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10(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7月20日
 
「好多天沒有看到艾依查庫,本來稍微感到有些放鬆時,他今天突然出現在客廳裡。可是,比起害怕,我更在意的是他渾身是傷的樣子。
他沒有工作,只是一個幫派的混混,收入來源似乎就是在那個幫派裡做事。當然,做些什麼事我不可能很清楚,不過打架這種行為應該是家常便飯。
當我拿出藥箱幫他上藥時,他莫名奇妙地突然吻了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不過,今天沒有再被他拖到床上去,倒是讓我安心了。
其實他如果只是靜靜地待著,我也會很樂意和他成為朋友的。
畢竟,我連個朋友沒有。」
 
艾伯李斯特望向一旁自己的床上,艾依查庫正安靜地閉上雙眼,陷入沉睡之中。第一次看見對方安靜沉睡的樣子,讓自己內心有種稀奇的感覺,忍不住專心地注視了一會。
 
蓬亂的金色的頭髮,看起來就像太陽一般耀眼,想到自己第一次看見對方時,也覺得對方是個像湛藍的天空一般的人。現在那對漂亮的眼瞳雖然被覆蓋住了,不過自己依舊記得很清楚,那像藍寶石一般耀眼的光輝,還有銳利的光彩,總是讓自己不敢直視。
 
如果對方不是對自己強行侵犯,剛開始認識時其實也是很快樂。從來都沒有朋友的自己,第一次有人強硬地闖入自己的世界,待在身旁,胡理取鬧,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所沒有經歷過的心情。
 
「如果不是因為後來的那些事情……我真的想跟你做個好朋友。」
 
有些沉重地嘆了一口氣,艾伯李斯特離開書桌前的椅子,輕聲地走了出去。在他闔上房門的那一刻,原本被遮掩的天藍色眼瞳突然睜開,靜默地望著天花板。
 
待在這個對自己來說並不陌生的房內,艾依查庫嗅聞著身上的棉被與床褥散發出的清香氣味,居然有種安心與舒服的感覺。
 
每次在這個床上將艾伯李斯特玩弄得死去活來之後,總是會在床褥上遺留下大量充滿腥臭味的白濁液體,以及來自對方下體的赤紅血跡。凌亂而昏暗的房間瀰漫著一股情事後的氣息,但是,在下一次再次造訪時,總是看不出任何的跡象。
 
其實,看著整個屋子的擺設和整理,也可以看得出來艾伯李斯特是個簡單而愛乾淨的人。從對方身上散發的清潔氣味,以及總是光明几淨的環境,也使得明明有抽菸習慣的自己,絕對不會在這個屋子裡吸菸。
 
抬起手看了一下被對方細心包紮的傷口,其實艾依查庫自己也有些許混亂,自己居然在受傷後迷迷糊糊地走到了這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搞什麼啊?他又不是我的女人,只不過是那副身體還不錯,怎麼就……」
 
將手掌壓在額上,黑暗的視界裡浮現的是對方哭泣的臉龐。
 
艾依查庫是個對自己很誠實的人,他很早就知道自己的癖好很奇怪,喜歡欺負自己喜歡的對象,看著對方哭泣哀號,甚至會因此感到興奮不已。
 
從第一次看到艾伯李斯特因為恐懼害怕而落淚的模樣,自己就難以忍受地想要對方,事實上,僅僅只是抱住艾伯李斯特並且吻了他,對自己而言已經是極大的忍讓了。如果可以的話,當下他就想將艾伯李斯特壓在身下狠狠地要了對方。
 
所以,當他第一次在沙發上侵犯對方時,看著對方哭喊哀求的模樣,所有的嗜虐心全都湧上了心頭。想當然爾,他並沒有放過對方,反倒是將艾伯李斯特的雙手綁縛在身後,惡狠狠地侵犯對方,甚至惡意地一遍又一遍地玩弄著那副讓自己充滿興奮感的軀體。
 
對此,艾依查庫並沒有任何的罪惡感。事實上,在經歷了充滿苦惱的孩童與少年時期之後,他就決定隨心所欲地過活。
 
「如果你真的受不了,就趕快逃吧,不要被我發現了。」
 
在黑暗之中,艾依查庫陷入了沉睡,當再次睜開眼睛時,房內的情景依舊,讓他甚至以為自己並沒有睡著。不過,傳入鼻腔內充滿食物美味的誘人香氣,倒是讓他的肚子很直接地開始響起戰鼓。
 
由於也有一段長時間未進食,這種飢餓的感覺一被食物的氣味喚醒,就彷彿風起雲湧一般地席捲而來,讓艾依查庫再也無法安靜地躺在床上,直接向著食物的香氣前進。
 
輕聲地打開房門,一眼便看見正站在廚房裡的艾伯李斯特。圍著圍裙,擺弄著鍋中的食物,看起來就像個熟練的廚師似的。
 
也許是全副心神都放在烹調上,艾伯李斯特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影子,直到一股強大的力道自腰部將自己向後拉,他才驚嚇地尖叫出聲。
 
「呀啊--」
 
「哦~是義大利麵啊,我喜歡吃這個,多煮一點啊。」
 
「艾……艾依查庫,你怎麼起來了,受傷了應該要……多休息啊。」
 
攬在懷中的身軀明顯變得較之前纖瘦,而且不斷地傳來顫抖,艾依查庫面無表情地望著對方蒼白的側臉,看來對方非常地害怕自己。但是,對方的這個反應反而讓艾依查庫勾起了嘴角,瑟瑟發抖的模樣就像個無助的小動物一般,讓自己想要現在就吃了對方。
 
他用嘴唇輕觸對方纖細的頸項,果不其然引起艾伯李斯特再一次輕顫。
 
「放心吧,不用這麼害怕,我現在還一身傷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今天這樣子就夠了。」
 
「咦……嗚嗚!!」
 
突然被對方扳過下顎,還來不及發出驚呼聲以前,唇瓣便被對方所封住。
 
總是那麼霸道,一點也不溫柔,總是那麼可怕,讓人無法安心放鬆。但是,那個強而有力的懷抱,以及充滿侵略的吻,總是會讓艾伯李斯特悸動不已。
 
自己一定是因為被對方侵犯到腦子都傻了,居然會為了這種事情迷惑。
 
兩人一同坐在一起吃東西,似乎是好遙遠以前的事情似的。偷偷望向坐在一旁的艾依查庫,對方依舊是像最初見面時一樣,毫不在意地與自己擠在狹窄的沙發上,互相肩並著肩,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著手中的義大利麵。有時,對方會對著電視的內容發出評論,雖然自己不是很理解對方的意思,不過總會微微地笑著。
 
如果只是這個樣子,就好了。朋友,應該是像這個樣子吧。
 
可是,在這個相同的場所,相同的沙發上,自己被對方無情侵犯的過往,並不是可以輕易地抹消拋棄的。現在的寧靜,也僅僅只是因為對方現在負傷而已,不然,剛剛被對方摟在懷中時,甚至是當對方剛出現在客廳時,自己應該就已經被拖到房間裡恣意玩弄了。
 
「怎麼了,沒胃口。」望著對方一直用叉子攪動淺盤中的麵條,卻沒有吃進幾口的模樣,讓艾依查庫放下已經吃得精光的餐具。
 
「啊……不、不是。」
 
「那麼,是因為怕我怕到沒胃口嗎?」
 
「啊……呃……」
 
「放心吧,我說過今天不會對你怎麼樣的……還是說,你期望我對你怎麼樣。」
 
「這、這種事怎麼可能!」
 
見對方羞紅著臉大聲地反駁,讓艾依查庫忍不住露出爽朗的笑臉。看見對方這個樣子,艾伯李斯特感到胸口一陣疼痛。
 
他喜歡這種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覺,甚至,他渴望這種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覺,但是,他卻也清楚地知道艾依查庫看著自己的目光並不單純。自己的期望只是奢望,和眼前這個人在一起,只不過是往火坑裡跳而已。
 
「我……只是……」
 
「嗯,怎麼了?」
 
「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而已……只是普通朋友這樣。」
 
見對方低垂著頭,略顯艱難地說出心底的話,艾依查庫歛起了笑容。相處了一段時日,他大概知道艾伯李斯特並沒有其他朋友,對方對自己的一切容忍,除了個性之外,有一部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對方真的是個單純至極的人呢,艾依查庫一邊這麼想,一邊深深地吐了口氣。
 
看到自己受傷,居然還會毫不猶豫地為自己包紮,讓自己躺在床上休息,為這樣的自己準備自己喜歡的食物。明明都已經被自己殘忍對待了,卻還是對自己很好的人,大概只有眼前這個傻瓜而已。
 
「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聞言,艾伯李斯特抬起頭來,用清澈無瑕的琥珀色眼眸望著對方,第一次看到艾依查庫難得正經的表情。
 
「我是為了想上你才跟你在一起的,你應該知道吧。」
 
「啊……」
 
「我的這個癖好我自己很清楚,是無法輕易改變的,以前交往過的女人也全都因為受不了而逃跑了。如果你真的討厭,我勸你最好也逃得遠遠的,逃到我再也找不到你的地方,知道嗎。」
 
「艾……艾依查庫。」
 
「我說過今天不會對你怎麼樣,所以這樣子就好了。」
 
感受到對方撫在自己臉頰的手掌,艾伯李斯特這次難得沒有再顫抖,反倒是伸出手撫在對方手上,而後感受著那股再熟悉不過的香菸氣味傳入口中。
 
 
※      ※      ※      ※      ※      ※

轉折開始,希望不會轉得太硬
下一篇會講到兩人的家庭狀況,會有比較深入的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