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48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06(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      ※      ※      ※      ※      ※
 
8月15日
 
「雖然早就知道那是工作,雖然早就知道他很受歡迎,可是實際看到了還是很難受,這樣的自己好糟糕,隨便亂吃醋的自己好討厭,連自己都不喜歡自己的人,他還會喜歡我嗎……會愛我嗎……」
 
闔上黑色書皮的筆記本,將桌上的文具推開,艾伯李斯特趴在書桌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而後便動也不動。耳邊傳來窗外車輛經過時的聲響,車子呼嘯而過頻率並不高,正值接近深夜的時間,街上連行走的路人都有點稀少。
 
桌上的檯燈發出彷若白日一般的光輝,照耀著室內,但是只開啟一盞桌燈的房間,被陰暗覆蓋的範圍遠比被照亮的地方多。現在房內的情景,正如艾伯李斯特內心的寫照。
 
只要想起前幾日的情景,內心就會忍不住抽痛,明明是愉快的場面,明明是好意邀請自己一起去的情況,卻只因為這樣的自己,留下了一點都不美好的回憶。
 
「我也一起去嗎,為什麼?」
 
「店裡的人上次看過你後就一直囉嗦要我再帶你過去,這次店裡辦的八月慶生活動更是一直吵著要我一定要帶你來,所以就是這樣子了。」艾依查庫一邊回答,一邊繫好脖子上的領帶。
 
「可是……我不知道要穿什麼?」
 
「嗯?」
 
艾依查庫轉頭望著對方,平時總是穿著襯衫長褲,看起來就像個學生似的打扮,估計艾伯李斯特的衣櫥裡大概連一套正式場合能穿的衣服都沒有。
 
「沒關係,你穿這樣就好了。」
 
「可……可是!」
 
「我說沒關係啦!反正明晚你記得和我一起出門就對了!」
 
隨手撈起掛在沙發上的外套,艾依查庫不等對方回話便逕自推開大門走了出去,當房門砰咚一聲關起時,他才用艾伯李斯特聽不見的音量喃喃自語說著。
 
「開什麼玩笑,再打扮還不成了別人的目標,我可是連帶去店裡都不想呢!」
 
聽著規律而急速的腳步聲,艾伯李斯特並沒有捕捉到對方的心思,只是默默接受對方的安排。
 
艾依查庫工作的地方,為了要撐起店內熱絡的氣氛,固定時間便會舉辦一些活動,比如這次的慶生活動便是每月固定舉辦。不過與其說是活動,說是派對也許更為洽當,當然,既然是公關公司,趁機送上昂貴禮物或一擲千金的顧客也不在少數,這也是公司所樂見的。
 
艾伯李斯特刻意坐在角落,可以的話他其實不想待在這種地方,人很多,聲音很吵雜,燈光閃爍得很刺眼,就連混雜著香氣的空氣都讓自己覺得難受。可以的話他只想待在家裡,待在屬於他和艾依查庫兩個人的家裡。
 
「抱歉,這種地方你很不習慣吧,店裡那些小夥子上次看到你就一直吵鬧,簡直跟看到新玩具的小鬼一樣,真是受不了。」
 
出現在艾伯李斯特面前的男子,是上次帶他進店裡的那位先生,也是這間店的老闆。男子依舊將一頭灰色的頭髮整齊地往後梳,深色搭配紅色襯衫的西裝看起來既穩重又時髦,雖然是有點上了年紀,卻有種成熟男人的穩重韻味與吸引力。
 
一見是之前見過的人,艾伯李斯特立刻露出放鬆的笑容。
 
「來,飲料給你。」
 
「謝謝你,老闆。」伸手接過冰涼的玻璃杯,帶有寶石光澤的液體散發出濃濃的水果香氣,一聞就讓人覺得美味可口。
 
「那傢伙特別交代不准給你喝酒不然就不帶你過來,還要其他人不可以一直騷擾你,保護得可真好呢。」男子一坐到艾伯李斯特身旁,便笑著說著這些話。
 
「怎……怎麼會,因為我只會給他添麻煩吧,所以這樣比較不會發生什麼問題。」
 
「是嗎?」
 
「連比較能看的衣服都沒有,到這種場合來也只是丟他的臉吧。」
 
聞言,男子轉頭看著艾伯李斯特,見他穿著類似上次看到的襯衫長褲打扮,只是在外面多加了一件西裝外套。但是,僅僅如此,白淨清秀的容貌就已經夠吸引他人目光了。
 
若不是艾依查庫萬分交代警告,而且時不時在艾伯李斯特的身旁像是巡邏似的走過去,男子相信這位置絕對不會這麼冷清。
 
「你還真是不了解自己的魅力呢。」男子一飲而盡多角形酒杯中的琥珀色液體,而後放到桌上,圓球狀的冰晶在杯內到處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咦?魅力?哈哈……老闆你真是愛說笑,我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所以我才說你不了解啊。」男子望著艾伯李斯特,上下打量著,而後加深笑靨再次開口道:「如果不是艾依查庫百般推拒,我可是很想找你來我們店裡上班哦。」
 
「哈哈……你太高估我了。」
 
垂眼看著手中冰涼的飲料,艾伯李斯特緩緩地啜飲了一口,他並不知道僅僅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便散發出優雅的氣質,讓身旁的男子像是欣賞藝術品一般陶醉地看著。
 
突然,原本吵鬧的場所突然爆出了尖叫聲。兩人順著聲音望去,原來是一名喝醉的女性客人,倒在艾依查庫的懷裡,見艾依查庫順勢將對方像個公主一般地抱在懷裡移至沙發上,就讓圍觀的女性客人全都發出既羨慕又忌妒的聲音和眼神。
 
當醉酒的女客人被安置好後,周圍的女性立刻圍上去趁勢起鬨。有的勾著他的脖子,有的趁亂親吻他的臉頰,當然更多人是吵著要有相同的待遇,不過無論是多麼無理的要求,艾依查庫都一一微笑回應。
 
「艾依查庫在店裡很受歡迎呢,對女性又有耐心又溫柔,偶而又像個大男孩一樣有著狂野的一面,簡直是滿足女性的各種心理需求呢。」
 
「嗯……是啊……」
 
艾伯李斯特望著艾依查庫溫柔的笑臉,心就有種被揪緊的感覺。對女性又有耐心又溫柔,面對這樣的情況還能一一滿足對方的需求,讓周圍的女性全都笑得非常開心。
 
真好呢,自己就很少看到他對自己這麼笑著,不管怎麼付出和忍耐,也很少看到對方對自己這樣笑過。果然,這麼麻煩的自己待在對方的身邊,怎麼可能開心。
 
就連在床上,也從來沒有溫柔過。有的時候,甚至覺得自己像是用過就丟的東西,只是為了滿足對方的慾望,承受對方所有的粗暴與無理行為,然後就被丟棄在床上,自己收拾一切殘局。
 
還能夠把這樣的自己留在身邊,果然已經是最大的忍讓了吧。
 
艾伯李斯特喝空手中的飲料,極力壓下想哭的衝動,默默地望著眼前熱鬧快樂的景象。
 
之後的事情,艾伯李斯特印象有些模糊,只感覺漫長又難受。他極力不讓淚水奪眶而出,讓自己像是挖空的人偶一般坐在原位,默默地盯著那個耀眼的存在。被眾人所簇擁而展露的溫柔笑靨,艾伯李斯特偷偷地想要將那當成是對著自己而笑,只是沒有接觸的目光交流,讓自己知道就是連想像都做不到。
 
漫長的等待終於過去,艾伯李斯特感覺周圍的人都很開心,好像只有自己是被遺留丟棄在角落的存在。果然,自己還是應該待在家裡就好,別人看到這樣的自己一定也覺得很掃興,希望不要丟了艾依查庫的臉就好了。
 
「下次有機會再來玩吧。」
 
「謝謝招待,還這麼麻煩你。」面對老闆的溫柔笑容,艾伯李斯特也扯起笑容回應著。
 
深夜的道路,冷清而寂靜,穿越燈紅酒綠的街道,住宅區的人行道上幾乎沒有其他行人路過。在耳邊響起的是自己的腳步聲,以及前方艾依查庫的腳步聲,規律而沉穩地蔓延在沉重的空氣中。
 
突然,一直低頭走路的艾伯李斯特,撞上了一樣物體。當他抬起頭來時,正巧望見如藍寶石般明亮的眼眸望著自己,冷澈的色澤甚至帶有一點寒冷。
 
「不開心?」
 
「不是……」
 
「你以為你這種鱉腳的謊話騙得過我嗎?」
 
「不是……」
 
艾依查庫望了對方一會兒,夜風吹拂過耳邊,傳來了樹葉被吹動的沙沙聲響,而後又歸於寧靜。兩人的視線一直沒有相交,彷彿交錯的平行線一般。
 
「我不是說過那只是工作,逢場作戲而已,連這都要吃醋有完沒完啊!」
 
「對不起……」
 
艾伯李斯特不敢看著對方的眼睛,他害怕會對上那個責備自己的眼神,所以當他聽見腳步聲而抬頭時,艾依查庫已經背著他走了數公尺遠了。遲疑了一會後,艾伯李斯特才再次邁開步伐走著,保持著這段距離持續走著。
 
我果然,很麻煩。
 
眼眶感覺很濕熱,艾伯李斯特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而後繼續走著。
 
當兩人進了家門,艾依查庫便進了自己房間沒有再出來過,面對這樣的情形,艾伯李斯特稍微鬆了口氣。自己的情緒也沒有整理好,所以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對方。
 
之後一直到了今天,也不知道是刻意還是偶然,兩人都沒有見到面,直至深夜。
 
「艾伯……艾伯……」
 
「嗚……」
 
因為一陣搖晃而睜開眼睛,觸目所及的是桌燈傳來的刺目光線。稍微望了一下身旁,正好看見艾依查庫站在自己旁邊,看著自己的模樣。
 
「怎麼旁邊有床也不睡床上?」
 
「嗚……不小心睡著了,抱歉,你下班了?」
 
「嗯。」
 
雖然感覺有些奇怪,艾依查庫居然會關心自己的情況,讓艾伯李斯特難得地直視著對方略顯疲憊的臉龐。被那樣清澈無暇的琥珀寶玉所注視,艾依查庫突然用手指挑起對方的下顎,讓彼此的視線相交。
 
「艾……艾依查庫?」
 
「心情恢復了?」
 
「啊……不是的……我沒有……」
 
「沒有什麼,還在為那些女人的事情生氣,就說那只是逢場作戲。」
 
「我知道……我只是……」
 
「只是甚麼?」
 
「嗚!!」
 
艾伯李斯特想逃,但是艾依查庫現在卻是用手掌整個箝制住下顎,讓他只能望著艾依查庫天藍色的眼瞳,如同前之前一般的冰寒。
 
「只是什麼?老實說啊!」
 
艾依查庫再一次的質問放大了音量,讓艾伯李斯特彷若受驚的小貓一般顫抖了起來,琥珀色的雙瞳被水霧所覆蓋,顯得有些朦朧。他緊咬著下唇,才極力壓抑住淚水沒有順著臉頰滑下,並且用哽咽的聲音回答對方的問題。
 
「嗚……我……只是……羨慕,我羨慕她們可以讓你這麼溫柔的對待,那麼溫柔的微笑……而我卻……嗚……」
 
「你不喜歡我對待你的方式?」
 
「不……不是,只是……很羨慕她們……不過像我這樣的人,能待在你身邊就已經是……奢求了……」
 
「……」
 
「你很討厭我吧……像我這個樣子……嗚!」
 
突然被封緘的雙唇,傳遞而來的是艾依查庫熟悉的氣息,以及一貫的粗暴。從被掠奪的雙唇趁虛而入的是脣舌的交纏,甚至,也可以說是艾依查庫單方面的侵入。
 
「嗚嗚!!呼嗚……」
 
被緊扣的後頸,讓艾伯李斯特無法逃離,即使用雙手推拖拉扯,也絲毫動不了對方一分一毫。順著幾乎缺氧的脣舌侵略,艾伯李斯特閉上了雙眸,感受到雙頰被淚水沾得濕涼,以及對方熾熱得燙人的氣息。
 
當雙唇終於分離時,艾伯李斯特已經癱軟在對方的懷抱中喘著氣。不知道是何時,艾依查庫居然蹲了下來,將艾伯李斯特擁在懷中。
 
「呼……哈啊……哈……」
 
「只有你才會讓我想這樣對待,你不知道嗎?」
 
「哈啊……艾依……查庫?」
 
「那些女人要我多溫柔多諂媚都可以,但是我絕對不會和她們上床,因為那只是工作,是逢場作戲。真正讓我想要這麼對待的,只有你一個人。」
 
「啊!!」
 
突然感覺對方的手掌撫在自己的兩腿之間,讓艾伯李斯特頓時羞紅臉,但是當他拉開距離,卻被艾依查庫抓住手腕而動彈不得。
 
「你希望我也用虛情假意的笑容對待你嗎?你希望我也跟你逢場作戲就好了嗎?」
 
「不……不是的。」
 
聽到對方的回答,艾依查庫突然勾起了笑容,和對那些女性客人的微笑不同,沒有那樣的溫柔,卻充滿了真誠。
 
此時,艾伯李斯特突然想起來了,是呢,艾依查庫從來不會那樣溫柔地對著自己微笑,因為他對自己總是毫不掩飾,用最真實的一面對待自己。
 
「我之前就說過了,如果你害怕我就使盡全力的逃吧,因為我不會是個溫柔的情人,不是嗎?」
 
「嗯……」
 
「我很粗魯又粗暴,最喜歡看你哭的樣子,喜歡欺負你,對你一點也不溫柔……這樣你還不想逃跑嗎?」
 
「……不要,我想在你身邊,我只要你就夠了。」
 
「是嗎,你可別後悔。」
 
「啊!!」
 
突然被對方用力一扯甩到床上,頓時讓艾伯李斯特感到有些頭暈目眩,當他稍微用手撐起身子望向對方時,正看見艾依查庫一邊將領帶扯下一邊眼神冷冽地望著自己。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是你不離開的,那就不能怪我為你這兩天的脾氣好好懲罰你了。」
 
聽到這樣威嚇的言語,看著對方面無表情的模樣,相較起一般人應該顯現的害怕,艾伯李斯特反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論肉體被對方如何殘酷的玩弄,不論對方對自己做出多麼粗暴的舉動,但是,這些事情他都只會對自己做。
 
他只要我,他只想要我,他只需要我,我不是被他所遺棄的,我是被需要的,我可以待在他的身邊……啊啊……
 
在艾伯李斯特因為痛楚和快樂混雜的狂潮而哭喊的同時,只不住的笑靨也在他的臉上漾開。
 
 
8月16日
 
「幸福是什麼,那不是他人可以評定的。
別人一定覺得我在他身邊不幸福,被粗暴的對待,還要忍耐他的脾氣,容忍他的性癖,只為了像是施捨一樣的溫柔對待而感到高興不已。
不過,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只要能夠被他所需要,我就是幸福無比了。」
 
 
※      ※      ※      ※      ※      ※

之前寫過狗狗忌妒篇,這篇是艾伯忌妒篇
嘛~不過結尾都是一樣的,床上解決(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