿臉不悅發出怒氣的團長。
 
「今天的晚餐是誰準備的!為什麼全都是蔬菜!?」
 
「團……團長,今天的晚餐是我們準備的。」隨著一位團員如此發言並站起,接連有幾位團員也紛紛站起,怯懦地不敢直視此時充滿怒氣的艾依查庫。
 
「可以請你們解釋一下今天的晚餐為什麼沒有一盤肉,搞得像是齋戒大會一樣嗎!」
 
「因……因為弟兄們最近越來越注重健康,說想增加青菜的量,所以……」
 
「那有必要增加到滿桌全都是青菜嗎!」
 
「對……對不起,因為……因為……因為一想到是『他』愛吃的,忍不住就煮多了……結果就變成這樣了……」回話的團員依舊怯懦害怕,但是,表情卻漸漸像少女一般羞紅,甚至低頭露出了微笑。
 
「他?他是誰?」
 
「就……就是他嘛!!」回應的團員像是豁出去一般,伸手指向艾依查庫身旁的位置,但是這個舉動一做完,他立刻就羞愧地用雙手遮住臉,不願再做出任何回應。
 
艾依查庫順著這個舉動怪異到自己幾乎認不得的團員手勢望過去,方向與位置正好不偏不倚落在最近新增加的一個位置上。只見迷你艾伯李斯特正坐在團員特地打造的嬰幼兒專用架高座椅上,一邊啃著餐盤裡的胡蘿蔔條,一邊發出細小的咀嚼聲。
 
面對艾依查庫幾乎不可置信的眼神,迷你艾伯李斯特也察覺到了對方異樣的視線,於是抬起頭來望著艾依查庫,並且露出疑惑的眼神。
 
「咪?」
 
「哇啊啊啃胡蘿蔔的艾伯好可愛哦~」
 
「艾伯最愛吃蔬菜了~」
 
「健康寶寶~」
 
「哦哦哦哦~」
 
「你們這些傢伙……就算艾伯再怎麼愛吃蔬菜也吃不了整桌的菜!!現在立刻給我去煮肉不然我扒了你們肉來燉!!」
 
<語言>
 
「團長,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嗯?」
 
某日的下午,艾依查庫和許多的團員一起坐在餐桌旁,有的人削著晚餐要用的馬鈴薯,有的人保養著自己的武器,大家一邊做著自己的事情一邊閒聊著。
 
「艾伯他會像正常人一樣說話嗎?看他只會像貓一樣的叫,可是外表又像個小孩子。」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耶,我也沒聽過他說話。」艾依查庫偏頭望向一旁,只見迷你艾伯李斯特正趴在自己腿上睡著午覺,完全沒有注意到話題正放在自己身上。
 
「那可不可以試著讓我教他說話?我看著兩個兒子長大的,經驗應該算豐富哦!」
 
「教他說話嗎?嗯……好吧,艾伯好像也和你混得滿熟的,你就試試看吧。」
 
「謝謝團長!!」
 
接下來的數日,這名團員每當有機會和迷你艾伯李斯特獨處時,就努力的像父親教自己的小孩說話一般不斷地重複某些字句,想讓迷你艾伯李斯特記住並且說出來。當然,結果也像普通的小孩成長一般無法預測,何況是面對連是否會說話都不知道的未知生物。
 
但是,就在經過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某日,這名團員帶著無比興奮的情緒,興沖沖地抱著迷你艾伯李斯特跑進艾依查庫的房間裡。
 
「團長!!」
 
「哇啊!什麼事啊,這麼大聲?」
 
「對不起我太興奮了!可是他會說話了!艾伯會說話了!!」
 
「哦~真的嗎,會說什麼?」聽到這個消息,連艾依查庫都忍不住露出興奮的表情,望著被抱在團員懷中的迷你艾伯李斯特。
 
「咪……」只見迷你艾伯李斯特的視線穿梭在艾依查庫與抱著自己的團員身上,滿臉疑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興奮什麼。
 
「來~艾伯,像我剛剛教你的,再說一次看看~要說什麼啊~」只見團員笑容滿面地望著懷中的迷你艾伯李斯特,一邊用話語引導對方,一邊用嘴型像是在做無聲的暗示。
 
「咪嗚……嗚……」
 
「艾伯,要叫什麼啊~」
 
「咪……咪嗚……爸爸~」
 
「你到底在教他些什麼啊--」
 
這天之後,這名團員就被禁止與迷你艾伯李斯特有任何接觸。
 
 
※      ※      ※      ※      ※      ※

這些內容大概是和冰希閒聊時聊出來的艾伯喵梗
傭兵團我的腦內設定大多是35~45歲的青壯年,少數少年和長者
這個年紀的青壯年感覺有的也成家有小孩了,所以對小孩會特別沒有抵抗力XD
不過平時兇惡的團員一在艾伯喵面前全變笨蛋爸爸,也是一種反差萌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