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14(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8月12日
 
「自從上次艾依查庫受傷之後,最近他都待在家裡好好的休息。
上次他問了我工作的事,知道我是專門寫專欄和小說的作家,突然回說『難怪你老是待在家裡』,不過,之後又立刻露出很溫柔的笑容,說『這個工作和你的氣質很合』,讓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最近,偶而會看到他若有所思的樣子,不知道是在考慮什麼事情?」
 
艾伯李斯特輕聲地闔上本子,回頭望了一眼正躺在床上靜養的艾依查庫。回想起當時對方渾身是血的模樣,自己居然忘了害怕,只為了對方的安危擔憂。這種情況,是不是說明了自己正越來越重視對方了呢,甚至將艾依查庫當成不可或缺的存在。
 
這種感覺,不可能只是朋友吧。
 
一想到這裡,艾伯李斯特的臉頰突然滿佈潮紅。對於艾依查庫對自己所做的親密行為,居然越來越不討厭,雖然,難受的感覺還是會有,但是,卻越來越喜歡對方觸碰自己、撫摸自己、親吻自己。
 
那樣粗魯而有力的擁抱,總是讓自己悸動不已,並且感到安心。
 
還有,強行撬開自己雙唇的吻,已經不再有刺鼻的香菸氣味,而是屬於艾依查庫的味道。霸道又無視自己意願,總是強行侵略地將舌探入自己口中,讓自己幾乎忘卻呼吸。
 
「在想什麼色色的事情啊?」
 
「啊!?」
 
抬頭一望,突然發現艾依查庫正用那對湛藍的眼眸望著自己,雙眼被笑意推成彎月的形狀。艾伯李斯特頓時感到羞怯的無地自容,不知道對方到底看著自己多久,剛剛居然就這麼在對方的注視下,想著被對方擁抱和親吻的樣子,甚至陶醉不已。
 
「怎麼了,很久沒上你身體在飢渴了嗎?」
 
「沒、沒有!才沒那種事情,不要亂說!」
 
「呵呵~」
 
「就說不是你想的那樣子!!」見艾依查庫一臉戲謔的樣子,艾伯李斯特更是手舞足蹈地用力反駁著。
 
「好~不是我想的那樣子。艾伯,過來一下。」
 
艾依查庫坐起身來,向著艾伯李斯特揮著手,雖然不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不過艾伯李斯特還是溫順地走到對方身邊。
 
「來!坐在這邊。」
 
艾依查庫拍著身旁的床鋪,示意要對方坐下。當艾伯李斯特一坐到對方指定的位置時,艾依查庫突然整個人趴到對方的腳上,並且用手環過艾伯李斯特的腰,讓他整個人動彈不得。
 
「哇啊~做、做什麼啊!突然趴到我的身上。」
 
「沒聽過膝枕嗎,啊~好舒服~」
 
「嗚……」
 
礙於艾依查庫有傷在身,艾伯李斯特並不敢有任何大動作,只好小心地伸直雙腿,乖乖地讓對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甚至伸手溫柔地撥開那頭撩亂的金髮,將它們打結的部分稍微梳開。溫柔的撫觸讓艾依查庫極度舒服,他舒適地閉上雙眼,彷彿再度陷入沉睡似地吐出均勻的呼吸。
 
「母親都是像這個樣子嗎?」
 
「啊?」對方突然沒頭沒腦地冒出這個疑問,讓艾伯李斯特完全沒有頭緒。
 
「就是像這樣子撫摸自己孩子的頭啊。」
 
「哦……應該是吧,我媽媽以前在我睡覺時總是會這樣摸著我的頭,一直到我睡著。」
 
「是嗎,我從來沒有見過我母親,所以完全不知道呢。」
 
「你的母親……」
 
聽見艾伯李斯特欲言又止的語氣,艾依查庫知道對方想問有關自己母親的事情,卻又害怕會碰觸到自己的隱私,所以不敢繼續說下去。清楚對方個性的艾依查庫,索性自己接著說著。
 
「我不知道呢,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離家出走,反正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沒看過她,連一張照片都沒看過。而且只要問起我老爸這件事就會被他痛打一頓,乾脆就不問了。反正就算還活著,也一定是受不了我老爸那種個性所以跑了吧。」
 
「不管她還在不在,一定都很愛你哦。」
 
「哈哈~有什麼根據嗎!」
 
「因為她不但把你生下來,還給你一個健康的身體啊。」
 
「只是因為這樣子?」艾依查庫抬頭望著對方,眼神彷彿透露著質疑。
 
「當然啊,母親懷孕時可是很辛苦的,一點差錯都會讓肚子裡的小孩受傷甚至失去性命。她要熬過懷胎十月的折磨,小心翼翼的保護你,還要經歷生產的痛苦把你生下來,如果這不是愛那是什麼呢?」
 
「本來是毫無根據的事情,怎麼在你嘴裡說出來就這麼有說服力。」艾依查庫躺在對方腳上,仰望著艾伯李斯特低垂注視著自己的臉龐,突然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因為這是事實啊。」
 
「也是啦~我周圍的女人每次只要一懷孕,就大呼小叫的吵著要把孩子拿掉,還嚷著說生小孩又痛又麻煩身材會變形沒錢養小孩什麼的,的確一點也感受不到對小孩的愛呢。」
 
艾伯李斯特低頭仔細觀察著對方的臉龐,平常並沒有注意到,對方其實有著英挺俊俏的面容。銳利高挺的五官,狂野不羈的氣息,的確也是會讓女性為之瘋狂的類型。
 
但是這樣的艾依查庫,卻待在自己的身邊。也許只是一時興起對自己感興趣,不過等到對方知道自己是個多麼無趣的人時,應該就不會再留在這裡了吧。說不定,還會露出一臉厭惡的樣子看著自己,要自己滾得遠遠的。
 
想起上次自己被抓,還讓艾依查庫為了救自己而受了一身傷,就讓艾伯李斯特覺得自己真是個只會為對方惹麻煩的人。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害你受了這些傷,之前的傷明明都還沒完全好。」艾伯李斯特用手指輕輕地撫上纏在對方額頭的繃帶,皺著眉頭,露出苦痛的表情。
 
「傻瓜,明明是因為我的事情把你捲進來的',怎麼反而變成你跟我道歉呢。放心啦,和小混混打架什麼傷沒受過,這點小傷很快就會好的。」
 
「嗯。」
 
「之前為了搶地盤的時候啊,對方居然拿了開山刀出來,那一次傷得才重呢,那混蛋居然從這裡劈下去……」
 
「不、不要說了!好可怕啊!!」
 
見艾伯李斯特害怕的用雙手摀住耳朵,艾依查庫緩緩地坐起身來,饒富趣味地看著對方的反應。他用纏著紗布的手掌撫上對方的臉龐,彷彿在享受對方柔嫩的肌膚質感,不停地用手指來回摩娑著。
 
艾伯李斯特望著對方,琥珀色的眼眸一點雜質都沒有,清澈純淨,看在艾依查庫眼裡,就像是從窗外照耀進來的陽光一般,為自己黑暗的生命引進溫暖與光明。
 
「你只要一直保持著這樣純粹無暇就好了,不要改變。」
 
「艾依查庫……」
 
唇瓣感受到的熱度不是虛假,艾伯李斯特寧願相信眼前的熱情將會持續下去,即便有一天也許會消失,他也想要盡力掌握住這人生首次執著的事物。
 
而在艾依查庫凝視著眼前之人陶醉的臉龐之時,在那雙冰藍眼眸的深處,某樣決心也在萌芽燃燒著。


※      ※      ※      ※      ※      ※

艾伯的悲觀性格開始作用了=v=a
不過從對談也可以看出彼此因為成長的差異,所導致思想上的差異
本篇也是輕鬆日常的一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