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House

關於部落格
目前Unlight瘋狂沉迷中,艾伯李斯特大人帝國軍隊成員之一
  • 338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依存關係19(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

本系列為現代+架空設定,人物性格架空設定有

本文配對是「犬眼鏡」請注意哦!
※      ※      ※      ※      ※      ※
 
9月24日
 
「果然還是被拋棄了吧……不要我了……」
 
地板很硬很冰涼,可是卻捨不得離開,因為這個位置是最可以清楚聽到門外蛛絲馬跡的地方。
 
躺在地上的身影顯得有些憔悴,原本總是梳理整齊的髮絲此時少見得凌亂,無神的雙眼毫無焦距地望著他方,紅腫的痕跡說明主人的心情與疲累。不知道哭了多久,只有乾涸的淚痕說明曾經滑落的軌跡,只是,每當想起這個空蕩蕩的房子已經只剩下獨自一人之時,淚水總會再次湧現模糊了視野。
 
「嗚嗚……嗚……啊啊……」
 
艾伯李斯特不知道這是第幾天了,從艾依查庫失去音訊斷了聯絡之後,自己先是焦慮不安又擔心,深怕對方出了意外。在隔了一天之後唯一的一通電話,聽起來似乎是在情況危急之下撥打的,但是,在自己煩惱害怕地不斷要求對方說明之下,卻也只是得到對方煩躁憤怒的一聲「不要囉嗦」就此結束通話,而後便再也連絡不上。
 
在擔憂害怕與極度恐懼之後,艾伯李斯特的情緒轉為悲傷難過,他深刻而莫名地認為自己最害怕的事終於發生了,就是艾依查庫終於受不了自己而拋棄他了。
 
他傷心難過地一直哭泣,幾乎是不吃不喝地待在客廳,等待對方至少回來拿取自己的物品。每當門外有一點聲響,艾伯李斯特便會緊張地衝到門邊等候,但往往總是附近鄰居或路人經過的聲音,隨著時間的流逝,艾伯李斯特漸漸地不再坐在沙發上,而是索性或坐或躺在大門前的地板,等待著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艾依查庫。
 
「今天……會回來嗎……」
 
虛弱沙啞的聲音自乾裂的嘴唇中傳出,艾伯李斯特再次疲累地閉上眼睛,陷入沉睡中。
 
而他所掛念的人,此時,正滿臉煩躁地站在公車中,渾身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場,並且真的周圍彷彿出現一個無人靠近的狀態。艾依查庫拿出手機不斷地撥打著同一個號碼,但是每次撥打的結果總是聽到同樣的機械音回覆,讓他的怒火越來越攀升。
 
「艾伯在幹嘛!?手機怎麼都打不通!」
 
在不知道第幾次撥打失敗後,艾依查庫用力地關上手機把它放進褲袋裡,而後便望著窗外的景象。在旁人用眼角餘光偷偷觀察艾依查庫時,一眼便可以看到他的臉上以及露在衣服外的肌膚,都有著明顯的外傷與簡易包紮的痕跡,甚至,連原本應該是質地上等的西服,都有幾處一眼便可察覺的破口。
 
艾依查庫顯得有些疲累地閉上眼睛,回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忍不住再次燃起怒火。
 
「那些可惡的傢伙!只是送進醫院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雖然音量不大,不過這聲充滿怒氣的聲音依然成功地讓周遭的人群再次撇開視線,只想與艾依查庫保持距離。
 
以前還在混幫派時,一天到晚逞兇鬥狠爭地盤打架,加上自己還是幹部的一員,所以仇家多是理所當然的。只是在自己退出之後,經過了一段混亂的過渡期以及搬家,此時還會找上門來的人數量已經大大地銳減了。零星的小打小鬧雖然還是避免不了,不過像這次這麼難纏的對手倒是很久沒遇過了。
 
不但糾纏得連工作場所都去不了,為了不連累艾伯李斯特,最近幾日甚至連家門都回不去了,只想等一切事情都處理好後再回家。最後,不得已只好找上了弗雷特里西,才把這件事情解決,也才終於可以喘口氣回家去。
 
只是,一想到弗雷特里西笑臉盈盈地調侃說話的模樣,就讓艾依查庫忍不住青筋爆露,這也是艾依查庫很不想去找他甚至不想聯絡的原因。
 
「怎麼了,最近和小情人過得太幸福了,連這種傢伙都對付不了啊。」
 
那個可惡的死老頭說這什麼話啊!!那種傢伙還不是你沒清理乾淨才跑來找我麻煩的,真是氣死我了!!
 
不過,發怒歸發怒,由於是拜託對方幫忙的情況,艾依查庫也只能忍氣吞聲地把話全部吞回肚裡去。
 
「嗯~有進步哦,如果是以前絕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開罵呢。我知道了,說起來也是我這邊的麻煩跑去找你呢,我會盡快解決的。」
 
「……」
 
「對了,你的小情人還好嗎?床上很激烈吧~該不會每天晚上都……」
 
「你這色老頭給我閉嘴!!」
 
那個可惡的色老頭!!
 
「磅--」
 
一計打在公車車體上的重拳,讓車內發出頓重的聲響,但是卻沒有任何人敢發出一點聲音,只能像是沒有發生任何事一般地做著自己的事情,並且紛紛將視線轉開。
 
煩躁地再次拿出手機按了撥號鍵,再次得到相同的結果讓艾依查庫差點要捏壞手中的機械。
 
「艾伯到底在做什麼啊!?」
 
在看似漫長實際上只有十幾分鐘車程的路途,艾依查庫就不知道再次煩躁地撥打幾次手機,或是發出讓周圍乘客膽戰心驚的言行,所以當他終於下車的那一刻,包括司機幾乎所有人都差點要發出歡呼聲地大鬆了口氣。
 
當艾依查庫的雙腳一接觸到水泥路面時,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門的方向奔去。自己遇到了難纏的狀況早就已經處於身心俱疲的狀態,現在居然又完全聯絡不上艾伯李斯特,內心隱藏的擔心早就快要爆炸了,面對這種無法掌握的狀況他只想趕快進到屋內用自己的眼睛確認清楚。
 
自己有生以來的擔心與害怕,總是只與那個人有關的事情才會有這樣的情緒。
 
所以當他一打開家門,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冒出一身冷汗。艾伯李斯特的確就待在家裡而且近在眼前,但是卻是失去意識倒在門口的地板上,就連一眼望過去都可以清楚看見他憔悴的模樣,凌亂的黑髮、凹陷的雙頰、充滿皺褶的襯衫,他幾乎沒看過艾伯李斯特像現在這樣狼狽的樣子。
 
「艾伯!你怎麼了!?喂!艾伯!」
 
被大力晃動身軀的力道以及充斥屋內的聲音所喚醒,艾伯李斯特緩緩地睜開雙眸,當他漸漸將焦點注視在艾依查庫的臉上時,淚水立刻無法制止地滑過臉龐。
 
「艾、艾依查庫……你回來了……啊!你、你是回來拿東西的嗎?」
 
「你在說什麼啊?」
 
面對眼前之人的話完全摸不著頭緒,艾依查庫逕自將艾伯李斯特抱起,至少先讓他離開堅硬冰冷的地板,而後逕自向艾伯李斯特的房間走去。面對對方的行徑,艾伯李斯特只是緊緊地揪住充滿對方氣息的外套,並且將臉埋入對方懷中。
 
「你……不要我了……終於受不了我了,不是嗎?」
 
「啊?你又在說什麼啊!這幾天我被煩人的傢伙搞得累死了,好不容易回家你在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啊?」
 
「啊!」
 
突然被放到床鋪上,艾伯李斯特卻依舊抓著艾依查庫的衣服不放,反倒是引來對方直接地注視。
 
「怎麼了?」
 
「不要離開……不要拋棄我。」
 
雖然已經見慣艾伯李斯特流淚的樣子,但是像這樣用顫抖的手指緊緊抓住自己,並且用懇求而害怕的語氣要求自己的狀況,倒是很少見。使得艾依查庫也駐足站立於一旁,而後慢慢坐到床緣並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真是的……我就說這幾天是被煩人的傢伙纏上才沒回家也沒跟你聯絡的,你想太多了,而且我的所有家當都還在這裡怎麼可能丟著不管啊,笨蛋!」
 
聽到對方的解釋,艾伯李斯特先是默默地注視著對方,而後,漸漸地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並且鬆開了手指。只是,當他情緒緩緩平復下來時,對方反倒是開始一邊在艾伯李斯特的房內來回走動一邊囉嗦了起來。
 
「你怎麼手機沒電了怎麼也沒充,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通電話給你啊!」
 
「怎麼我一不在你就把自己搞成這樣,已經夠瘦了不要再這樣了!」
 
「我答應你如果真的要丟下你不管也一定會跟你說一聲,不要再給我胡思亂想了!」
 
「天啊我累死了!那些該死的傢伙~」
 
「對不起……」
 
那聲微弱而細微的聲響,並沒有被艾依查庫所忽略,當他定睛望向艾伯李斯特時,才發現躺在床上的人早已陷入沉睡,並且帶著一抹安心的表情。
 
「真是的……搞什麼啊!居然這樣直接安心睡覺,真是的。」
 
說著像是抱怨的話,艾依查庫用手指撫過對方凹陷的臉頰,拭去其上的濕潤。他低頭注視著那看似幸福的表情,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看似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
 
 
※      ※      ※      ※      ※      ※

我在想這系列該怎麼結尾呢......(苦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