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9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13(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8月8日
 
「好像最近幾天,才終於有了兩個人住在一起的感覺。
艾依查庫的行李之前一直堆在角落,好像隨時背包一背就可以離開的樣子,不過,在我上次說了那些話後,他似乎真的開始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了。到處都可以看到屬於他的東西,像掛在衣架上的衣服,一起擺在盥洗台上的牙刷,有種真的和他同居在一起的感覺。
同居,這個詞說來有點害羞呢。以前也不敢想像自己會和家人以外的人生活在一起,真是不可思議。
不過,如果要一起生活,這個家又稍嫌太小,只是現階段要搬家也不可能,暫時先繼續擠在這裡吧。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他開始工作了,因為沒有學歷,所以只能先到處做些臨時工作,是覺得在我這裡白吃白喝有點過意不去嗎?」
 
艾伯李斯特伸了個懶腰,長時間坐在書桌前讓筋骨發出些許聲響。深深呼了一口氣,他難得地做著出門的準備。
 
現在是下午兩點多,艾依查庫並沒有在家裡,而是在打工的地方辛勞地做事。對於這種在家等待對方回來的感覺,艾伯李斯特感覺有點開心,當然,也有一點害羞。
 
拿起桌上的便條紙,仔細地再次瀏覽寫在上面的物品,艾伯李斯特一邊用手指清點,一邊小聲地念誦著。
 
「衛生紙、牙膏、麵包、義大利麵條、鹽……對了,還有洗髮精。」
 
將補充內容寫在便條紙上放進包包內,艾伯李斯特便走出家門進行間隔許久的採買。
 
到了夜晚,當艾依查庫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開始想著、甚至是期待著等一下會看到的景象。平時,艾伯李斯特幾乎都待在家裡,而且每次自己一推開家門,第一眼一定會看見對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笑著對自己打招呼。
 
「歡迎回來」這個名詞,簡直是從來沒有在艾依查庫的生命中出現過。那個混蛋父親絕對不可能對自己說這種話,而那些曾經交往過的女人也只是隨便地打聲招呼,就逕自做著自己的事情。
 
相處得越久,越覺得對方是個教養很好的人,雖然孤獨怕生,不過父母一定有給予他滿滿的愛吧。所以,對於曾經給予對方痛苦的自己,居然還會表現出同情與憐憫,甚至是依賴。
 
這樣的艾伯李斯特讓自己憐愛,卻也害怕,害怕對方受到傷害,而且還是因為自己而受傷害。
 
艾依查庫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內心潛藏著恐怖的魔鬼,總是會控制自己的慾望而趁隙竄出,傷害周圍的人們。自己嗜虐、扭曲,喜歡看見他人痛苦哀號,在幫派裡,他這樣的習性的確得到很好的賞識。但是,面對自己所喜歡的人,卻成了一把兩面刃,只能夠傷害對方來滿足自己,也將自己推向孤獨的深淵。
 
而且,第一次遇到像艾伯李斯特這樣純粹無瑕的人,他首次有如此想要呵護對方、守護對方的衝動。只是,面對只懂得傷害方法的自己,他唯一能想到的途徑,只有勸對方離開自己。
 
只是,真的很意外呢,那個看似嬌弱膽怯,彷彿一觸碰就會崩壞的虛幻存在,居然堅決地不願意離開自己,甚至想要一直在一起。
 
也許是因為這樣,艾依查庫開始有了改變的想法。
 
去找個工作吧,有個正當固定的收入才可以生活在一起。雖然混幫派時不是沒錢拿,不過畢竟是骯髒錢,麻煩也多,總覺得好像會玷汙艾伯李斯特似的,而且對方知道一定也會很擔心。
 
幫派……說不定也退出比較好,麻煩和問題都太多了。
 
正當艾依查庫一邊思考著這些事情時,自己也走到了家門口。只是,平時總是燈火通明的室內,如今從外部都可以看到屋內漆黑一片,立刻讓艾依查庫有了異樣的感覺。
 
「怎麼回事?」
 
步上前往大門的台階,艾依查庫看見了一張紙條夾在門把上,取下來仔細一看,他立刻揉爛了紙條就往人行道的一頭跑去。
 
「他在我們這裡,地點就在上個月被你砸爛的酒館」
 
紙條上所提到的酒館,位處商業區的外圍,上個月由於不明原因的被破壞,所以一直歇業至今。只是,今天晚上,原本因為破壞而混亂的內部,居然有燈光照射出來。
 
店內的燈光並沒有全開,許多被打壞的燈管和燈泡依舊毀壞,甚至有幾個燈管還閃出忽明忽滅的光線。碎玻璃散落一地,甚至還有許多殘渣撒在東倒西歪的桌椅上。不過,在這樣的店內角落,卻有一群人圍坐在那裡。
 
他們將還可以使用的圓桌和沙發椅聚集在一起,有些人坐在椅背上,有些人坐在圓桌上,互相喧囂嬉鬧,有些人甚至拿著還沒被打破的酒瓶暢飲。
 
「他真的會來嗎,為了這小子?」染了一頭綠髮掛滿耳環的少年,一邊喝著酒,一邊用手指著雙手被綁在身後,坐在沙發上的艾伯李斯特。
 
「有哦~剛剛躲在家門口附近的人回報說,他一看到紙條就往這裡衝過來了。」
 
「哈哈~這麼有效啊!不會吧,這小子是他什麼人,女人嗎?」
 
聽到這句話,周圍的人群突然哄堂大笑了起來,唯獨只有成為目光焦點的艾伯李斯特臉色慘白,驚慌地直顫抖。
 
「哈哈哈哈~艾依查庫那小子女人玩膩,改玩男人嗎?」
 
「男人好玩嗎?」
 
「誰知道,有人想試試嗎?」坐在艾伯李斯特身旁的男人,將帶有酒氣的臉孔湊近對方,而後戲謔地將手往艾伯李斯特的衣領抓去。
 
「啊……不、不要!放開我!」
 
「哈哈哈~他喊『不要』耶,該不會真的是艾依查庫新的玩具吧。」
 
「誰知道,那傢伙換女人跟換衣服一樣,誰知道新的舊的。」
 
「不要……住手!」
 
艾伯李斯特感到除了身旁的男人,其他人也伸出手來扯著自己的衣服,被拉扯的衣服很快就被扯開了釦子,露出白皙缺乏日曬的肩膀。當感覺到有人用粗糙的手掌撫上自己的肌膚時,艾伯李斯特更是害怕地湧出了淚水。
 
『不要!!好可怕!!救我!艾依查庫,救救我--』艾伯李斯特不斷在內心用力呼喊著。
 
曾經,連呼救都不知道要向誰求援,現在,腦海裡唯一浮現的,就只有那個人的身影。
 
「磅鐺--」
 
突然,桌椅翻倒的聲音自門口一帶響起。男人們向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一名男子倒在地上哀嚎呻吟,似乎是被外力打到桌椅上跌了下來。順著奔馳而來的腳步聲,始作俑者的身影很快便出現在燈光下,並且立刻給予最接近的少年一記直拳。
 
「哇啊--」
 
「你們這些混蛋放開他!!」
 
彷若鬼神一般的艾依查庫,一聲咆嘯立刻讓圍在艾伯李斯特身旁的男子有了反應,有的拿起手中的武器,有的赤手空拳就這麼往艾依查庫的方向奔去。
 
「你有種!居然一個人來了--哇毆嗚!!」綠髮少年就這麼衝出去又被打得向後飛,狠狠地撞上玻璃酒櫃。
 
「艾依查庫!!」
 
「你們居然敢動他!!全都不想活了!!」
 
一陣混亂就這麼在眼前發生,相較起害怕,艾伯李斯特目前更擔心艾依查庫獨自面對這麼多人的危險。只是,當他想站起身時,身旁的男人突然將他拉向自己,而後用手圈住他纖細的頸項,使其動彈不得。
 
「嗚嗚……呃咳!」
 
「你可別亂動啊,你可是重要的人質啊!」
 
看見艾伯李斯特被男子架住的難過表情,艾依查庫反倒更是殺紅了眼。他完全不顧周遭的人是否有拿武器,自己是不是受了傷,只是不斷地用手腳給予對方快速而有力的打擊,甚至抄起他人掉下的棍棒猛揮,而當他拿起圓桌預備砸向敵人時,周圍的人終於感到恐懼。
 
「這傢伙是魔鬼啊!哇啊~」
 
「簡直不要命了!嗚啊啊啊啊~」
 
見到身上與臉上沾染上自己與他人鮮血的艾依查庫,居然露出笑容的模樣,甚至更瘋狂地用隨手拿到的任何物品猛砸他人時,周圍的人們開始紛紛竄逃。漸漸地,還留在現場的人,居然只剩下不到十人。
 
幾個人拿著棍棒武器站在艾依查庫與艾伯李斯特之間,雖然用手中的武器警戒地指著對方,但是可以看出顫抖的手甚至讓手中的武器不斷晃動。他們的眼神充滿了恐懼,因為在他們面前的艾依查庫,頭上被剛剛的衝擊打破得鮮血直流,金色的亂髮早已染紅了一大半,甚至有一半的臉龐都是赤紅色的。但是,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艾依查庫依舊露出笑臉,向著艾伯李斯特走去。
 
「把他還給我……快點。」艾依查庫向對方伸出手,帶著笑容的臉龐簡直就像是接送親愛的孩子回家一般的平常。
 
「嗚嗚……這傢伙瘋了啊。」架著艾伯李斯特的男子,一邊顫抖著一邊回著話,連聲音都充滿恐懼。
 
「我說快點……你們是沒聽到嗎!!」
 
手中的棍棒往身旁一揮,站在一旁警戒的男子,立刻不偏不倚的被打中了頭部,往一旁飛了出去。他連哀嚎的聲音來不及發出,就這麼倒在地上動也不動,只有赤紅的液體在地上逐漸擴散,染紅接觸到的任何東西。
 
「嗚啊啊啊啊啊--」
 
周圍的人見此情景,有的人立刻拔腿就跑,有的則是做出最後的掙扎,但是所有人幾乎都在短短幾分鐘內,全都染滿鮮血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你……你、別過來啊!你難道不怕他怎麼樣了嗎?」
 
架住艾伯李斯特的男子,突然拿出銀白的短刀架在對方脖子上,想要以此做威脅。只見艾依查庫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冷酷地望著眼前之人,簡直比笑著的時候更可怕。
 
「你……」
 
「怎、怎、怎麼樣!?」
 
「……你還想活嗎?」艾依查庫歪了個頭,看似輕鬆隨便地問了這句話。
 
「嗚……嗚……你、你少廢話!現在他在我手上!你不准亂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
 
迴盪在室內的激烈笑聲,讓男子聽得毛骨悚然,渾身發顫。他作夢也沒想到,原本以為只是要對付一個人,帶了人馬抓了人質絕對萬無一失的計畫,居然會落得這副田地。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那傢伙以前有這麼可怕嗎?』男子嚇得冷汗直流,內心浮現出這個疑問與無比的恐懼,望著狂笑不已的艾依查庫。
 
「喂!你!!」
 
「咿--」突然被艾依查庫喊了一聲,男子驚駭地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響。
 
「你腦袋不太好的樣子,我幫你解釋一下哦……如果,他!發生了任何事情,就算只是被你手上的刀子削到了頭髮,你!下場都是一樣的。」艾依查庫一邊用手指一邊特意在某些字上加重了語氣,聽得更是嚇人。
 
「什……什麼……」
 
在「下場」兩個字還沒吐出來以前,艾依查庫便接著說著。
 
「嗯……用你手中的刀子把你的手指頭、腳趾頭、舌頭一個一個切斷如何,嗯……先切舌頭好了,我不想聽到你那難聽得要命的慘叫聲,一點都讓我興奮不起來。」
 
「咿咿--」
 
「然後還有哪裡你不需要的,命根子也不用了吧,切了吧,然後呢,手掌、腳掌、手腕、小腿,嗯……應該換把大點的刀子,電鋸好了,呵呵呵~」
 
「嗚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對方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男子終於承受不住心理壓力,一把將艾伯李斯特推向對方,而後拔腿就跑。艾依查庫立刻單手接住倒在自己懷中之人,而後立刻抄起一旁桌上的酒瓶砸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打中男子的頭部,讓他當場昏厥了過去。
 
此時,艾依查庫才發現懷中之人不停地顫抖,臉上佈滿淚水流過的痕跡,就連表情都是驚魂未定的模樣。
 
「艾伯,還好吧,對不起,讓你遇到這種事情。」
 
艾依查庫將對方雙手的束縛鬆綁,而後緊抱住對方,有力地、溫柔地緊擁對方不停顫抖的身軀。
 
「對不起,我很可怕吧,很害怕吧,對不起。」
 
但是,他感覺到艾伯李斯特居然不停地搖著頭,似乎在否定他說的話。
 
「嗚……很可怕……可是……」
 
「艾伯?」
 
「你來了……嗚嗚……嗚……」
 
感覺到對方的頭抵在自己肩上,不斷地染濕自己的肩頭,艾依查庫只是緊摟住懷中的身軀,並且輕撫著那不斷顫抖的背部。
 
居然不是對自己砸東西,恐懼地大喊著「不要過來」,實在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果然,自己對艾伯李斯特有點沒輒,對方的反應有時總是讓自己摸不透。
 
他和自己以前遇到的人截然不同。
 
「嗚……啊……你受傷了……要趕快去醫院!」
 
見對方突然用盈滿淚水的雙眼望著自己,伸手撥開自己的頭髮,艾依查庫突然抓住對方的手,露出苦笑望著對方。
 
「艾依查庫……你有聽到我說話嗎?你還好嗎?」
 
「艾伯……」
 
「什麼?嗚嗚!!」
 
被捧起雙頰深刻地親吻著,艾伯李斯特感覺這個吻帶有血的味道,以及屬於艾依查庫的味道。在渙散陶醉的意識中,他彷彿看到艾依查庫溫柔的笑臉,以及柔情的眼神正注視著自己。
 
 
※      ※      ※      ※      ※      ※

狗狗的瘋狂除了表現在床上,也表現在打架上=v=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