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08(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啊!本子寫完了……」
 
艾伯李斯特翻開深黑色書皮的本子,有點懊惱地皺起了眉頭。明明從前幾天就一直記得這件事,卻也一直忘記要再準備一本新的日記本。
 
「明天要記得去買才行。」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闔上已經佈滿密密麻麻字跡的白色紙頁,沉重的聲響頓重地響起。起身將已經功成身退的日記本放到書架上,為了將新的成員置於它的位置,艾伯李斯特將相同質感的數本深色日記本挪動位置,空出可以將手中的日記本放入的空間。
 
「啪搭!」
 
在挪動書籍的同時,其中一本日記本無意間從書架上滾落,在地板發出沉重的悶響後,便像是散落的白色長髮一般攤了開來。
 
彎下腰將日記本拿在手中,無意間看到其中曾經記錄下來的內容,不禁讓艾伯李斯特雙目微瞠,露出些許詫異的神情。須臾,臉部的表情漸漸緩和了下來,露出柔和的笑容。
 
「是那時候的紀錄啊……真是不可思議,明明一開始也是那麼怕他,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喜歡他呢?」
 
細長的指尖滑過記載著日期的「6月10日」,思緒彷彿倒回了當時,沉浸在記憶的洪流之中。
 
 
6月10日
 
「獨自離開家裡已經過了一週,雖然家裡的人很擔心,不過對於我想要改變的想法也很尊重。
這附近的環境很寧靜也很單純,街角的咖啡店進去坐過一次,感覺很好,能夠搬來這裡真的很開心,希望一切都能夠順利就好……
本來我真的是很希望能夠如此的……
可是為什麼會遇到那個人呢?
感覺好可怕,又粗魯又兇暴。雖然藍色的眼睛很清澈又漂亮,可是眼神很可怕,聲音也很可怕,一切都讓人害怕。
雖然很感謝他幫我從麻煩裡面解救出來,可是……為什麼要對我做那種事呢?」
 
「喀啦!」
 
在艾伯李斯特失神的時候,手中的鋼筆脫離了主人滾到了桌上。即便如此,艾伯李斯特也沒有將它拾起,而是用手指撫上嘴唇,露出疑惑與無法理解的表情。
 
「為什麼要對我做那種事呢?那個人……好像是叫作『艾依查庫』吧。」
 
緩緩地閉上琥珀色的眼瞳,下午的情景彷彿在眼前上演,依舊是那樣清晰可見。
 
為了要採買搬家所需的日用品,今日特地到了較遠的商店購物,本來想說當作是熟悉一下環境,沒想到居然在經過一段不熟悉的空地時,被附近的不良少年纏上。
 
「小哥,你買了不少東西嘛,想必身上有帶不少錢吧。」
 
「我們的錢包掉了,資助我們一點好嗎。」
 
被五、六名少年團團包圍,本來就對陌生人容易產生恐懼的心理,此時更是因為對方明顯來者不善的態度感到驚嚇,結果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雖然並不是位於偏僻的位置,但是周遭偶而途經的行人看見這種狀況,也只能紛紛躲避裝作毫不知情。面對這種情況,艾伯李斯特更是連呼救的膽量都沒有了。
 
「小哥,別一直不說話啊,我們又不是壞人,只是掉了錢包的可憐學生啊。」
 
站在正前方的紅髮少年這麼一說,周圍的同伴紛紛竊笑了起來,並且用刻意壓低的音量調侃著。
 
「真敢說啊……哈……」
 
「呵呵……可憐學生……呵……」
 
「哎呀你們吵死了!我是在跟這個可愛的小哥說話,你們插什麼嘴啦!」
 
「好、好……你繼續……噗哈哈……」
 
處於驚慌中的艾伯李斯特,完全無法理解周圍的少年們到底在竊笑什麼,也無暇去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只是當肩膀被眼前的紅髮少年搭上時,一陣顫慄頓時傳遍全身。
 
「嗚!!」
 
「小哥,我都說了那麼久,你也該表示點誠意吧。」
 
「啊……呃……誠、誠意?」艾伯李斯特感覺到連說出來的聲音都在發顫,事實上,自己這個時候還能夠從喉嚨擠出聲音說話,已經是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了。
 
「是啊,就是拿錢資助可憐的窮學生的誠意啊。」
 
「嗚……我……」
 
也許是對於艾伯李斯特的反應感到有趣,周圍的少年又圍得更近了一些。他們每個人都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露出不是很潔白的牙齒看著被包圍在中心的艾伯李斯特。
 
被團團包圍住的艾伯李斯特感到一陣呼吸困難,全身也被汗水所浸濕,被包圍的視線讓他無所適從,卻又沒有逃離的辦法或可以求助的人。正當他急得快哭出來的時候,站在最後方的一名少年突然往側邊飛了出去,還夾雜著一聲淒厲的哀嚎。
 
「哇啊--」
 
當所有少年往後回頭時,艾伯李斯特在人群的縫隙中看到了站在面前的人,一頭金色的亂髮與天藍色的眼瞳,彷彿天空的顏色一般耀眼奪目。只是,此人的表情滿是不悅,雙手也插在牛仔褲的口袋裡,看起來似乎很不耐煩的模樣。
 
「你這傢伙在做什麼啊!?」紅髮少年首先對這位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大聲地發出質問。
 
「啊?這是我該說的話吧。在我的地盤隨便勒索,你們這些小鬼還真是大膽啊。」
 
「什……什麼你的地盤!這種事我們可……嗚嘔!!」
 
在一旁發出抱怨的少年話還沒說完,就被金髮男子一拳揍到臉頰上,還因此倒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而就在少年們露出害怕的神色時,金髮男子已經不容分說地用拳頭和腳往他們的身上招呼了過去。
 
少年們並非沒有反擊,只是當他們揮出拳頭的時候,總會被金髮男子一步閃過而後回敬一拳或是一腿。看在艾伯李斯特的眼裡,面前的場景並非互相鬥毆,而是單方面的毆打而已。
 
時間才不過經過了一、兩分鐘,少年們很快地就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呻吟著。金髮男子見此情景,也只是從口袋中拿出香菸和打火機,輕鬆地點燃一根香菸後深吸了一口氣。
 
「小鬼們聽清楚了,這裡歸我管,以後別隨便在我的地盤上撒野,知道了嗎!」金髮男子一邊說著這些話,口中同時冒出了白色的煙霧。
 
「知……知道了。」
 
「對不起……嗚嗚……」
 
「知道了就快滾吧!」
 
聽到金髮男子的命令,少年們立刻紛紛起身飛也似的離開了,不一會兒的功夫,少年們的身影就從兩人的視線中完全消失。
 
面對眼前的發展,艾伯李斯特完全是腦袋放空無法反應的狀態,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讓他只能夠一直呆站在一旁觀看而已。
 
「喂!!」
 
「嗚!」發現金髮男子向自己走了過來,艾伯李斯特只是將手中的物品抓得更緊,但是身體卻是完全動彈不得。
 
「你還呆愣在這裡做什麼啊?」
 
「啊……不是……對不起……我只是……」
 
艾伯李斯特恐懼地低下頭,避開金髮男子直接而銳利的目光。他也知道應該要立刻向對方道謝才行,但是不僅身體動彈不得,甚至連喉嚨都發不出完整的話語。
 
「幹嘛道歉?」
 
金髮男子將左手撐在艾伯李斯特後方的牆上,右手食指與中指夾著的香菸飄出刺鼻的氣味,讓艾伯李斯特感到很難受,但是也不敢發出任何抱怨。只是極力憋住想要用力嗆咳的衝動,以及因為害怕與驚嚇而差點奪眶而出的淚水。
 
再次隨著雲霧吐出一口氣息,金髮男子端詳著眼前之人。一頭黑色柔細的短潔髮絲,還有白得不像個男人的皮膚,被黑框眼鏡和低垂的頭所遮掩的關係,幾乎完全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加上那身不起眼的打扮以及被緊抱在懷中的日用品。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是個過目即忘的路人角色,自己一點興趣沒有。
 
現在自己只想趕快把對方打發走之後,在這個地方好好地休息。那些可惡的小鬼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居然不知道這裡是屬於本大爺的私人休息空間,才揍個幾拳真是太便宜他們了。
 
「沒事做什麼道歉,還有為什麼一直低著頭?」
 
「啊!!」
 
突然被挑起下顎,讓艾伯李斯特直接接觸到那對如同藍寶石般美麗的眼眸,雖然發出太過銳利而刺眼的光輝,依舊是清澈的像是一望無際的天空一般。
 
於此同時,令金髮男子感到有些驚訝的,是眼前原本以為毫不起眼的男人,藏在鏡片後的面容,居然是出乎意料的清秀美麗。特別是此時被水光隱約覆蓋的琥珀色眼瞳,隨著水光流轉所浮現的溫潤光澤,柔和而美麗的像是在靛藍色的夜晚,高掛在天空中散發光輝的美麗滿月。
 
「對……對不起……我……我只是很害怕……嗚……嗚嗚……」
 
說到了最後,原本一直蓄積在眼眶中的淚水,終於在無法阻擋的情況下潰堤,順著白皙的臉頰滑落。
 
眼前的情景,居然讓金髮男子看得入神。微啟的雙唇或吐露出啜泣的聲音,或忍耐般地緊咬著,而被淚水所覆蓋的雙眸,彷若沉浸在湖水深處的金色月光,若隱若現,卻也散發出不容忽視的美麗光輝。
 
金髮男子用手指撫過被淚水濕潤的臉頰,感受到對方身軀的顫抖,頓時感覺像是看著一隻瑟瑟發抖的小動物一般,居然有股想要擁抱的衝動。
 
然而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就這麼張開雙臂將對方擁入懷中,甚至忽視艾伯李斯特因為自己這個舉動而停止了哭泣。
 
「啊……請問……嗚嗚!!」
 
艾伯李斯特雙目圓睜,不可思議地望著對方。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了?為什麼眼前這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會抱著自己,甚至還……
 
艾伯李斯特無法發出任何詢問的話語,因為此時此刻,自己的雙唇已經被充滿嗆鼻氣息的香菸味所充滿了,並且感受到對方不容拒絕的侵略。
 
「嗚呼……嗚嗚……呼……」
 
刺鼻的香菸味,以及被強行撬開的雙唇,還有毫不客氣長驅直入的舌,讓艾伯李斯特感到攤軟無力。什麼都無法考,什麼都無法反應,彷彿被施打了麻藥一般,所有的一切都麻痺了。
 
「我叫艾依查庫,你叫什麼名字?」
 
「哈啊……啊……艾伯……李斯特……」
 
在一切處於混亂之時,艾伯李斯特覺得癱軟無力的自己似乎藉由對方的懷抱,才能夠勉強支撐站立著。手中的東西不知道何時早已掉落一地,耳畔傳來的是對方溫熱的氣息,以及低沉的嗓音。
 
「還好吧,我送你回家吧。」
 
之後的事情,只能說在對方的強勢以及自己的懦弱之下,一切都只能夠照著艾依查庫的意思走了。
 
被迫讓對方送自己回家,被迫讓對方進了家門請對方喝了茶,然後被迫接受對方成為「朋友」的要求。
 
「那麼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下次我會再來看你的。」
 
一直到艾依查庫丟下這句話離開時,艾伯李斯特都還在懷疑自己的腦袋到底有沒有在運轉。
 
即便是現在再次回想起來,腦子裡也只有「混亂」兩個字可形容。
 
撫在嘴唇上的手指感到熾熱的溫度,不只嘴唇,連臉頰都熱得發燙。半垂眼簾,對於這第一次遭遇的狀況,艾伯李斯特感到害怕與震驚,以及難以掩飾的悸動。
 
 
※      ※      ※      ※      ※      ※

過去篇開始
狗狗請不要把他當常識人,謝謝
基本上兩方的心理狀態以後會慢慢提到,艾伯還算好懂,反而是狗狗的內心充滿矛盾與複雜性
看似隨心所欲其實滿是矛盾和問題,而這些都和他的過去經歷有關
一切請待後續一一道來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