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11(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7月22日
 
「這兩天,艾依查庫都待在家裡,本來他在昨天就打算離開了,但是聽說他現在住的地方被敵對幫派的人馬砸爛了,房東也拒絕再給他住,所以他現在等於是無家可歸了。雖然他說又不是沒有無家可歸過,隨便一個公園椅子或空屋都可以睡,可是他現在有傷在身上,這樣子傷勢會更加惡化的,所以我便讓他在傷勢恢復以前先住在我這裡。
他笑著我說真的很笨,像我這樣根本是引狼入室。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的家他早就已經是來去自如了,還需要『引』嗎?這隻狼根本就已經在室內了。
說我笨就笨吧,反正,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我根本沒辦法讓他睡在外面。」
 
7月23日
 
「今天艾依查庫和我聊了很多,主要是講他家裡的事情。說起來我一點都不了解他。
他說他從小就和父親相依為命,父親脾氣粗暴又酗酒,即便家裡有小孩也會帶不一樣的女人回家,甚至在他面前毫不在意的與女性性交,而且一生氣或喝酒時就會打女人或年幼的他出氣。他說,他十幾歲時就逃家了,然後就混幫派活到現在,漸漸地,發現自己也像他最痛恨的老爸一樣會打女人,甚至愛看她們哭的樣子。
不過,這時候他突然很嚴肅地看著我說:『我雖然也喜歡看你哭的樣子,但我絕對不會打你的。』,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在腦子裡想著,是不是因為他生長在那樣的家庭裡,經歷過這樣的成長環境,才造就他現在這種扭曲的癖好和習性呢。喜歡看別人哭,喜歡在性事上折磨他人,特別是自己喜歡的人越會有這樣的傾向,怎麼想都不正常。雖然我對於心理學並沒有研究,不過很多的報導都有指出,一些奇怪的行為與習性,往往都是成長期受到影響所導致的。
 
艾依查庫,也許不是個壞人吧。雖然之前我真的怕他,也很怕他對我做的事情,可是,只要他不強迫我,其實和他在一起像朋友的感覺還是很愉快的。畢竟我從來都沒有要好的朋友,一直以來都很孤獨,所以和他處在一起的時候其實很開心。
 
不過……
 
艾伯李斯特用手指撫上嘴唇,想起每次被艾依查庫擁抱與親吻時,自己總是有股無法呼吸的錯覺,好像缺氧似的。全身很火熱,呼吸很困難,心臟也跳動得很難受。而自己被那雙湛藍的眼眸猛烈注視時,總是讓自己無所適從。當手腕被對方緊緊抓住時,灼熱的溫度像是要將自己燙傷似的,強大的力道也總讓自己難以抗拒。
 
和朋友……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吧。我變得好奇怪,從認識艾依查庫開始,越來越奇怪了。
 
「叩叩。」
 
突然被敲響的房門,讓艾伯李斯特回頭望了房門口一眼。開啟的房門邊站著一個人影,那是現在暫住在自己家的另一個人。
 
「我洗好了。」
 
「嗯,那我幫你換藥吧。」
 
將細長的繃帶對著手臂纏繞,捲起一圈又一圈交錯的軌跡,而後再用剪刀剪斷,用銀色的鉤子將其固定住。艾依查庫身上的傷遍佈全身,聽說他一個人和十幾個人打架,居然還可以將對方全都打倒,實在是讓艾伯李斯特感到不可思議。
 
「聽我說了家裡的事情,這次換你說了。」
 
「我?我家又沒什麼好說的,很普通的小家庭啊,在我工作後就搬出來了,在那之前就和父母住在一起。」
 
「沒有兄弟姊妹?獨生子?」
 
「是啊……好了,這樣就可以了……哇!你做什麼?」
 
在艾伯李斯特預備要拿藥箱回去放時,突然被艾依查庫攔腰抱住,整個人倒在對方懷中。在他想起艾依查庫全身的傷勢時,本想要立刻起身,誰知道卻被艾依查庫整個禁錮在懷裡,並且奪去了雙唇。
 
近來,艾依查庫總是有意無意地親吻自己,或是突然抱住自己,讓艾伯李斯特感覺很奇怪。他們並不是情人,卻總是有這樣親密的行為,總讓自己感覺不太對勁。不過,嚴格想想,他們彼此既不是情人又都是男性,卻已經經歷過無數次性事,那不是更加奇怪的事嗎。
 
「哈啊……哈……最近做什麼老是這樣,突然吻我,不然就突然抱我?」終於被釋放的雙唇,讓艾伯李斯特一邊喘著氣,一邊紅著臉向對方提出質疑。
 
「現在這身傷不能夠上你嘛,所以只好用這種方法安慰一下囉。」
 
「什麼!呃……」
 
看見對方羞紅的臉更加緋紅,艾依查庫笑得越發開懷,乾脆就這麼緊抱住對方,嗅聞著對方身上的味道。
 
「我吻你的時候感覺如何?」
 
「這……這種事……我怎麼知道!」
 
「會嗎,看你總是一臉陶醉到忘了呼吸的樣子,我自認我接吻的功力很不錯哦。」
 
「啊!」突然被對方惡意探入衣內的手撫摸,讓艾伯李斯特驚呼了一聲。
 
「感覺如何,我吻你的時候。」
 
吐在艾伯李斯特耳邊的熱氣與低沉的嗓音,以及在他胸口惡意撫弄的手指,都讓他感到無法思考。濕潤的眼眸失去了焦點,輕啟的雙唇只能微微發顫地急促呼吸,殊不知這個模樣更是撩撥起身旁之人的慾望。
 
「啊……就是……啊嗯!」
 
「就是怎麼樣啊,你說啊。」
 
「就是……哈啊……最近……菸味比較沒那麼重了……」
 
「菸味……噗哈哈哈哈~你怎麼會注意到那種地方去啊!!」
 
艾依查庫因為一陣大笑終於鬆開了手,才讓艾伯李斯特得以掙脫對方的箝制,並且逐漸恢復了冷靜。
 
「哈哈哈……菸味……居然只注意到這個,哈哈哈哈~」
 
「就……就真的啊!你身上本來菸味都好重,不過最近越來越淡了。」
 
「哈哈……哈……因為我戒掉了啊。」終於稍微停頓大笑的艾依查庫,一邊用手抹著笑出來的眼淚,一邊回應著。
 
「戒菸了,不是聽說很難受嗎?」
 
「也還好啦,我煙癮本來就不大,而且你不抽菸吧,所以來你這裡我都不會抽菸,久而久之乾脆就戒了。」
 
「咦?」
 
是因為我嗎?好意外,還以為他是個完全自我中心的人,怎麼會因為顧慮到我的習慣,所以乾脆不抽菸了。
 
不過,的確也是如此,艾依查庫從第一次來自己家開始,從來都沒有在家裡抽過菸,甚至也沒在自己面前抽過菸,偶而還會看到對方特地走出家門抽完菸再進來的樣子。
 
「對了!你有沒有綽號啊?」
 
「綽號?沒有啊,只有小名而已,我父母都叫我『艾伯』。」
 
「艾伯嘛……嗯……」艾依查庫聽到這個名字,突然陷入了沉思。
 
「怎麼了?」
 
「不覺得很像在叫女生嗎,艾伯(Eva)、夏娃(Eve),嗯……音很像耶。」
 
「咦!咦咦!?」似乎到了這個時候,艾伯李斯特才注意到自己的小名和女性的名字相似,因此羞紅了臉。
 
「啊哈~你都沒注意到吧,那好,我也這樣叫你吧。」
 
「什麼!?」
 
「嗯~艾伯,很可愛哦~」
 
近日來的氣氛,總是這樣的輕鬆和諧,讓艾伯李斯特完全放下戒心與緊張感。他品嘗到以前兩人如同朋友一般的舒服氣氛,開心而溫柔地笑著。
 
然而,即便如此,艾依查庫看著對方的眼神依舊充滿了情慾。那對琥珀雙眸實在太過純粹潔淨,讓身處不同生長環境的艾依查庫,深深地被其所吸引。從第一次見面開始,艾依查庫就是被那對沉浸在淚水中的金色月光所擄獲,並且無法自拔地淪陷其中。
 
原本以為又是自己的詭異癖好發作了,卻不知道除此之外,自己投注在艾伯李斯特身上的心力與關注,早就超越了以往曾經交往過的任何一位女性。
 
近來由於身上的傷勢,艾依查庫並沒有像以往那樣佔有對方。但是,每當夜深人靜時,當艾伯李斯特在自己身旁吐出均勻沉穩的呼吸時,艾依查庫總會忍不住多看那個美麗的睡顏幾眼,甚至偷偷用手指滑過彷彿透出微光的光潔肌膚,以及那柔順細緻的黑耀髮絲。
 
當然,最讓自己情不自禁的,還是那吐出微熱氣息的雙唇。溫潤而豐澤的唇瓣,總讓自己非要淺嘗幾口,並將眼前之人擁在懷中才能安穩入睡。
 
對於艾伯李斯特的渴望越來越強烈的同時,艾依查庫心底的警鐘也在敲響著。他清楚自己的習性,那嗜虐的心理與詭異的癖好,將會毀了眼前這個單純到不行的人,一定會將他破壞殆盡的。
 
想起之前對方在自己身下哀號哭泣、顫抖恐懼的模樣,自己不但沒有一絲憐憫,反倒越發感到興奮。甚至是現在無法觸碰對方的情況,蓄積在心底的邪惡慾望更是像要爆炸一般。
 
如果下一次的自己玩得更加過火?如果下一次連自己都控制不了呢?
 
「艾伯,真的,如果你受不了了一定要逃走,不然我真的會毀了你的……」
 
他緊擁著懷中沉睡的身軀,第一次品嘗到這種害怕失去的感覺。
 
 
※      ※      ※      ※      ※      ※

基本上是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這篇明顯點出相異處
狗狗的詭異性格是受到家庭因素影響
上一篇有一段小提到「在經歷了充滿苦惱的孩童與少年時期之後,他就決定隨心所欲地過活。」,算是一點小伏筆
關於兩人的心理層面,後續會繼續描述,過去篇大概在心境變化和心理狀態的描述比較多著墨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