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17(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8月25日
 
「醫生說明天艾依查庫就可以出院了,讓我感到很高興。
待在這裡看顧的期間,時常可以看到兩位女孩在診所裡穿梭,長相看起來很相似,是姊妹嗎?不知道是不是醫生的孩子?不過感覺她們好像很常吵架,是感情不好嗎?雖然如此,我倒是很羨慕有兄弟姊妹陪伴在身旁的感覺。
我將弗雷特里西給的名片交給艾依查庫,並且將對方說的話完整轉述給他,艾依查庫沒有多講什麼,只是對著名片露出笑容。雖然離開了幫派,弗雷特里西還是很照顧艾依查庫。至於弗雷特里西的聯絡方式,我也都輸入到手機裡了,在我傳送簡訊向他道謝時,他居然回傳了一個笑臉給我,讓我覺得很可愛,雖然和他的形象有點不太合。」
 
坐在病房的折疊椅子上,艾伯李斯特趁著艾依查庫正在醫生那裏接受診療時,寫下了每日慣例的紀錄,而後將厚重的日記本和筆全數收進身旁的皮質斜背包裡。
 
僅僅只是大約兩個月的時間,就發生了好多事情。感覺好像把自己這一輩子能夠發生的事情都一次爆發出來了,原本的生活既安定又無趣,平靜毫無波動彷若澄淨的湖水一般。
 
自己並不討厭之前平靜無波的生活,甚至應該說是自己把自己束縛在那樣的生活裡的。但是,自從認識了艾依查庫之後,他強行打破了自己的殼,闖進自己的生活,給了這樣孤獨無趣的自己好多第一次經歷的事情。有喜悅、有恐懼、有快樂、也有悲傷,甚至,第一次嘗到了愛上一個人的感覺,那種因為對方而忽視自己的感覺,那種即便受傷也想要和對方在一起的心情,以及許許多多激昂的感情,這些,都是曾經的自己所沒有的。
 
這樣無趣的自己,這樣相異的兩人,我們,可以得到幸福嗎?
 
趁浸在自己思緒中的艾伯李斯特,並沒有注意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以及接近自己身後的腳步聲,直到有人用雙手自背後環住他的頸項,他才驚訝地注意到。
 
「啊!!」
 
「怎麼了,在想什麼事這麼認真,連我進來了都沒發現?」艾依查庫右眼的繃帶已經拆掉,戴著醫療用的白色簡易眼罩,低頭望著對方。
 
「沒有啊……嗚嗯!」
 
被對方強硬地扳過臉頰,艾伯李斯特已經越來越習慣對方這突如其來的強吻。感覺到自對方侵入自己雙唇的熱度,以及撫在自己胸口的大手,每一次都讓自己產生被灼傷的錯覺。
 
對自己而言,艾依查庫就好像火焰一般,融化覆蓋在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凍寒冰壁,將自己原本彷彿沉浸在水底的平靜攪動了起來,撩撥心弦,悸動不已。
 
「嗚呼……嗯嗯……」
 
僅僅只是一個吻,總是讓自己彷若沉溺在水中似的,呼吸困難,意識混濁。每當自己張口想要汲取更多的氧氣時,就會被對方靈動的舌侵入,勾起自己無力反抗的舌,與之交纏。
 
「艾伯,現在的你,看起來真讓人血脈噴張啊。」
 
「哈啊……哈啊……啊?」
 
來自耳邊的細語,讓艾伯李斯特逐漸恢復神智。此時他才發現,在自己被對方吻得意亂情迷之時,胸前的鈕扣居然已經被對方解下了好幾顆,裸露出其中白皙誘人的肌膚。
 
當注意到這件事時,艾伯李斯特立刻羞紅著臉將釦子一一扣回,並且低著頭不願意再對上艾依查庫的眼睛。
 
「如果不是眼睛的傷,真想現在就把你壓在床上。」
 
「別、別說了!這裡是人家的診所!」
 
「要發情麻煩等回家好嗎。」
 
被來自門口傳來的聲音所吸引,兩人同時向房門的方向望去,只見身穿白袍的醫生雙手交叉倚在門邊,一頭細黑的長髮在脖子的位置紮成了一束,方便他進行診療的工作。
 
「變態醫生,還有什麼事嗎?」艾依查庫一見到對方,立刻露出厭煩的眼神。
 
「比不上你喜歡把別人綁在床上的興趣變態。」醫生笑臉盈盈地邊說邊走至病床邊,將視線轉至艾伯李斯特繼續說道:「如果受不了這傢伙變態的興趣,歡迎來我這裡避難哦。」
 
「啊……謝、謝謝。」
 
「艾伯,別隨便跟別人道謝!來這裡避難才是落入真正的變態手裡呢!!」
 
「哦~看來你另一隻眼睛也不太想要了啊,艾依查庫,需不需要我把你支解捐贈出去,免得你的變態遺毒繼續殘害世人,也算在最後做了一件好事。」依舊維持笑臉的醫生,此時看起來不知道為何有種毛骨悚然的恐怖。
 
「嗚嗚!!」面對醫生散發出來的氣場,艾依查庫終於咬牙切齒地安靜了下來。
 
「請……請問,醫生特意過來有甚麼事情嗎?」看戰火稍微降溫,艾伯李斯特趁機開口詢問著。
 
「哦,對了,差點忘了正事,你老大給你的餞別禮,拿去吧,這麼沒品味的東西也只有他挑得出來。」
 
醫生將手上的紙袋丟到艾依查庫的床上,便快步地離去了。艾依查庫伸手向紙袋中一撈,居然看到了一條黑色帶有十字紋路的單邊眼罩,看到這樣東西,兩人都暫時沒有動作地沉默注視著,過了一陣子,艾依查庫突然勾起嘴角,用嘲諷的語氣說著。
 
「哈!還真是實用啊,正是我現在最用得上的東西,不愧是老大,真是的……」
 
「……」
 
「可以幫我戴上嗎,艾伯。」
 
「……嗯。」
 
沉默地接下艾依查庫手中的物品,艾伯李斯特走至對方身後,正預備將眼罩為對方戴上時,沒想到艾依查庫突然轉過頭望著他,搖著頭說著。
 
「不對不對,是從前面幫我戴才對啊。」
 
「咦!前面嗎?」
 
「對啊!」
 
頓時,艾伯李斯特的雙頰染上了緋紅,緩慢地移至艾依查庫的面前。見艾依查庫閉上眼睛等待他動作,艾伯李斯特才稍微舒緩了心情,用雙手繞過對方的頭部,以幾乎要與對方擁抱的距離為艾依查庫戴上眼罩。
 
感覺呼吸的氣息似乎都撲打在彼此的肌膚上,讓艾伯李斯特忍不住緊張得雙手顫抖,花了許多時間才做好如此簡單的動作。
 
「好了,終於戴好了,你要看看嗎……哇啊!」
 
突然被眼前之人摟住纖腰,艾依查庫的頭部正巧貼在對方的胸口,讓艾伯李斯特不敢有任何動作,只是羞紅著臉望著那頭如陽光般閃亮的金色髮絲。
 
「艾、艾依查庫?」
 
「艾伯,你的心跳聲好快哦。」
 
「嗚……」
 
「吶,等我出院之後,我會趕快開始工作賺錢的,我會像個普通人一樣生活的……不過……我脾氣又差,性格又怪,我想我還是會做出很多傷害你的事情。」
 
「……」
 
「所以你如果受不了,就逃吧,知道嗎。」
 
「……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艾伯李斯特捧起對方的臉頰,露出燦爛的笑臉望著眼前總是讓他悸動不已的人。他感覺眼眶很濕熱,視線很模糊,當他低下頭將雙唇貼在那個眼罩上,那個已經永遠失去的右眼上時,淚珠也直接滴落在艾依查庫臉上。
 
「這是你獻給我的眼睛,受下這麼寶貴的禮物,我怎麼可以隨便離開你的身邊呢。」
 
「……傻瓜,這並不是要綁住你的東西啊。」
 
艾依查庫抬起頭,吻上了那對微笑著吐出誓言的雙唇。
 
他們彼此都不知道此時感受到的幸福能持續到何時。對艾依查庫而言,他無法不去傷害對方,對艾伯李斯特而言,他也無法不去害怕對方是否會對自己感到厭煩。明明是深愛著彼此,卻對彼此沒有信心,甚至是對自己毫無信心。
 
他們無法安心地相信這樣的關係會長久,只能夠膽顫心驚地度過每一天,度過似乎平靜安詳的每一天。
 
 
艾伯李斯特的手指,滑過略顯泛黃的紙頁,露出了淺淺的微笑。他回憶著那天之後的日子,開始新工作的艾依查庫,從陌生到逐步熟練地展開新生活,然後,過沒多久,艾依查庫開始找起了新房子,而且堅持要找兩個房間的房子。
 
『你不知道和你一起睡我每晚都忍得多辛苦啊!!』
 
當艾依查庫這麼對自己大吼時,艾伯李斯特霎時失去了一切反應能力,而後,只能羞紅著臉同意艾依查庫的要求。之後,一起搬家,一起生活,一直到現在。
 
艾伯李斯特總覺得和那個人一起生活,就像是走在搖搖欲墜的繩索上,永遠不得安寧,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總要承受許多刺激與打擊。有的,是因為對方粗暴的性格所導致,有的,是因為自己悲觀的個性所產生,好像永遠都有發生不完的大小事在兩人之間產生。
 
不過,自己並不後悔,從自己主動吻上了對方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自己已經下了決定,無論結局如何都不會後悔。
 
闔上厚重的書皮,艾伯李斯特將陳舊的日記本擺回它原來的位置,此時,耳邊也傳入了大門被開啟的聲音。
 
「我回來了,啊~好餓哦。」
 
聽到了那個人的聲音,艾伯李斯特立刻走出房門,迎接他決定相守一輩子的人。
 
「歡迎回來……啊!你、你臉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
 
「就上次被送進醫院的那些人啊,一出院又趁我下班時來找麻煩,放心!我把他們又送進醫院裡了,這次他們應該會待久一點。」
 
「我、我幫你上藥!」
 
「唉呦~就跟你說過這點小傷不用了!」
 
「嗚……」
 
「好啦!等我洗好澡再上藥啦!就跟你說哪有人還沒洗澡就在擦藥的。我餓死了!要吃現煮的義大利麵。」
 
「好,知道了。」
 
結果,果然又是這個樣子,艾伯李斯特露出微笑,望著艾依查庫氣呼呼地關上房門,並傳出來自房門內的沖水聲。
 
 
※      ※      ※      ※      ※      ※

過去篇結束,最後有承接第一集的事件後續
不過看完過去篇,應該比較知道為什麼狗狗會被找麻煩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